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话到了嘴边,我的潜意识先一步为他找好了理由欺骗我自己:“现在的医疗技术越来越发达了哈哈……小叔配合治疗,能重新站起来真是太好了。”
“真好、真好。”
我硬扯起嘴角想把这件事一笑而过,但我很显然已经开始语无伦次。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视线里傅轩正的脸也变得光怪陆离。
我得走了……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于是我转过身就要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可大概是太急了,我脚下一绊,整个人朝前一下摔在了地上!
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眼泪一颗颗砸了下来。
“千初?”身后传来傅轩正低沉的声音和他靠近的脚步声。
我立刻大声喝止了他:“别过来!我……我没事。”
而后我手脚并用迅速爬起来,快步狼狈的走进了电梯。
电梯下落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也好似沉入一片又冷又黑的深渊。
怎么会这样呢?
傅轩正怎么会骗了我两年?
难道就因为两年前我不同意分手,他为了摆脱我,所以才借着这个由头让家里把我送走?
产生这个想法的那一瞬,有一股寒意冲上我的头顶。
不!绝对不可能……
傅轩正会这样做,一定有他不能说的理由,我得相信他。
我在心里一遍遍重复着要相信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走去了哪里。
等再回神,是一个人唤住了我。
“卫二小姐,您没事儿吧?”
我循声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走回了大院,而叫住我的人是大院的门卫。
“没事。”
我摆摆手,走过铁门。
一抬眼,却看见卫家门口停着好几辆保时捷——
毋庸置疑,我那出去旅游的家人回来了。
我走回自己家的大院,刚靠近宅门,就听没关紧的门缝里传出客厅里几人的说笑声。
我正想敲门进去,这时,却听我弟弟卫景翊问:“我二姐呢?不是说慕先生同意让她回来了吗?”
回答他的是我的姐姐卫明诗:“听说在慕家住着,和以前一样,好像家里亏待她一样,就是不喜欢回来。”
我想敲门的手停在半空,两年没见的想念在这一刻都变成了可笑。
我一个人在国外待了两年,他们没人关心我过得怎么样,而是说我和家里离心,说我不愿意回家。
到底是我不想回家,还是他们不想让我回家?
如果不是他们把我一次次遗忘,我会没办法去慕家借宿吗?
心口又涩又疼,我顶着大太阳站了很久,到底还是收回手转身离开了卫家。
却不想走出院门就看见傅轩正。
让我意外的是,他又坐回轮椅,仿佛我看见他站立的画面只是一次幻觉。
因为他出现的太猝不及防,我没能及时掩藏好脸上失落的表情。
他微抬着头看我,像是要说出安慰的话——
以前我在家里受了委屈,他都会安慰我的。
“你……”
我看着他薄唇轻启,飞速地打断他:“我没事,真的。”
傅轩正停顿了瞬,然后再次开口把话接着说完:“你回冰岛吧。”
第6章
我怔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回冰岛?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不愿意把自己的作品给步月歌?还是因为我发现了他的腿根本没事?
傅轩正看我的眼神,就好像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的心骤然像被捏紧,呼吸都变得艰难。
我握紧手,沉默地缓了缓疼,才再次开口:“我不愿意。”
傅轩正的脸色毫无意外的冷沉下来。
这在我预料之中,毕竟从前的我对他言听计从。
但自我从冰岛回来后,我就三番两次的对他的“命令”表示拒绝。
我避开他锋利的目光,坚持着重复了一遍:“我不愿意。”
耳边安静几秒,传来傅轩正漠然的声音:“你没得选。”
而后他就转身离开。
轮椅轧过沙土,也像压在我的心上。
我看着傅轩正的背影,眼眶发酸,险些就要把那个藏在心底两年的秘密大声喊出来——
在那场车祸里,失去重要东西的人不止他一个。
还有我。
那个只有六周的小生命,还没来得及被任何人知晓,就无声无息的死在了那场车祸里!
我没选择把这件事告诉傅轩正,就是不想让他在失去腿的时候更伤心。
我一个人忍着两份痛苦,我甘愿在冰岛一个人赎罪。
可现在我才终于看清,傅轩正根本没有在乎过我。
他也不会在乎那个孩子,这个秘密也没有说出口的必要了……
小腹又好似两年前那般隐隐刺痛。
我抬手擦掉脸上交错的泪痕,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少年讥嘲的声音:“二姐回来了,怎么不进来?欢迎回家啊,哈哈。”
欢迎回家,回哪门子家?
我收起所有情绪,尽管再不愿意,还是转身看向卫景翊。
十八岁少年身形颀长,但在父母的骄纵宠溺下,他站没站形坐没坐相,活像哪个街头的小混混。
我懒得理他的阴阳怪气,越过他就要走进家门。
可就在擦肩而过时,他突然向前伸出脚。
我看见了,并且没有停下,而是狠狠踩在了他的脚踝上!
“啊——”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