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有些哽咽,他许久不回来,她知道的,他从来没把这里当家,突然回来,是意料不到的,自然也就把他当贼了。

  傅津白一脸无奈地看着她,伸手在她脑袋处用力一敲,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扒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酒的影响下,他浑身无力,咬牙切齿:“还不扶我起来。”

  “噢噢。”林希柚赶忙扶他起来,往外走去:“还是上医院看看吧,这伤得厉害,我也不会处理。”

  车上,林希柚开着车,时不时瞄着旁边副驾位的男人,傅津白歪着脑袋,漂亮的碎发被风吹着,他浑身酒气,这时的架子显得痞气,帅痞帅痞的那种。

  只有林希柚知道,他撕开那高贵斯文的背面,暗地里有多狗,和混混一样,使劲折磨自己。

  傅津白想着想着,气笑了:“林希柚,顺便一起挂个脑科。”

  “应该不至于吧?”虽然砸得有点厉害,但是呢,脑子方面应该没啥问题。

  傅津白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冲她露出一个含着深意的、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林希柚再傻,也明白他的意思了。

  她双眸直瞪着他,怒视道:“你才有病,突然半夜袭击,一个消息都不告知,就回家,你上演夜半惊魂,我还不能自卫?”

  “都快一个半月没回来了,你还回来干嘛?”

  说完,林希柚一声不吭,当初合同就清清楚楚列着,自己不能干涉他的生活,他爱去哪就去哪,确实没义务给自己报备,刚刚那语气,就好像个怨妻一样。

  林希柚可爱地摇了摇头,中邪了,绝对中邪了。

  在她以为傅津白不会回答时,傅津白眸色暖暖的,轻声说:“m国公司出了事,忙得不可开交,抱歉,让你担心了。”

  他说得相当有诚意,林希柚看着他,突然笑了,讽刺道:“傅总真的是好手段,一回来我的代言都没了,现在估计连角色也没了,我还真宁愿,您永远待在m国呢!”

  就回来这么几天,代言没了,角色也估计泡水了,她真的不敢想象,再多待久点,她是不是就成失业游民,另谋高就了。

  傅津白沉默,他低下头:“代言的事情,我并不知情,再说了,那并没订下是你,所以才会被人顶替,我会让陈浩重新给你安排一个!”

  林希柚“抬起眸,眼神犀利起来,无比可笑地看着他:“代言广告都出了,就缺合同和尾金没交,傅总在这和我说没定下?行,无所谓,我自知理亏,那角色呢?”

  这角色是和导演好久之前定下的,而且导演还特意等自己开机,说那白莲花是无意的,谁信啊?她明摆着冲着自己来的。

  真的是好大的官威,不管怎么样,现在傅太太还是自己呢,两年时间还没到,就这么迫不及待啊!

  “角色方面,我不会去干涉,你和乔暖暖各凭本事吧!”傅津白被她这么一说,有点生气,代言没了,不是重新给她补一个了吗?还闹。

  好一个不干涉!你傅总的名声就摆在那,哪个导演会傻到因为这个角色去得罪他呢?

  车很快到达医院,林希柚直接给了个急刹车,把傅津白往前面一甩,她没好气下去给他开门,冷声吩咐:“到了,下车。”

  傅津白眸里含着怒火,拳头捏得紧紧的:“林希柚,这就是你的态度?”

  “傅总想要什么态度?难道我要说,傅总,请下车吗?”

  你以为自个是公主吗?我还要求着你下车,笑话。

  傅津白气着气着,还是选择乖乖下车,他看得出,她今晚吃火药了。

  医生拿着棉签给傅津白清理伤口,小声询问:“是怎么砸伤的呢?”

  傅津白憋着气,斜眼看了眼林希柚。

  林希柚手指互相搓着,没底气道:“是台灯砸到的,医生这伤口怎么样?严重吗?需要去照下吗?”

  她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医生看着她紧张的神情,能用台灯砸到,必然是夫妻俩吵架,女方失手家暴的。

  “我去开点药过来涂抹,你先把他脸上的血迹擦拭下。”医生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林希柚拿着白棉,大力往他头上一擦,满意地看着他叫。

  哼,让你抢我代言,让你抢我角色!

  “林希柚,你这是公然报复,你把我打伤,还虐待我。”喝了酒的傅津白委委屈屈地说着,语气有些低落,有点可爱。

  林希柚破声笑了笑,他喝酒后,还有这一面呢!

  笑归笑,她手放松,轻轻给他擦着,房间里温馨了不少,她柳叶眉尽显温柔,一头黑长发,掉在他衬衫上,偶尔还温柔地笑笑。

  傅津白心微微跳动,他伸出手去摸她的长发,在慢慢摸到她的眉眼,在m国这些日子,他承认,晚上忙完之后,也会想起她。

  不知她有没有去天府别墅住,也不知,他不在的时候,她会不会听话点,少惹是生非。

  现在看来,她有的,陈浩说,她只要工作结束,就会回去。

  阳台上种着一些蔬菜,有些都可以摘去吃了,她还种了一些花,等时节一到,就会长出。

  “你怎么了?”她瞧着他,脸快速避开他的手,这手牵过别人,指不定还做了其他事情,她身体条件反射下,就产生嫌弃。

  傅津白自然不会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双手按住她的脑袋,轻轻往自己身边一带,唇用力吻上她的唇,白皙的双手揪住她的细腰,轻轻一扯,林希柚坐在他腿上。

第24章吵架

  林希柚惊慌失措,连忙伸手推搡他,干净利落赏了他个耳光,打完,两个人都呆滞了。

  傅津白手捏紧她的细腰,语气危险又迷人,一张脸凑过去,恶狠铝驺狠看着她:“林希柚,你找死?”

  就为了那代言和角色,她要一直闹着。

  林希柚撇撇嘴,她直接把脸凑过去,结结巴巴道:“要不…你打回来?”

  一个简单的试探,傅津白气笑了,松开对她的禁锢,他不打,从别的地方讨回来即可。

  医生回来,给傅津白上药,出医院时,都快四点了,风吹得很急促,傅津白把灰色外套解下,往她身上一披。

  林希柚觉得一暖,嘴角微微一笑,快速驱车回家。

  估计是今晚劳累过度,傅津白回家就倒床就睡,林希柚接回热水过来给他擦拭身体,她轻轻揉捏他的脸,心微微悸动着。

  擦拭好,她拿起水盆往外走,傅津白手无意识轻轻勾住她的裙摆,眉头紧锁,好像很不舒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