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菡月把礼物收进了书桌的柜子下面。
翻出高三的数学复习册,这些题目对她来说并不难,书页很新,一看就是不经常翻。
以前秦菡月的成绩在班里也是吊车尾,后来为了能够考上大学,她就让霍隽尧做她家教老师,除了上班之外,让他来辅导自己课业。
别看霍隽尧的学历只有初中文凭,但是他精通五门国外语言,他所学的知识,全靠自己日积月累自学而成。
他学习的能力要是放在她的学校,霍隽尧简直是逆天的存在,就算是帝都市状元估计也不在话下。
像霍隽尧这样聪明又努力的人,永远都能够创造奇迹!
倒也不怪,洛海生能够看得上霍隽尧!
不过,洛海生从来不会关心她学习上的成绩,比起学业,洛海生更注重的是,她在兴趣班的表现。
洛海生把她当做名媛千金来培养,让她学习各种舞蹈课,钢琴课,高尔夫,烹饪,还有刺绣,她会的很多,这些也是洛海生抓她最严的课程。
毕竟他都打算好了,等到她二十岁就把她嫁给门当户对,最有价值的合作企业伙伴,达成两家的商业联姻。
在他眼里女子无才便是德,始终都是要嫁为人妻,嫁为人妻后,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不需要抛头露面。
只需要服侍,笼络好丈夫。
秦菡月看着窗户外,一辆黑色轿车行驶出大门。
看样子他们离开了。
洛海生还要三天才回来,接下去这些天,是她难得不多,自由的时候。
丢掉手里的书,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她不想在被洛家条条框框所束缚。
匆匆走到后院的花园里,这里种了棵枣树,听吴妈说是妈妈怀她的时候活着种下的,现在已经长得比围墙还要高,一根树枝比手臂还要粗,弯弯曲曲伸到了隔壁的别墅里。
这里的别墅区,都是连着的,墙边种了几棵树勉强隔开视野。
现在树上的枣子长得正好,秦菡月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爬到树上,然后一边看着风景,一边吃着枣。
秦菡月还是太高估了自己,徒手根本就爬不上去,她只能搬来梯子。
坐在围墙头,枣树枝叶茂盛,遮住了她的身影。
摘下一颗比一颗红色的大枣,随手擦了几下,丢进了嘴里,晃荡着脚,十分地惬意,她感觉从未像今天这样感受过自由,闭着眼睛享受着吹来的微风…
清晰的感受着,自己还活着。
这时,隔壁别墅里传来了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还有少年发怒的声音:“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声音是从二楼传来的,秦菡月抬头看去,一个拐杖从里面丢了出来。
“阿树,妈妈是为了你好,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你一直在家里不出门,妈妈真的很担心你。”
“什么为了我好?不过就是嫌弃我是个累赘,我死了不是更好…你们就不用操这么多心,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废物身上。出去…全都给我滚出去!”
“阿树…”
“我让你出去,没听见吗?”少年怒吼着声音。
女人妥协的说道:“好…妈妈出去,你不要伤害自己。”
这里住的是谁?好大的脾气。
她回忆了下,秦菡月记得,她割腕的半个月后,霍隽尧送她去医院复查,回来时,秦菡月正好看见隔壁停了辆救护车。
医护人员抬了一具被白布盖住的尸体出来,人已经死了,也是跟她一样,割腕自杀的。
他比较惨,死在浴室两天两夜才被发现。
听吴妈说,自杀的少年,是帝都豪门世家江家的未来继承人,江裕树,因为小时候出了场车祸,双腿残废,导致后来整个人都陷入了阴郁中,闭门不出,从而患上了精神疾病。
江裕树本就有自杀的倾向,只是前几次比较幸运而已,被救了下来。
年纪轻轻的十八岁就死了,太可惜了!
秦菡月从树上摘下一颗枣子,从破碎的窗户里丢了进去…
满地狼藉的房间里,少年坐在轮椅上,额前好长时间没有打理的头发,遮盖住了眼睛,碎发下的目光,阴恻恻的看着地上跟玻璃碎片混为一起的美工刀。
脑海中好似有股声音,再开口说:“还在犹豫什么,一刀下去,就没有痛苦了!就疼一下下而已,你爸妈离婚,又再婚了,他们都有自己的孩子,早就不要你了。”
“快去死吧!死了就解脱了!”
你们既然不相爱,为什么要结婚?
为什么要生下我!
你们有了各自的家庭,那我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