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哪是不乐意,明明是不可能。

虞年肃紧缩眉头,转而看向陈嘉森:“是寺庙里有什么可以净化人灵魂的神器吗?”

粟含妤快气笑了:“你就说给不给钱,让不让去!我跟你说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这次不同意,以后逼我去我都不会去了。”

“去去去!”虞年肃立马变脸,立刻拿出手机给助理发消息给她打钱,生怕她下一秒就反悔。

消息发了一半,他又抬头审视粟含妤:“你不是想到国外给我惹麻烦吧?”

粟含妤扯了扯嘴角:“也不是没可能,要不不去了?”

“休想!”虞年肃又给助理发了一条加急。

他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粟含妤会愿意好好学习,虽然不知道她怎么变了姓,但这个机会可得好好抓住了。

发完消息,虞年肃起身握住陈嘉森的手:“谢谢你云声,我这个做长辈的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了。”

粟含妤皱起眉:“你为什么谢他?”

虞年肃白了她一眼:“肯定是你这几天跟着云声在一起,被他给教育成功了,要是没有云声这么好的孩子,你能突然转性?”

“哈。”粟含妤真觉得荒唐,别开头又翻了一个白眼。

陈嘉森被迫接受着虞年肃的感谢,几次想要开口解释粟含妤的决定和自己没关,都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开口。

而趁着这边两个人都没分出注意力,林璟柏悄悄坐近了一点,然后朝粟含妤招招手,凑在她耳边问:“你怎么让陈嘉森改变主意的,你又把他睡了?”

粟含妤一副‘怎么可能’的表情。

林璟柏撇撇嘴:“都是哥们,这事儿没必要瞒着我吧,陈嘉森脖子上那个印记是你干的吧,太明显了,我感觉他今天要是去集团转一圈,明天就得有新闻说他回俗了。”

“而你就是勾引人家的那个妖精。”

说起这个,粟含妤还真没办法辩解。

那的确是她咬的……

她有些心虚地避开眼睛:“和我没关系。”

林璟柏直接揭穿她:“你撒谎了,就是你干的。”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太熟也不好,否则很容易生出斩草除根的念头。

粟含妤压低声音:“敢出去乱说,我拔你舌头。”

林璟柏捂住嘴,但话不停:“说真的,人家可是从小在佛祖面前长大的,你这样玷污人家,心里就没点愧疚吗?竟然把未婚夫一个人丢在国内,自己出去潇洒。”

“是留学。”粟含妤强调,“不是潇洒。”

“行行行是留学。”林璟柏耸耸肩,明显不相信。

他还想说什么,但是这时陈嘉森的目光突然望来,他立刻坐了回去。

太吓人了。

那边,虞年肃终于结束他长篇大论的感谢,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看向粟含妤:“你什么时候走?”

粟含妤不知道怎么下意识看了一眼陈嘉森:“后天,学校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

虞年肃皱起眉,像是恨不得现在就把她送上飞机:“那你明天干什么?”

粟含妤轻咳一声,眼神飘离:“那你别管,我有自己的事。”

林璟柏却已经看透一切:铁定是见不了人的事。

第26章

粟含妤要做的这件事,说出来还真是挺……荒诞的。

别说她自己从没想过,就连这京圈所有想和陈嘉森牵扯上点关系的千金们都没想过——

她要和陈嘉森约会。

而且这场约会还是陈嘉森本人亲口提出来的。

在那晚她对他说谢谢之后,他们两个人静静的拥抱了几秒后,陈嘉森突然轻声开口问:“粟含妤,你愿意和我约会吗?”

粟含妤甚至不知道这个拥抱的含义是什么,是残留的酒精让她这样做的。

可陈嘉森没有喝醉,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清醒。

粟含妤没有理由拒绝,也不想拒绝。

但最棘手的事是——她和陈嘉森都没有恋爱经验,也没有约会经验。

这天晚上,粟含妤给有丰富恋爱经验,却始终没有固定女朋友的林璟柏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

很可惜林璟柏并没有给她提供什么好的建议。

因为他和那些女孩几乎都是在酒吧认识的,然后当天晚上就去酒店,第二天就分手的。

“林璟柏你真是个渣男。”粟含妤咬牙切齿的骂。

林璟柏不以为然:“还好,至少我们去酒店前还会友好交流一下,不像某些人直接下手,都不管对方愿不愿意。”

粟含妤直接挂断电话。

相信林璟柏,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她转而打开旅游软件,搜索平时大家都去哪里玩。

一个词条引起她的注意:【情侣必去打卡点。】

粟含妤心头一跳,脸上不受控制的开始发热。

她和陈嘉森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呢?婚约的确没有解除,他们还是未婚夫妻,但他们没有感情基础,也不算情侣。

可他们要去约会耶……

粟含妤对自己说:她就看一眼,她只是好奇而已。

半分钟后,她红着脸退出那个页面,把手机一丢,整个人埋进枕头里。

到底为什么情侣们要把自己在景点面前亲嘴的合照发在评论里啊!

她和陈嘉森到时候……也要这样吗?

粟含妤彻底睡不着了,一整夜都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跟有蚂蚁咬似的痒痒。

第二天早上闹钟响起来时,她顶着鸡窝头带着两个黑眼圈疲惫的坐起身来。

该死,陈嘉森就不能说出去走走吗?为什么一定要说约会!

想是这么想,粟含妤还是麻溜的起来洗漱,然后冲进了衣帽间。

再然后她就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一件可以穿去约会的裙子,衣帽间里全是她“征战”酒吧穿的“战服”。

粟含妤颓废地坐在一堆衣服中间。

完蛋了,她总不能穿着热辣皮裤跟陈嘉森去约会吧?

正郁闷时,楼下传来虞年肃的声音:“小夏,云声来了啊,你快一点。”

粟含妤一个激灵,陈嘉森怎么来的那么早?

她手忙脚乱的在一堆衣服里试图找出识体大方的衣服,但是没有,一件都没有。

粟含妤抓了抓头发,突然反应过来——

为什么她一定要穿合适的衣服,她就应该穿她喜欢的衣服啊。

茅塞顿开,粟含妤立刻抓起她最喜欢的一套衣服,换上后重新理了理头发,然后走出房间。

走下楼梯的时候,她就看到了站在客厅里的陈嘉森。

他没有再穿平时肃穆的西装,只穿一件简单的白衬衫,下面穿一条普通的黑色长裤,连鞋也换成了休闲的运动鞋——

简直就像一个正值青春的男大学生。

噢,男大学生。

粟含妤眯了眯眼,她可简直太喜欢这个词了。

第27章

从陈嘉森的视角来看,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一双白皙笔直的长腿。

自带安全裤的短裙堪堪垂及她的大腿根,再往上,是一件紧身的吊带上衣,将她凹凸有致的身体线条完美的勾勒出来。

只一眼,陈嘉森就怔住。

明明也不是第一次看她这样穿了,但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她对他来说就是有一股难以言说的致命诱惑力。

陈嘉森抿了抿唇,用仅存的自制力稍稍别开眼。

粟含妤却三两下又出现在他眼前:“我收拾好了,走吧?”

“……好。”陈嘉森克制着不让自己的目光对她造成打扰,从另一侧转身往外走。

粟含妤却皱起眉。

为什么他不看她,是觉得她不好看吗?

她偏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但其实从报纸后面偷偷露出眼睛偷看的虞年肃。

看来陈嘉森是还没习惯,她爸都习惯了。

她不在意地收回视线,跟着走出去。

没想到一出去就看见停在外面五个八的红旗车。

粟含妤停下脚步,欲言又止:“你开这辆车,是想告诉所有人咱们出去约会了吗?”

陈嘉森拉车门的动作一顿,显然没想到这一点。

“我让南霪再送一辆车来。”

他说着拿出手机。

粟含妤拦住他:“不用,开我的吧,我那辆没几个人见过。”

走去车库,她指向几十辆车中的嫩粉色宝马迷你:“就这辆。”

陈嘉森面色明显犹豫:“这……”

“这很可爱对吧?”粟含妤把车钥匙丢给他,转身往副驾驶走,“当时我看中的就是它的可爱。我还给她起了个名字,叫丘比特……”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