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沈明珠端着一碗白米粥走了进来。

“泽川,你醒了。”

她欣喜的上前,来到沙发边,将白粥放下。

裴泽川狐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声音如深秋里的落叶般深沉:“你怎么进来了!?”

沈明珠的表情有瞬间的尴尬,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你发烧了,昨晚伯母给你打电话一直没人接,担心你出事,所以就让我来看看你。”

听到女人的话,裴泽川拿过茶几上的手机,点开屏幕。

果然里面有十几通的电话,看来沈明珠没有说话。

只是,他一点都不想看到这个女人!

一直以来,他只顾着去寻找是谁带走了沈娴薇的遗体,却忘了去调查真正的原因。

沈娴薇那么拼命想活着的人,怎么会轻易去自杀。

除非……

沈明珠并不知道裴泽川心里所想。

她重新换了一副体贴的面孔,将勺子放在嘴边吹了吹。

“泽川,你喝点热粥,这样胃好受些。”

裴泽川不喜欢被沈明珠这样的亲密,偏了偏头

低沉道:“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

沈明珠早料到裴泽川会拒绝,毕竟之前也拒绝了她很多次,但是没关系。

沈娴薇已经死了。

只要裴泽川没有去针对她,那就说明他心里是有他的。

沈明珠起身,开始收拾昨晚裴泽川留下的残局,将酒瓶收好,洗好,重新放回酒台上。

裴泽川蹙紧了眉。

这个屋子除了沈娴薇还从未女人进来过,也从未被哪个年轻女人这般打扫过。

恍惚间,他想起沈娴薇穿着他的白衬衫,在这里忙碌的样子,俨然就像是个女主人。

以往,裴泽川也很讨厌沈娴薇这般形态。

可也只是讨厌。

现在,同样的场景发生在沈明珠的身上,就觉得又讨厌又恶心。

他定了定睛,深沉道:“沈明珠,我们的婚约已经取消了,裴家和沈家也没了半点关心,你还是赶快走,别像个佣人一般。”

男人的话像是一把刀,往沈明珠的心口扎。

她没想到自己都做到这份上了,裴泽川对她还是这般冷漠。

甚至把她和那些下等的佣人相比。

沈明珠咬了咬牙,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佯装出不在乎的模样。

“不麻烦,我收拾完就走。”

她以为她的服软终于会换来裴泽川的柔和。

却不料,在她起身离开之前,裴泽川却无情的说:“以后不要再来,密码我会换掉。”

被下逐客令,沈明珠脸色难看至极。

但却不能再像以前那般强硬,父亲已经对她失望,必须要重新抱回裴泽川这个大腿了。

她缓了缓,有些僵硬的回:“泽川哥哥,我知道以前的明珠做错了,但我是真心悔过,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随后,便转身径直离开。

关门声很快传来,裴泽川却还站在原地。

“你想要机会,可是那个被你害死的女人,又还会有机会吗?”

空荡寂静的别墅里,回应男人的,只是一阵又一阵的冷风,再无其他。

有些人,失去了再也没有机会弥补。

或许这就是老天给他的惩罚吧!

第31章

从这天之后,裴泽川便彻底变了。

虽说不再整日借酒消愁,可是整个人肉眼可见的憔悴。

除了每日处理裴氏的业务,裴泽川还满世界的飞,去寻,去找……

哪怕只要一丁点关于沈娴薇的消息,他都会亲自飞过去,一次次的希望又一次次的失望。

这次,是一千三百零八次了。

还记得在一周前,侦探带给他消息:“裴总,沈娴薇女士的消息我们没有,可是……”

“可是什么?”

当时只是下意识的一问,裴泽川没想到眼睛就没再挪开。

看着侦探发来的资料,他又紧张又怀疑,这世界上真的有同名同姓,长得又一模一样的人吗?

可不管结果是怎样,裴泽川都决定去亲眼看一看。

哪怕,只是一个陌生人。

他也不后悔。

又或者,在心里幻想着,是不是这些年来,他信神佛,所以老天重新给他一次弥补的机会。

如果是这样,那该有多好。

这一次,裴泽川是抱着期待的。

……

冰岛,距离帝都两千多公里。

当初苏父苏母提出让她出去散心时,她便想着,的确还没有记起关于苏乔的所有生活习惯,现在离开,或许是正确的。

所以,她便答应了,也选择冰岛为自己的第一站。

其实早在十八岁之前,沈娴薇就说过自己很希望来冰岛。

还记得,她期盼的抓着裴泽川的手说:“泽川哥,以后我们毕业旅行去冰岛怎么样?”

“那里有最大的瀑布,还有四面环绕的雪山,娴薇好想去看看。”

明明当初裴泽川是那般温柔的回应着她:“好,我带你去。”

可是后来,因为那一个晚上,所有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想到这,沈娴薇心头涌上一抹苦涩。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沈娴薇回到房内,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苏母的电话,划开接起——

“喂。”

很快,电话那头就响起苏母温柔又关爱的声音,“乔乔,你到冰岛了吗?”

“你怎么都不给妈妈发个微信,妈妈担心你。”

沈娴薇微微一笑,反应过来苏母看不见,便回:“妈,不用担心我,我到了,我这边一切都好。”

“等过段时间,我就回帝都,你们要照顾好身子。”

不知不觉间,因为有真心的疼爱,沈娴薇也放下心来,渐渐的和苏父苏母更加交心了。

两母女又叨唠了好一会儿,要挂电话前,苏母还在抱怨。

“都说让你别跑那么远的地方,冰岛还那般冷,你要是病了,身边都没人照顾你……”

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让沈娴薇觉得心里很暖。

她望着嘴角听着电话里苏母的喋喋不休,现在的她,虽然是顶着苏乔的身份,但是真的很幸福,这样的幸福她只想要牢牢把握。

直到苏母听到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才反应过来自己说得太扫兴了。

连忙改了口:“对不起啊,乔乔,妈妈就是太担心你了。”

沈娴薇回:“我知道,但我想去冰岛,不用担心我,我很快就回去。”

“好好好。”

苏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后,沈娴薇便看起旅游攻略,计划着先从哪一步开始玩起。

突然,目光盯在了某一处小镇上,沈娴薇眉眼弯弯:“就这里了!”

第32章

经过22个小时的飞途后,裴泽川终于抵达了冰岛。

刚到酒店,助理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裴总,八点您有个视频会议。”

裴泽川揉了揉眉头,之前的感冒还没好,让客服送来咖啡之后,便打开了电脑。

这一忙,从傍晚到深夜。

三个小时后,当关掉电脑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这时手机的闹钟也想了,不用多想一定是助理给他设置的吃药时间。

他摘下金框眼镜,起身修长的手指拉开行李箱,可是翻找了两遍,还是没能找到感冒药。

“估计是忘了。”

裴泽川本来是打算继续睡,可是一想到感冒会耽误事,再加上还要抓紧时间去找那个长得像沈娴薇的女人。

他拿上外套出门打断去附近看看有没有药店,瞬间再找找便利店。

……

沈娴薇也是今日到的,做完攻略后才发现天都黑了。

等酒店的宵夜还要到半夜,她的肚子可是等不到了,已经‘咕咕咕’叫个不停了。

所以,沈娴薇便床上外套,戴上围巾出了门。

一路寻找,总算在走了500米后,找到了一家便利店。

看着里面冒着热气的关东煮,她欣喜的换来服务员,点了好几串自己喜欢吃的。

然后,找了一个没人的位置,摘下手套,嘴里吃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关东煮,微红的嘴唇烫得更加的红。

她一直都喜欢吃关东煮。

觉得口味又好又方便,尤其是在这样冷的天气喝上一口关东煮的热汤。

那简直不要太幸福。

“好幸福啊。”

喝完最后一口热汤后,沈娴薇觉得自己的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接着,离开座位,又去购了许多零食后才去收银台。

……

裴泽川从酒店下来后,同样的找了很久半个药店都没看到。

好在看到一ʐɦօʊ家便利店。

只是平常他从不吃快餐,除了被那个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