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露出自信的笑容:“怎么样,我做的不错吧。”

黎清舟帮着齐芳云捏肩:“何止不错,是太厉害了。对了,有一个人要见你。”

黎清舟身后,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走出来:“齐小姐,好久不见。”

第38章

齐芳云认出,是自己在英国的时候在宴会一起跳过舞的人。

那时候照片还被姜川尧拍了发给黎清舟,导致黎清舟吃醋。

齐芳云看向黎清舟,黎清舟俯下身,在她面颊亲了一下:“我知道他是你客户,这次我不会再乱吃醋。”

齐芳云走到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面前,伸出手:“你好。”

如果她没记错,这个男人叫威廉。

威廉笑着跟她握手,相谈甚欢。

黎清舟站在一边,虽然嘴上说着不吃醋,可是神情还是酸酸的。

突然电话响起,他到一边去接通。

威廉指着远处的建筑:“那里的设计真不错,您能带我看看吗?”

齐芳云点头:“可以。”

她回过头正想和黎清舟说一声,却发现黎清舟在打电话,于是就先带着威廉走过去。

大概带着威廉转了一个多小时,齐芳云这才回到高尔夫球场。

黎清舟本来面色有焦急,见齐芳云回来了,这才缓和下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到哪去了。”

齐芳云看向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黎清舟面色带着不舍:“芳云,我现在就要出去去跟剧组进山拍戏了,可能有三个月都回不来。”

齐芳云握住黎清舟的手:“这是你第一部电影,你好好准备。”

黎清舟抱住齐芳云,在她耳后蹭蹭:“我会想你的。”

齐芳云也抱住他:“加油。”

黎清舟又想到威廉,暗暗攥紧了抓着齐芳云后背的手:“你可别被人拐跑了。”

齐芳云笑了:“怎么会?”

黎清舟又在齐芳云脸上吻了好几下,这才离开。

待黎清舟走后,齐芳云又打了会高尔夫。

威廉此时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你和黎先生关系很要好。”

齐芳云看向他,笑着:“是啊,我准备跟他结婚了。”

威廉的神色有些惊讶,但他很快就掩饰过去。

他面带绅士的微笑:“婚礼什么时候举办?我也想参加。”

齐芳云抹开打高尔夫后额头的细密汗珠:“还没定吧,应该快了。”

威廉看着穿着短裙和运动吊带的齐芳云,她的身材线条很美,匀称健康。

面容是东方女性的美丽,线条却是西方女性的性感。

他情不自禁走上前,拿出旁边的高尔夫球杆:“可以陪您打一会吗?”

反正是客户,一起打高尔夫也不会怎样。

角落里,齐月樱表情满是嫉妒。

齐芳云有了影帝黎清舟还跟别的男人这么暧昧,真是不要脸!

她想将这一幕拍下,却被一旁的秘书制止。

她气急败坏,可眼珠子转溜着又想到好主意。

既然不能拍照片,她请水军在网络上发言造谣总没问题吧?

暮色逐渐降临,齐芳云在高尔夫球场洗了澡之后,准备坐车回去。

谁知威廉还在那里,他已经换上常服。

他面容俊美,因为是西方人,高鼻深目,在街上很是出挑。

他朝齐芳云伸出手哦:“今晚齐小姐能赏脸,跟我去新开的法式餐厅吗。”

第39章

齐芳云蹙眉,法式餐厅怎么想都太暧昧了些,她断然拒绝:“不好意思,我还有事。”

威廉又补充:“只是去谈生意。”

齐芳云面上带着礼貌的笑:“不好意思,今晚确实有事,改日再一起吃饭吧。”

成年人说的改日,那便是婉拒。

翌日,商业会议上,齐芳云没想到自己又看到了威廉。

他穿着深棕色西装,梳着大背头,那双绿色的漂亮眼睛又看向齐芳云。

齐芳云转过身,去跟别的人笑着应酬。

但是威廉径直走来:“齐小姐。”

齐芳云不能再装作没看到他,她浅笑:“威廉,你找我什么事?”

威廉的眼中带着对齐芳云的深深迷恋:“齐小姐,关于新项目,我有些想法。”

齐芳云跟着他走过去,在香槟塔的旁边,齐芳云跟他聊着新项目的事。

话落,威廉又开口:“齐小姐,今晚您有空吗?”

齐芳云心中思考着,关于新项目,齐氏集团是非拿不可的。

既然威廉现在这么主动找自己,她再拒绝可能会让项目黄掉。

思及此,她直接接受:“可以。”

威廉的眼睛里一下子有了光:“那么今晚我在Rose餐厅等您。”

齐芳云换了件偏正式的裙子,才去了餐厅。

她希望能让威廉明白,今晚只是谈生意,而不是出于别的目的。

她走到那的时候,威廉的西装外套上正好别着一支玫瑰花。

齐芳云走上前,威廉起身,将别着的玫瑰花献给齐芳云。

齐芳云蹙眉,勉为其难接下,随后放到桌上。

她微笑:“虽然我说这话可能会让你不高兴,但我还是想说,今晚是为了谈生意,而不是约会。”

威廉的眸子里映着烛火照耀的齐芳云的面庞,他哪里还听到了齐芳云的话,只是敷衍地点头:“嗯,好。”

之后的点餐,威廉很绅士地让齐芳云先点。

齐芳云正在看着菜单,突然侍者走了过来:“我们这最近有七夕套餐,请问二位需要吗?”

齐芳云立马开口回绝:“不需要。”

威廉则是偷偷地在菜单上打了个勾,随后给了侍者。

齐芳云就着项目话题和威廉谈论起来,威廉双手交叉拖着下巴,很耐心地听着齐芳云的话。

威廉心想,齐芳云怎么会这么好看?如果他能早一点遇到齐芳云,是不是就可以代替黎清舟成为她的丈夫了?

突然,侍者端着托盘走来:“二位点的餐。”

盖子揭开,齐芳云看着餐品的装饰,惊讶:“怎么又有爱心又有玫瑰花瓣的?”

侍者弯腰:“是这位先生点的七夕套餐。”

齐芳云看向威廉:“威廉,我说了,今晚只是谈生意。”

威廉的眼眸忧伤中带着纯真:“你还没结婚,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都不行吗?”

齐芳云面色不好,她起身就要离开。

威廉却一下子起身:“你如果跟我在一起,英国市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份额都会是你的。”

齐芳云转过身,她极为认真地看向威廉:“我很期待和你的合作,但是我不会拿婚姻来当筹码。”

第40章

齐芳云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走了,她知道威廉可能会失落,甚至会恨她,从而破坏整个齐氏集团和他家族的合作。

但是齐芳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绝对不会因为利益就背叛自己和黎清舟的关系。

外面的夜色已经完全笼罩大地,齐芳云拿出手机,叫秘书开车接自己回家。

突然秘书发来消息:“齐总,我们刚才监测到网上有关于您的负面消息,我们已经全部删除,但是现在还是想向您确认一下。”

齐芳云蹙眉:“你说。”

“网上似乎出现了水军,散播您和威廉先生的事,说你们在一起了。”

齐芳云眸子里出现怒火:“怎么可能!把那些删掉的言论都发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