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四下无人,她才打开袋子,里面装着一些药水纱布干毛巾和一张手写的卡片。

卡片上写着受伤后的注意事项。

沈晏煜身为北华大学的风云人物,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人尽皆知。

所以辛芸很轻易的知道了他下午打篮球受伤的事。

想以往的无数次那样,她准备了这些东西,打算悄悄放进他的柜子里。

辛芸喜欢沈晏煜。

但跟全天下的暗恋者一样,她从没有宣之于口的勇气。这份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把东西放进沈晏煜的柜子后,她就打算悄悄离开。

可刚准备走,却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辛芸到底心虚,不想被人发现,下意识就躲到了柜子后面。

“沈晏煜,你真讨厌!”

女孩儿的娇嗔传到耳边时,辛芸整个人一滞。

默默从柜子后面望过去,果然看到了那道她仰望过无数遍的身影。

沈晏煜很高,眉眼锋利,五官线条流畅,自有一股洒脱不羁的帅气。

他漫不经心的将身前的娇小女孩笼罩在怀里,说的话也暧昧无比。

“怎么,不想回宿舍看看我的床?”

女孩又娇娇的锤了他一下,含羞带怒的样子也很美。

辛芸认识她,宋霓,经济学院的院花。

看来,她现在是沈晏煜的第36任女友了。

一直默默关注着沈晏煜的辛芸对他的感情状况很了解,沈晏煜的女友一月一换,几乎没有空窗期。

她像一个可悲的偷窥者,躲在暗处,听着沈晏煜和宋霓打情骂俏。

他调情的话语太过熟稔,倒也完全对得起北华第一浪子的称号。

柜子后的辛芸垂眸,眼眸里带着黯淡。

这时,宋霓抬头突然发现了沈晏煜柜子里的东西。

刚才辛芸走得急,忘记关上柜门了。

宋霓率先拿出卡片,看到上面手写的注意事项后,语气颇有些揶揄:“真细心啊,这是谁送你的?”

沈晏煜淡淡扫了一眼卡片,丝毫不以为意。

继续抱着宋霓:“吃醋了?”

宋霓看着他不说话,正牌女友的气势摆得很足。

沈晏煜笑了声,修长手指拿过那张卡片,却看都没看一眼,便连同那袋东西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管他谁送的,你不高兴就扔了。”

情场老手,最知道如何让女生开心。

宋霓果然笑了。

他们走之后,辛芸才从柜子后面走出来。

看着垃圾桶里自己精心准备的东西,明明应该习惯了,却还是忍不住心酸。

她弯下腰,只从垃圾桶里捡走那张亲手写的卡片,然后安静的离开了。

翌日。

辛芸在大教室上课,坐在右后方门口的方向。

课上到一半时,身旁落下一道阴影。

选修课迟到逃课的人一向很多,辛芸没有在意,专注的低头记着笔记。

直到旁边的人突然凑近,在她耳边轻声开口。

“同学,带书了吗?”

熟悉的磁性声音,辛芸瞬间一僵,转眸望去,果然近距离看到了沈晏煜那张帅气的脸。

原来他也选修了这门课。

辛芸的心突然狂跳不止,但她还是装出镇静的模样,把书递给了沈晏煜。

“谢了。”

沈晏煜接过书,无意识触碰到了她的指尖。

引起辛芸的一阵战栗,两人隔得实在太近了,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的气息,带着一丝苦柠的清新。

而沈晏煜也闻到了她的味道,是甜甜的。

他勾了勾唇,随口问道:“你在吃糖?”

辛芸愣了愣,从口袋掏出一颗糖给他,小心翼翼的问:“你要吗?”

沈晏煜也没客气,接过就拆开吃了。

两人没再说话。

他显然有些疲惫,听着听着就直接趴着睡着了。

而自从沈晏煜进来后,辛芸也就再也没静下心听课。

她紧张的又大胆的偷偷注视他睡着的脸,无声的侧了侧身子,帮他挡住窗外照进来的阳光。

沈晏煜就这么一直睡到下课。

他揉了揉左眼,顺手将书还给辛芸:“今天谢了。”

也许看着辛芸有点眼熟,他又问了句:“你叫什么?我们以前见过吗?”

辛芸有些紧张,刚要开口。

沈晏煜的手机却响了,看到上面的名字,他明显眼神微变。

辛芸也看到了,备注只有一个字,芸。

看上去,是个女孩的名字。

沈晏煜再没管辛芸,原本就是随口一问,并不在意她的回答,接了电话就走了。

而辛芸坐在座位上,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

低声回答:“我叫辛芸,以前我们见过……很多次。”

她和沈晏煜,曾经是同班同学。.

初中是,高中也是,直到现在,她也追着他来了同一所大学。

可他,从未记住过她。

第2章

青春期时,每个班上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优秀耀眼,大名鼎鼎的人物。

同样,也会有那么几个毫不起眼,只能做班级背景板的平凡学生。

沈晏煜和辛芸,恰好是这样两个极端。

所以哪怕他们从初中就是同学,一直在人群中心的沈晏煜,也从未注意过普通又土气的辛芸。

甚至,连她这个人都不记得。

最开始,辛芸也从不敢肖想这位天之骄子。

转折点在初一的一次月考之后。

辛芸成绩并不突出,有段时间更是下降得厉害。

那次月考,她的成绩在班级吊车尾。

被父母教训,被老师责备,好像她这样的人,已经注定了不会有好的未来。

她一个人躲在天台难过流泪,却正好遇上了沈晏煜。

那天,辛芸记得很清楚,天台的太阳很大,她躲在阴处,而沈晏煜站在阳光下。

看着辛芸哭红的眼,少年没有嘲讽或不耐,而是朝她扔了颗糖。

“吃点甜的,心情会好。”

从此,叫沈晏煜的少年,就住进了辛芸心里。

促使她想变成好的自己,促使她努力学习,促使她想要变漂亮。

促使她,想重新站在沈晏煜面前,让他看到自己。

但选修课的接触,只在辛芸一人心里引起了涟漪。

接下来日子,他们仍然毫无交集。

直到快一个月后,宋霓生日,她向来爱热闹,邀请了很多同学参加生日宴。

辛芸跟她同在学生会,虽然平时并不熟,但也被邀请了过去。

沈晏煜身为宋霓的男友,出手又向来阔绰,这次聚会办的很盛大。

不仅在明月坊订了最大的包厢,还送了宋霓999朵玫瑰。

其他人女孩儿都羡慕的不得了。

“沈晏煜这么周到,看来是真喜欢宋霓啊。”

“肯定动真心了,谁见过沈大少爷这么认真准备惊喜?”

“宋霓,看来你要打破沈晏煜一月女友的魔咒了。”

众人围着宋霓,七嘴八舌的的讨论。

谁都知道沈晏煜谈恋爱不会超过一个月,但现在一个月到了,他居然还给宋霓准备了这么大的生日宴,显然是不准备分手的。

宋霓被他们捧的飘飘然,脸上虽然害羞,心里却是得意的。

而话题的另一个中心人物,却只是闲散的坐在角落沙发上。

沈晏煜大概有些累,微微阖着眼,又闻到了身旁淡淡的甜味。

在这满屋子的酒气里,格格不入。

辛芸坐在旁边,手上杯子里的白水,也十分突兀。

沈晏煜瞭了她一眼,显然又忘了一个月前两人萍水相逢的交集。

随口搭话道:“不喝酒?”

辛芸不好意思的摇头:“我不会喝……”

她听到沈晏煜笑了一声,像是不信。

刚想再解释一句,沈晏煜的手机又响了。

这次他们俩仍然离得很近是,辛芸又看到了上面的名字。

芸。

沈晏煜划开手机,站起来便离开了包厢。

辛芸有些惊讶,也有些好奇。

这个“芸”到底是谁?据她了解,沈晏煜交往过的女生里,没有带芸字的。

但她却能一个电话,就让沈晏煜抛下女友的生日宴。

没错,接了电话后,他就再也没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