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没空越是年关,我们越忙。你跟苏爸苏妈说一声,我今晚先去拜个早年,蹭个饭。”

  “行。”

  “你妈也回来了吗?”

  “嗯。”

  “太好了,总算都回来了,那晚上见。”

  黎早看到陆向宁那铁青的脸,只能淡淡回应,“晚上见。”

  陆向宁果断地掐断了电话,“我们开开心心吃团圆饭,他来干什么?!”

  黎早笑他幼稚,“他着急见苏葵不行吗?”

  “我看他是着急见你。”

  “我15岁就走了,他和苏葵才是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感情不比对我的深?”

  “哼,最好是。”

  晚上,在大家尴尬寒暄的时候,方家俊轻车熟路地来了,先是一串拜年吉祥话把苏爸苏妈和郑可青说得开怀大笑,然后又跟苏葵和黎早默契击掌,那情形,熟络得很。

  “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你俩要是单独从我面前走过,我怕是认不出来的。”

  苏葵打趣他,“我也认不出你,你以前还没黎早高呢,现在有一米八吧?”

  “嗯,眼神真好。”

第296章 今晚还下去找你

  黎早也很惊喜,印象中的方家俊瘦小得跟豆芽菜似的,那时候他的外号就叫“方豆芽”,他说长大之后要当警察,除暴安良,大家伙儿还笑他。

  现在,果然当了警察。

  这体格也很让人有安全感。

  方家俊跟苏葵商业互吹了一会儿,还爆了一些小时候的糗事,把桌上的长辈们逗得开怀大笑。

  陆向宁给顾峥一个眼色,你好像有情敌呢。

  顾峥咬着后槽牙,用力地捏着筷子,恨不得把筷子飞甩过去插死这个胖竹马。

  “黎早呢,最近在忙什么?”方家俊忽然问起了黎早。

  黎早先是愣了一下,也不好在这个时候爆马甲,但不爆马甲,她就是一个一事无成的豪门弃妇。

  她略尴尬地笑笑,声音不大,“我跟着苏老板混口饭吃。”

  郑可青自责道:“怪我,这几年小早忙着照顾我,把什么都耽误了。”

  黎早:“妈,没有……”

  苏葵:“不不不,早早可是我的领头人和大金主,阿姨,她可厉害了,她……”

  黎早立刻夹了一根春卷塞苏葵嘴里,“你不是一直惦记家里的春卷么,趁热,快吃。”

  苏葵会意,咬了一口,“嗯,好吃。”

  方家俊是看过网上那些新闻的,但见到真实的陆向宁本人在这里,他对那些传闻也是有所保留,网上的东西到底不能全信。

  “原来还替你担心,现在看到陆先生也在这里,看来,是我的担心多余了。”

  黎早莞尔一笑,在长辈们面前,她不好解释。

  苏爸,苏妈,还有她妈,都不是整天捧着手机关注八卦的人,他们接触到的八卦新闻十分有限,他们更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他们看到陆向宁陪着她回家过年就不会想其他,可如果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只会担心。

  出于职业敏感,方家俊很会察言观色,感觉黎早并不想多说的样子,点点头表示理解,便转移了话题,“嗯,今天这个春卷味道真好,里面还是烫的。”

  黎早夹了一根给陆向宁,“你也吃。”

  别人或许察觉不出来,但陆向宁可不会错过黎早那微微泛红的脸颊,怎么还脸红上了?

  咬一口春卷,嘶,嘴唇被烫了一下。

  吃完饭,方家俊拉着黎早去一边单独说话,陆向宁的视线是一刻不离。

  顾峥一边山核桃一边给了他一个眼神,好像是你有情敌哦!

  晚上,黎早安顿好郑可青后回到房间,陆向宁居然已经上床了。

  “很冷吗这么早就上床了?”黎早走到空调出风口下面感受了一下那暖风,又看了看面板上的温度,“20°,够暖和啊。”

  陆向宁阴阳怪气道:“你刚才在下面跟那个小警察聊太久了,我冻得脚指头疼。”

  黎早笑而不语,转身进去洗手间洗漱,“脚冷就泡脚,手冷就泡手,全身冷就泡澡,不是有热水吗?”

  “妈睡了?”

  “嗯,今天她太累了,脸一沾枕头就睡着。”

  “你呢?累不累?”

  “我还好,兴奋大于累吧。”

  黎早洗漱完,上了床,刚想去捂捂大少爷那双被冻得脚指头都疼的脚。

  结果,人家大少爷的双脚正捂着一个热水袋,热得出汗了都。

  陆向宁脱了身上的毛衣,猴急地拉着黎早躺下。

  “你……干嘛呀?”

  “办完事早点睡觉。”

  “……”

  陆向宁关了灯,倾身压了上去,“速战速决。”

  “……”

  ——

  村里过年,可比城里过年有意思多了。

  除夕夜这天,几乎家家户户都在放烟花,堪称360°全环绕烟花盛宴,远远近近,此起彼伏。

  这在繁闹的大都市可看不到。

  年夜饭上,吃着吃着苏爸就开始发红包。

  发给陆向宁还说得过去,一个女婿半个儿,第一次来,直接改口喊了爹,红包自是少不了。

  但是顾峥也有,苏葵就有意见了,“爸,你给他干嘛?无亲无故,蹭吃蹭住,他赚得比你还多,应该他给你才对。”

  苏岁友:“在我们这里,只要是没结婚的,都能拿压岁钱。而且我跟小顾一见如故,你听到他刚才都喊我干爹了吗?”

  苏葵:“他那是占你便宜。”

  苏岁友:“没礼貌,你收一收你的嘴。来,小顾,拿好拿好。”

  顾峥乐呵呵地接过红包,张口就道:“谢谢干爹干妈,我明年还要来,哈哈哈哈。”

  顾峥拿着红包,故意在苏葵面前甩了甩,“请你吃糖啊。”

  苏葵跟看傻子一样看他,“我戒糖。”

  在苏西村有一个风俗,就是每年的除夕夜每家要有人去庙里拜拜,祈求来年的平安顺遂。

  黎早这么多年没回来了,今年很想去拜一拜。

  黎早一说去,陆向宁自然也要去,干脆大家都一起去了。

  白鹤寺在苏西村的中间位置,这会儿虽然天气寒冷,但依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