“你也出去吧,别让任何人来打扰。”

“是。”高总管张了张嘴,又收住了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悄声退了出去。

然后将殿门关上。

萧夜白一双黑眸紧盯着叶云曦,看着她满头的虚汗,一双秀眉紧蹙着。

像是在隐忍着极大的痛苦。

他抓着她的手,又开始自言自语:“云曦,你醒过来看看朕好不好?”

“朕还有好多话,好多事想要同你说,通你做。”

一次次的失去又拥有,这一刻,萧夜白无法再想像再也看着叶云曦在他眼前消失的。

他承受不了。

夜色蒙蒙,叶云曦终于在做完了那个冗长的梦醒来。

她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的手被萧夜白紧紧抓着。

他一双眉头紧皱,靠在床榻上,似乎很是疲惫,睡得也不安稳。

叶云曦心倏然一颤。

难道,自己梦中听到的那个声音,就是萧夜白?

可是,转念又苦涩一笑,就算是,又能代表什么?

回到过去吗?回不去了。

早就回不去了。

叶云曦冷下了眸子,抽回了自己的手,而这一举动,也惊醒了萧夜白。

萧夜白看着醒过来的女人,眼中的都是欣喜。

他用力将女人抱在怀里,嘴里是失而复得的后怕。

“云曦,你终于醒了,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第34章======

叶云曦微微一愣。

她没动弹,只是因为自己真的没有一丝力气。

抱了许久,萧夜白也终于反应过来,叶云曦没有挣扎,他松开女人。

眼神里有些探究,又有丝不可确信:“云曦,你不否认了?”

闻言,叶云曦只是平静的望着这个曾经深爱的男人,眼神很平静。

她倒是想否认自己不是叶云曦,但是她了解他。

他不会信的。

他也有难得再挣扎了。

主要是自己这副身子,真的太累了,也迷了挣扎的力气。

叶云曦很平静的看着他,缓缓道:“我想喝水。”

她是真的想喝水,连续发烧三天,喉咙如火烧般的灼热。

闻言,萧夜白立马去倒水了,还细心的送到了她的嘴边,叶云曦接过,一口饮下,一双眼睛没有多余的波澜。

等到喉咙好受些,她才缓缓开口:“萧夜白,我没事了,你回议事殿处理事务吧。”

看着男人眼中的疲惫,叶云曦不难猜出,萧夜白在这里守了她多久。

他不想要成为别人议论的对象。

但是也不想和萧夜白再吵了。

她看着男人瞬间不悦的眼神,只得缓缓解释:“我知道你守了我很久,我真的没事,我不会走,你回去休息吧。”

听着这些话,萧夜白心里的紧张才消散。

这些天,的确一直守在这里,再待下去,肯定会引起怀疑。

想到这,萧夜白的语气也放柔了一些:“好,天还没亮,你再睡会,等朕忙完,再来看你。”

叶云曦微微点头。

勉强扯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病了的这些日子,她也想明白了,不打算和萧夜白争论什么了。

都过去了,也放下了。

倘若她的结局,就是在皇宫里死去,那她认了。

只想在最后的日子,能够好好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萧夜白依依不舍的走了,走之前还命令四喜要照看好叶云曦。

四喜打趣着:“姑娘,陛下对您可真好啊。”

叶云曦喉间苦涩,什么都没说,心里却如明镜般清澈。

萧夜白的好,她无福消受,也消受不起。

而帝王,也不可能只是对她一个人好,之前有许婉凝,她死后也会有别人。

这些,她早就看淡了。

“熄灯吧,我再睡会。”

说完,这句话,她便重新躺会了榻上,沉沉的闭上眼去。

……

次日,等叶云曦再次醒来,烧退了,喉咙好像也没有那么痛了。

她看着外面有些暖阳的天,戴上面纱想要出去逛逛。

四喜不放心她一个人,便也陪同着。

不知不觉间,叶云曦竟走到了那满院的红梅处。

而已经枯了的树枝上,却开满了桃花,一片艳丽。

她不由感叹:“好美的桃花啊……”

四喜闻言上前,欢快的声音响起:“姑娘可不要被这桃花骗了,这都是假的。”

“假的?”

叶云曦不解的上前,伸出手摸了一朵桃花,果然是假的。

心中难免也不由有些失落。

不由自嘲一声:“看来我如今的眼神,也变得这般差了……”

听出叶云曦话里的失落之意,四喜连忙上前解释:“姑娘别误会。”

“这是陛下命人特意将桃花插在树枝上的,说是为了给姑娘的。”

说到这儿,四喜又想起了什么,还补充道:“陛下一开始是要寻那红梅的,只是没寻到,这才选了桃花。”

“陛下说,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样的美。”

======第35章======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叶云曦在口中低喃着着八个字,麻木的心好似微微颤抖。

她看着满院的桃林,竟不之说点什么。

叶云曦一步一步走着,每到一处,都是一颗桃花树,美不胜收。

等到来到亭廊上,她突然很想知道在自己离开的这些日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竟让萧夜白有了这些改变。

她下意识的开口问:“四喜,你能跟我说说最近宫里发生的事吗?”

话刚出口,叶云曦便自嘲在心中。

都说好了不会再在乎萧夜白的一切,却还是忍不住的关心。

罢了,就当是只是听听吧。

叶云曦这样安慰着,就听婢女的声音响彻在耳畔。

“奴婢也只是听宫里资历深的姑姑说的,姑娘就当随意的听听。”

叶云曦淡淡一笑:“无妨,你说吧。”

婢女这才缓缓说来:“好似自从前国师陨落后,陛下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一开始是把自己关在殿内三日三夜闭门不出,然后就取消了丞相之女许婉凝的皇后之位,将婚期无限延迟。”

“没人知道为什么……”

“还有,陛下封了长乐殿,不准任何人进去。”

“还有,陛下总是会在深夜呆在繁星殿,一呆就是一个晚上,然后第二日又准时上朝……”

叶云曦长睫微颤。

原来,得知她在战场牺牲的消息后,萧夜白竟然去找了她。

想必,就是那次,在墓碑前擦肩而过的那次吧……

原来,许婉凝并没有成为萧夜白的皇后,那为何当时又让她不顾风雪,在大雪中为许婉凝选风水宝殿?

原来,她走了之后,萧夜白却每每歇在了她的殿中,这又是为何?

他不应该是喜欢许婉凝的吗?

还有,为何她占卜出来的贵人是许婉凝,可是现在好像又不是?

这所有的疑问都缠绕在叶云曦的脑海里,想不明白,又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想。

想着想着,头又开始痛了。

她抚上发痛的额头。

四喜立马上前:“姑娘,您怎么了?可是头又痛了,都怪奴婢一时说得忘了神,奴婢这就扶您回去休息。”

脑中如千万只蚂蚁啃食,却还是对四喜露出一个苍白无力的微笑。

“没事,与你无关,一会就好。”

四喜站在一旁,局促不安,眼眶都急红了眼。

时间好似过了许久,叶云曦终于感觉到头没有那么痛了,才再婢女的搀扶下回到寝殿。

她嘱咐着四喜:“今日我头痛是因为发烧引起,并无大碍,你就不用禀报了。”

四喜支支吾吾,看着叶云曦,最终还是应下了。

然后,又向她解释:“奴婢也只是禀报姑娘的健康,没有说其他的。”

“没事。”叶云曦摇摇头。

她早就猜到四喜是萧夜白放在身边照顾她,还需每日给他汇报。

这些,对于现在的叶云曦来说,真的一点都不关心,也一点都不在乎。

很快,就到了晚上。

可叶云曦的脑海里还是想起四喜白日说的那些话。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做了一些家常小菜,打算等萧夜白来之后,好好和他聊聊。

======第36章======

夜色将近,萧夜白果然来了。

他看着桌上佳肴有些诧异,叶云曦微微走上前行礼:“陛下,万福金安。”

然后便让婢女先退下了。

顿时,殿内只剩下了萧夜白和叶云曦两人。

萧夜白还怔在原地。

“陛下可是用过晚膳了?”

听见叶云曦的声音,萧夜白才回神,轻声回道:“还没有。”

“陛下要是不嫌弃,可尝一下云曦的手艺。”

“好。”

萧夜白眉头微挑,在叶云曦的面前坐下来。

叶云曦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