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薇玉脸色平静又带着一丝决然,一步步走向大海。

浪卷起伏,舔舐着女人苍白瘦削的脚腕,逐渐漫过小腿、腰肢。

渐渐的,海水压过她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就像是大海在排斥着她,让她无法再继续往前走。

可苏薇玉闭了闭眼,却是从口袋里拿出一柄小刀,在海水里用力割开左手手腕!

血液无声无息的在水里散开。

苏薇玉只觉得身体越来越轻,视线逐渐模糊。1

爸,妈……阑枫……

请原谅我自私的选择了逃避……

我真的,好累……想睡一觉……

冰冷咸腥的海水渗进口鼻,一点点剥夺她的呼吸,吞噬这具渺小的身躯。

苏薇玉勾了勾唇,露出了这些年第一个真心的微笑。

释然又放松。

……

连续几天,贺阑枫都没有回家,吃住都在俱乐部里。

这天,贺阑枫从办公室出来,将一大堆文件递给阿皓:“这些处理一下,没用的都粉碎了。”

“好的老大!”

贺阑枫吩咐完,又踏进训练场。

练了几圈后,他有些烦躁的停下。

新赛车莫名不顺手,不知为何,连旧赛车都没了以前的手感。

沈洛烟改装的赛车很先进,可就是与他少了一丝合拍。

贺阑枫忽然想起,五年前组建车队时,苏薇玉曾说过的一句话——

“维修师不一定要最好的,而是要最合适的。就好像钥匙和锁一样,适配才是最牢靠的伙伴关系。”

心口浮现出一股莫名的躁意,很快被贺阑枫压下。

“景哥,怎么了?”一起训练的队友问。

贺阑枫把头盔一甩,往休息室走去:“不练了,烦。”

贺阑枫来到休息室。

刚靠近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闲聊声。

一个人用恭维的语气说:“沈姐真强啊,你是怎么搞定老大那座冰山的?说来听听?”

“叫什么沈姐,叫嫂子!”

隔着一扇门,他都能听见沈洛烟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贺阑枫眉头紧蹙,猛地一脚踢开门。

瞬间,全场肃然一静,都愣愣看向他。

贺阑枫走进去,目光凌厉的环视一圈,冷冷开口:“你们不知道,我已经结婚了?”

说完,他看向脸色煞白的沈洛烟,毫不留情的斥责:“我花重金请你来是让你工作的,为什么不在检修室里待着,到这来闲言碎语?!”

他的语气太冷硬,让沈洛烟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休息室里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只有古怪的视线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巡视。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办公室里。

阿皓正一边粉碎文件,一边检查。

他打开一个文件夹,随意看了两眼,平静的表情忽然有了裂缝,难以置信的瞪大眼。

随即,他抓起文件夹,冲出去找贺阑枫。

一路狂奔,阿皓正好撞见了休息室的这幅场面。

他不顾里头气氛凝滞,举起文件大喊:“老大!这里有份苏薇玉给你的文件!”

贺阑枫皱起眉:“什么文件?”

阿皓小心翼翼地瞄了他一眼,支吾开口。

“离、离婚协议书。”

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震惊无比的神色!

贺阑枫一愣,随即一把拿过文件,翻开看见纸上苏薇玉的签名,脸色铁青。

接着,他迈开长腿快步往外走去。

贺阑枫一走,剩下的成员纷纷如梦初醒,议论纷纷。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苏薇玉原来是老大的老婆?!”

“是啊,我们之前都不知道,老大为什么不说啊,那可是他老婆……”

“那我们岂不是都误会苏薇玉了?她怎么可能会背叛车队!”

一堆人七嘴八舌的跟上贺阑枫,把面色难看的沈洛烟晾在原地。

……

贺阑枫急冲冲走到俱乐部门口,迎面却撞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他一眼认出,来人正是投资人的专属律师。

他脚步一顿,只能按捺住心中莫名的不安和恐慌,客气的上前打招呼:“吴律师,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吴律师看了看他身后跟上来的一群人,沉思两秒,随即开口:“我代表投资人来宣布一件事:从今天起,阑枫赛车俱乐部的持有权将全数转让给贺阑枫先生。”

此话一出,现场宛如滚烫热油下锅,一下子炸开!

贺阑枫无比震惊:“这是怎么回事?”

吴律师沉声道:“这是投资人的遗嘱。”

“我不认识投资人,怎么可能在遗嘱里面写到我?”贺阑枫眉宇紧蹙,却不知为何心口越来越慌。

“您是真的不知道吗?”

吴律师深深地看着他一眼,直接道:“投资人就是您的妻子苏薇玉!”

“这份遗嘱从今日开始生效。”

“是因为您的妻子,已于昨晚八点确认死亡!”第11章

所有人被接二连三的消息砸得晕晕乎乎,震撼到消声!

苏薇玉就是俱乐部的神秘投资人?!

还有这条遗嘱……她死了?

霎时,四周陷入一片死寂静默。

贺阑枫心脏都骤停了一下,瞳孔一缩:“她出什么事了?昨晚八点确认死亡?”

嗓音不复以往的沉稳清冷,竟然在发颤。

他感觉自己好似站在了悬崖边上,只差一点点就会坠入深不见底的黑暗!

贺阑枫控制不住内心的惊颤,上前猛地抓住吴律师的手臂。

“你再说一遍,她怎么了?!”

贺阑枫抬起头,眼底一点点染上猩红,他不知道此刻自己的面容有多么狰狞。

吴律师吓了一跳,很快抽回手:“苏小姐她三天前想不开,自杀了……”

这句话说完,贺阑枫只觉得耳边一阵嗡鸣,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眼睁睁看着吴律师嘴巴一张一合,出口的话刺破他耳膜。

“有人亲眼目睹她走到海里,还拿出一把小刀割腕。没来得及救人,就见她割腕后被湍急的海水冲走,尸骨无存。”

吴律师发出一声惋惜的轻叹:“苏家已经开始为苏小姐举办葬礼……”

贺阑枫身躯一震,松开手,摇摇晃晃的后退两步。6

他死死盯着吴律师的眼睛,眸光晦暗。

“不可能!她那种女人,怎么会舍得自杀?!”

苏薇玉还没把钱拿回去,还有她不是口口声声说很爱他吗?

怎么会不声不响的消失?!

听了这话,吴律师眉头一皱,脸色微沉:“敢问苏小姐是哪种女人?贺先生,恕我直言,也许您对自己妻子的了解,都没有我这个代理律师来的多!”

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但每次接触他们两人的时候,都能感受到贺阑枫对苏薇玉的漠视。

老婆跳海自杀,当丈夫的居然三天后才发现,还是听别人说的。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但委托人已经提出离婚,想必是彻底失望了吧。

吴律师摇摇头,但也不好再评判什么,只是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他。

“您看看这个吧。苏小姐真的为您做了很多,五年来她承受了什么,没人知道。”

贺阑枫一把拿过,指尖紧攥到发白,心头盘踞着对来临真相的恐慌和惧怕。

手里的文件夹就好像魔盒,哪怕明知前方是深渊,他也决心要打开一探究竟……

他思绪紧绷着,慌乱的翻开文件。

贺阑枫死死盯着纸上的文字,试图找出一丝错处来反驳。

可合同上盖了公章,有她亲笔的署名,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

苏薇玉就是他的投资人。

她不计回报的投资了阑枫俱乐部整整五年。

现在苏薇玉死了,把俱乐部作为最后一份礼物送给了他。

她是真的死了,连个人账户都注销,所以这份遗嘱才会生效……

贺阑枫僵在原地,向来沉稳掌控方向盘的手,此刻连文件夹都拿不稳了。

冷硬的心,重重抽痛一下。

“怎么会……”

过了许久,贺阑枫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苏薇玉哪来这么多钱?”

“您不知道吗?投资的钱是苏小姐用自己的嫁妆补贴的。贺贺续续把所有的嫁妆钱都投进去了,却在你们有名气后也不求回报。”

吴律师看了看明显毫不知情的众人,叹息一声。

贺阑枫颤了颤,难以置信:“可她的嫁妆,不是都给了苏家吗?”

苏家没落,苏薇玉不是还为了娘家四处筹钱吗?

吴律师摇摇头。

“苏小姐没有给自己留一分钱,更没有钱支援苏家。而苏家前段时间,已经破产了!”第12章

这句话宛如一道惊雷,劈头盖脸砸向贺阑枫,砸得他头晕目眩。

苏家破产了?怎么会没落成这样?

苏薇玉怎么不告诉他?!

贺阑枫原以为,苏家与贺家多年前旗鼓相当,哪怕现在不行了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他从没想到,苏家会破产。

而苏薇玉把所有的钱都给了俱乐部,所以才会没钱给苏家……

贺阑枫脚下踉跄,心绪乱成一团。

他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僵滞,落入吴律师眼中,显出几分悲哀。

吴律师从业多年来,第一次遇到苏薇玉这样的女人。

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虔诚又决绝,如同将自己全部身家都押上牌桌的赌徒。

但一开始,苏薇玉不知道贺阑枫会不会赢,她只知道贺阑枫需要,于是她去做了。

“这五年来,你们竟然都不知道她的付出吗?可以说没有苏薇玉,就没有如今的阑枫赛车俱乐部。”

吴律师的话掷地有声,叩击在所有人心上。

贺阑枫布满血丝的眼死死盯着他,眼眶不知不觉间发涩发酸。

吴律师的话好似一把把裹着冰霜的刀子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