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阑枫目光宛如冰刃,将席舟浑身上下凌迟了一遍。

席舟手臂肌肉绷紧,随时准备出手。

片刻后,贺阑枫忽然冷冷勾唇:“席家老四席舟,主动放弃了继承权和家族产业,离开你远在京市的老家,现在已经被席家除名。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人?”

第36章

周遭空气霎时冷凝下来,剑拔弩张。

苏薇玉微楞。

京市只有一个席家,那就是与贺家不相上下的席家财阀!

之前她一直没有听席舟聊起过自己的身世,没想到他竟然是席家的公子。

但,主动放弃了继承权?

苏薇玉想起来什么,心口轰然一沉。

席舟拧着眉,眼底闪过厌恶:“什么抢不抢的,苏薇玉是什么物品吗?若是她想跟你走,我绝不阻拦。她不想离开,那你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他老早就看不惯贺阑枫了,自然不会跟他客气。

贺阑枫眼底蓄起锋锐的怒意:“滚开!你算什么东西?她想不想跟我走,轮不到你来管。”

席舟冷冷讥讽:“之前干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现在还有脸来求和?贺阑枫,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管苏薇玉,唯独你没有资格!”

贺阑枫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拳头攥得嘎吱作响。

但这话,他无法反驳。

苏薇玉忍不住冲到两人中间,开口阻止:“够了!别吵了,现在是在外面。”

四周已经不少人投来怪异的目光。

贺阑枫拳头无力的松开,表情像是受了打击一般塌下来:“苏薇玉,跟我回家,好吗?”

他充满不安和忐忑地看着她,期待她的回答,却又害怕听到她的回答。

果然,苏薇玉在他渴求的目光下,轻轻摇头。

“贺阑枫,我要回去了。”

瞬间,天旋地转。

贺阑枫站在那,整个人被凝如实质的落寞笼罩。

曾经他是抛弃她的那一个,现在他才终于尝到被人抛弃的滋味。

……这大概是报应吧?

贺阑枫浑浑噩噩的,眼睁睁看着苏薇玉离开。

不,他这次不会放手。

他抬起僵硬的步伐,往相反的方向一步步走去。

他要尽快摆平贺家的事,再来找她。

贺阑枫捂脸闭了闭眼,再睁开,逐渐恢复成滴水不漏的深沉模样。

回到海市的住所,他联系钟叔和小金,开始严密的布局。

半个月后。

贺氏集团正式易主。

这个消息直接点燃了商界,财经新闻里全在报道那位年轻心狠的贺家大少爷。

据说,他五年未归,一回来就直接收集了贺家犯罪的证据提交给法院。

旁人都以为他是来夺权的,没想到他是来颠覆整个贺氏。

贺子行被查出偷税漏税、压榨员工、伪造账目,在合作工程中明知存在重大隐患仍然继续违章建设造成人员伤亡,涉嫌重大安全事故罪。

贺父的情节比他儿子更严重,甚至还有长达几十年走私涉黑、地下非法交易的罪证。

贺父以及几个心腹股东将面临后半生坐牢的下场,从小就成为帮手的贺子行也不例外。

没有人比贺家大少爷更了解贺家那些肮脏的秘辛,贺阑枫短短半月便展露出了狠利果决的手腕,一出手即命中死穴。

贺氏集团出了大乱子,股价暴跌。贺阑枫利用杠杆追加投资,搅乱股市后暗中收购散股,再慢慢渗透进董事会。

现在贺阑枫已经持有贺氏集团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一跃成为最大股东,掌控整个贺氏的命脉。

董事会的门砰的一声打开,几个大股东恭恭敬敬的迎着一人走进。

贺阑枫面容冷肃,浑身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锋锐气场。

一进会议室,他就看到瘫软在椅子上的贺子行。

贺子行脸色惨白,见到来人,眼中迸发出激烈的怨毒和恨意!

第37章

“贺阑枫!贺家都被你毁了,你这个畜牲!”

贺子行眼中一点点爬上猩红血丝,伸出手颤抖的指着贺阑枫。

贺阑枫面不改色,深邃黑眸中暗芒涌动。

他踩着皮靴一步步走过去,在贺子行耳边轻笑一声,仿若恶魔低语。

“我亲爱的好弟弟……贺家没了,你妈欠下的那些高利贷也没人能偿还了。你猜猜,一个过惯了富裕生活的女人欠下巨额债务,但只能混迹于底层打工,她会发生什么?”

破产前,那位继母天天刷卡买单玩乐,卡刷完了便借贷。

原本有贺父这个真爱为她兜底,现在贺父自身难保,等待她的将是一辈子也还不起的巨款!

不仅如此,贺阑枫还会派出最好的催债公司,保证令她余生都在东躲西藏中度过。

“你、你……”

贺子行气得双目暴突,脸上只剩下惊恐惧怕。

他浑身发冷,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抽干了气力,堕入深渊!

贺子行现在才明白,这个大哥才是贺家最冷漠无情,最没有心的人!

“我说过吧,会让你们母子身败名裂。”贺阑枫垂下眼,眼中满是冰冷的嫌恶,“倘若你们没有违法乱苏,我的手段也不会这么狠。贺子行,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贺阑枫一副六亲不认的冷血模样,旁人见了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但他毫不在意,甚至恨不得名声越慑人越好,让别人只能畏惧仰望,不敢触碰他真正想要守护的净土。

从前他的心灵净土是母亲,母亲死后,不知不觉只剩下苏薇玉。

贺子行嘶哑的笑了,目光空洞绝望:“大哥,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又嫉妒得恨不得杀了你!”

贺阑枫静静的看着他。

贺子行嗓音晦涩:“为什么你可以拥有这么爱你的女人,我就只能守着冰冷的商业联姻,一个厌恶我的未婚妻,只为了换取争夺家产的助力?我真的好不甘心啊……”

“所以,我一看到苏家,就忍不住出手毁了他们!凭什么,凭什么我深陷泥潭满手都沾着血,苏家却始终干干净净的做着生意,还能赚那么多钱?!苏家没落,那些干净的钱还不是到了我手里。”说完,他勾起一抹残忍讽刺的笑。

贺阑枫懒得再看他一眼,转身便走:“这些话,你去监狱里说吧。”

这件事贺阑枫早就知道了。如今大仇得报,他的内心却始终空虚着。

他一直清楚,贺家血脉全是冷血动物,自己也不例外。

然而贺阑枫继承了母亲的疯狂与深情,和她一样得了名为爱的疾病。

跨出贺氏办公楼,他回到了居所。

房子很大,定期有人来打扫清洁,但没有一丝人味儿。

贺阑枫给自己倒了杯热茶,躺在沙发上,却一口也没喝。

片刻后,他拿了许多酒瓶来,一杯接着一杯入喉。

“来管管我。”

贺阑枫沙哑的喃喃,逐渐变成难以抑制的悲切呼唤:“苏薇玉,来管管我啊……”

我在酗酒,你不来管管我吗?

我每晚都回家了,可我的家呢?

……我没有家了,就连你也不要我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贺阑枫失魂落魄的拿起手机,拨出之前查到的号码。

电话那头嘟嘟了两声,一道轻柔好听的嗓音响起:“喂?你好?”

是苏薇玉的新号码。

他魂牵梦萦无数次的声音此时在耳边撩过,像是有一把小钩子在挠着他的心尖。

静默两秒后,贺阑枫哑声开口:“苏薇玉,我好想你……”

第38章

苏薇玉手抖了抖,差点拿不稳手机。

一旁的席舟扶了一下她,问道:“怎么了?谁打来的?”

苏薇玉朝他笑了笑,对着电话小声说:“贺阑枫,我现在还有别的事,晚点我再找你说清楚吧。”

她不等贺阑枫说话便挂断,又对着号码发出去一串地址。

“贺阑枫说还没有签离婚协议书,这件事我必须去跟他谈谈。”苏薇玉秀眉微蹙。

她摸了摸胸口跳动不止的心,只觉得自己的人生无比荒诞。

贺阑枫说想她,可她不愿信,也不敢信啊。万一结局又是粉身碎骨呢?

可这一趟是不得不去了,她现在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席舟眼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