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应然只觉得无处不在的寒意丝丝包裹住她。

她按了按自己的手臂,软软塌下去的肌肤提示着她。

她重生了。

在她二十岁生日的第二天,在交出第一次给安甜甜之后。

祝应然慌乱的套上衣服冲进浴室。

洗手台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脖颈上红痕遍布,彰显着安甜甜昨夜的疯狂与失控。

她脸上,不再是病重时的形容枯槁苍白虚弱,显得红润又饱满。

祝应然打开龙头,猛扑了一把凉水在脸上,水滴的声音落在池子里,震的她耳膜生疼。

祝应然抬眼看向镜子,无意识的咧咧嘴,眼眶却泛起红意。

“明明已经死了,为何上天要让我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与你相见一次又一次?”

“这又是给我的惩罚吗?”

片刻后,祝应然走出房门。

客厅里,安甜甜倏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他想上前,却被祝应然冰冷的脸色吓住。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低声道:“桑桑。”

他眼里有着深切的困惑和不安,他不明白昨夜还抵死纠缠的人,为何睡了一觉就变了。

祝应然攥紧了手,轻声开口:“安甜甜,我想回家。”

说这话的时候,她甚至不敢看安甜甜。

她潜意识的想逃避与现在的安甜甜所发生的一切。

安甜甜沉默了很久,才拿起桌上的钥匙。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祝应然抿了抿唇,“我自己回去就行。”

安甜甜猛地将钥匙掐进掌心,应当很疼,可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安甜甜很会感知祝应然的情绪,是以,他知道祝应然此刻不是在跟他说笑。

正因为这样,才更让他受伤。

祝应然从他身边走过,听见他有些不稳的呼吸。

他最终还是拽住了祝应然的手臂。

细碎的发丝落在他额间,让人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

可他声音里的痛意却丝丝缕缕钻进了祝应然的心。

“桑桑,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你生气了?”

祝应然身子一僵,她重重抽开手,狠了狠心。

“是,你让我很不满意,所以,我们到此为止!”

第13章

祝应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安甜甜家里的。

等她循着记忆找到自己的车之后,才重重呼出一口气。

她想起什么,忙不迭的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那头响起熟悉的声音时,祝应然骤然哽咽起来。

林秀云顿时着急起来:“桑桑,怎么了?受什么委屈了?妈妈来找你。”

祝应然正要开口,却从后视镜里看见自己斑驳的脖颈。

她心里一窒,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嗓音。

“妈,我没事,就是昨天生日你没回来,我很想你。”

林秀云正在国外谈生意,所以昨天祝应然的生日,她没能赶回来。

闻言,林秀云一阵懊恼:“宝贝,对不起。”

祝应然连忙摇头:“没关系的,妈,你还有多久回来?”

林秀云心里一暖。

自从祝应然成年后,就再也没有这么对自己表达过依赖了。

她声音更柔:“大概还有四天的样子。”

祝应然放下心来:“好,我在家等你。”

挂了电话,祝应然这才发动车子离开。

只是她不知道,在宋家的窗户口,安甜甜的身影矗立在那,直到她的车子消失无踪。3

安甜甜抬手,一条镶嵌着钻石的项链在阳光下流光溢彩。

他垂着眼,喃喃自语:“到此为止?桑桑,你要我怎么放手……”

祝应然回到温家,看着熟悉的别墅,她心跳加快。

推开大门进去,保姆吴妈赶紧迎出来。

“小姐回来啦,哟,这条丝巾还挺漂亮的,是昨天收到的礼物吗?”

祝应然笑了笑:“是啊,朋友送的,吴妈,昨晚玩到太晚了,我先睡一觉,不用叫我吃饭了。”

说完,祝应然就径直上了二楼。

等泡在浴缸里,祝应然那颗心才算重重放了下来。

妈妈还在,温家也还在,真好。

祝应然往后一仰,身体上的疲惫终于丝丝缕缕涌上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丝……不可言说的疼痛。

祝应然暗暗咬了咬牙。

上辈子满心爱意的时候不觉得,今生重来一次,才觉得安甜甜那个人真是不会怜香惜玉。

她抬手捂住眼,努力摈弃脑子里出现的少儿不宜画面。

可是片刻后……祝应然愤愤的拍了下水面,引起阵阵涟漪泛滥。

突的,她手顿住。

她忘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祝应然穿着一件单薄的高领衬衫走下楼。

吴妈抬头:“小姐,您这是要去哪?”

祝应然脚步一顿,回头乖巧笑道:“吴妈,我出去有点事。”

“那晚上回来吃饭吗?林总交代过了,要给您煮一晚长寿面的,但昨天您没回来。”

祝应然心里一颤。

她稳了稳声音,定声道:“晚上,我一定回来吃这碗长寿面。”

她妈希望她长寿,她一定要长寿。

祝应然的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

不到半小时,她就站在了医院里。

她找到咨询台,有些紧张的问道:“您好,我想排查一下血液类疾病,去几楼?”

那小护士看她一眼,愣了两秒才说:“在四楼。”

“好的,谢谢。”

祝应然转身就走。

只是她没注意到身后,小护士在手机上噼里啪啦打着字。

【师兄,你女朋友来啦!】

第14章

祝应然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捏着自己的诊断单,低低垂着头。

安甜甜赶到时,只觉得心尖都在发颤。

他瞥了眼祝应然面前的科室,血液科。

他抬着沉重的脚步走到祝应然面前,竭力稳住声音:“桑桑?”

祝应然猛地一抬头,安甜甜瞳孔骤缩。

她不大却精致的脸上满是泪痕,眼里透着深切的哀伤。

安甜甜脚下一瞬间就发起了软。

他蹲下来,握紧祝应然的手:“桑桑,别哭,怎么了?查出了什么病?没关系,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能治的,一定能治的。”

祝应然看了他许久,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他站在别墅前,绝情漠然的脸。

她一点点将手从安甜甜手里抽出来,抬手擦了擦泪。

“你怎么在这里?”

安甜甜微怔,随即有些不自在的开口:“我听说你在这里,就过来看看。”

祝应然没看他,而是将那张诊断单放进包里。

“那你现在看到了,我可以走了吗?”

安甜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