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诉气息渐沉,锐利的眼神像是猛兽,想把眼前的人撕碎。

扎西卓玛已经吓得双腿发软,连哭都没了力气。

落音心疼不已,可又不能轻举妄动,只能安抚她:“卓玛,你别害怕,叔叔们一定会救你的。”

话刚落音,容中次仁把刀又往扎西卓玛脖子靠了靠:“让开,等我离开这儿,我立刻放了她,你们要是我死,那我也得拉个垫背的!”

锋利的刀刃立刻将孩子的脖子划出抹血痕,在场的人纷纷揪起了心。

沈诉强忍着要把他大卸八块地冲动,放下枪,慢慢让出了路。

落音看着扎西卓玛抓在容中次仁手腕上的左手,眼神闪了闪:“卓玛别怕,一会儿用右手抓着姐姐的手,姐姐救你!”

气氛焦灼,所有人都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容中次仁,可为了保证扎西卓玛的安全,只能放低了枪口。

察觉到扎西卓玛的目光似乎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沈诉不觉屏息敛气。

是落音跟她说了什么吗?

落音看着容中次仁拖着扎西卓玛慢慢靠近,下一秒,她一手握住扎西卓玛的左手,一手抓住她伸出的左手。

容中次仁只觉拿刀的手被扎西卓玛骤然推开,愣住:“什么!?”

“卓玛闭上眼睛!”

落音大喊,在扎西卓玛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手腕一发力,将藏刀刺进容中次仁的肚子里。

‘噗!’

温热的血从他的肚子喷涌而出,洒在地上的白雪上。

沈诉迅速反应过来,立刻上去捂住扎西卓玛的眼睛把她抱到一边。

王前进也回过神,忙上前把重伤的容中次仁给按住了。

容中次仁瞪着大眼,死死看着沈诉怀里的扎西卓:“怎么可能……”

一个五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

落音脱力地瘫坐,冷汗顺着她的微白的脸。

喘了几口气,她忙起身过去看扎西卓玛的情况:“卓玛,没事吧?”

扎西卓玛被沈诉捂着眼睛,呜咽着说:“疼,蓁蓁姐姐,脖子好疼……”

沈诉看了眼不省人事的容中次仁,还是抱起扎西卓玛:“忍一忍,我们立刻回去,蓁蓁,别再乱跑了。”

落音抹了抹额头的汗,她哪里还需要乱跑,现在人都抓住了。

驻地,卫生所。

扎西卓玛处理好伤口后就睡着了,看着她苍白的脸,落音更加愧疚了。

要是自己在细心点,发现扎西卓玛跟着自己,她就不会被容中次仁抓住,还受了伤……

沈诉坐在病床边,欲言又止。

扎西卓玛睡着了,他跟落音之间的联系也断了。

沉默半天,沈诉捏紧了拳,声音沙哑:“蓁蓁,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第39章

落音一愣,心情有些复杂,即便知道他听不见,还是回应道:“这不能怪你,也许这就是命吧……”

可能她就是个命不长的人,所以活了两辈子都早逝,只是这辈子稍微好那么一点。

没有跟沈诉闹得太难看,还以这样的存在陪在了他身边……

很快,公安接到消息连夜就赶过来了。

沈诉只能去处理,卫生所里除了值班陪伴扎西卓玛的,也只有落音了。

落音看着熟睡的扎西卓玛,突然就陷入了不安之中。

如果她是因为惨遭毒手留有执念才存在,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那是不是代表自己要走了呢……

这个疑问,落音想了一整夜。

扎西卓玛悠悠转醒,她似乎对昨天晚上的记忆很模糊,以为自己做了个梦。

卫生员也顺着她的话说是梦,伤是不小心碰到的。

等卫生员走后,扎西卓玛问身边的落音:“蓁蓁姐姐,我做了个好可怕的梦啊。”

落音摸了摸她的头,温柔一笑:“没关系,梦醒了就不怕了。”

扎西卓玛的梦醒了,那她的梦……是不是也到了醒的时候了?

两天后。

沈诉正在办公室看关于容中次仁的处理报告,扎西卓玛坐在一边,时不时帮落音传话。

一声沙哑而苍老的声音打破沉寂。

落音抬头看去,瞳眸一怔:“爷爷?”

顾司令满眼血丝,脸色憔悴地站在门口,整个人像是遭受到了什么重大打击一样,精神有些不太好。

沈诉立刻站起身敬礼:“顾司令。”

顾司令挪着沉重的脚步走进去:“听说你又立了功,辛苦了。”

看着老人满头白发。

看到爷爷眼中的泪,落音也忍不住哭了,以前她最怕沈诉的冷漠,可现在最怕的却是爷爷的眼泪。

可自己一句安慰都给不了……

扎西卓玛看见满脸泪的落音,忍不住问:“蓁蓁姐姐,你怎么哭了?”

听见这话,顾司令愣了下,才发现这里有个藏族小女孩:“孩子,你刚刚说什么?”

沈诉犹豫片刻还是坦白:“司令,她叫卓玛,是唯一能看见蓁蓁灵魂的人,这次能抓住恶人,多亏了蓁蓁。”

顾司令眸色一怔,俨然是对这些话产生了质疑:“怎么可能……”

落音蹲下身,对扎西卓玛说:“卓玛,这是姐姐的爷爷,你替姐姐抱抱他吧。”

扎西卓玛乖巧地点点头,跳下椅子扑进顾司令的怀里。

孩子小小的温暖怀抱让顾司令一愣。

恍惚间,他好像真看见了落音红着眼抱着自己。

“爷爷……”落音叫了一声。

扎西卓玛眨眨眼,跟着叫:“爷爷。”

顾司令目光一颤:“蓁蓁?”

“爷爷,对不起,我曾经说过我会回去,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但我食言了,没来及的替去世的父母孝顺你,就连告别都没有的匆匆离开,其实我有过后悔来到这儿,因为我再也回不去了,可我从不后悔成为一个军人,保家卫国是军人的职责,我没有给你丢脸,没有给东江军区丢脸,你不要难过,我,爸妈,和所有牺牲的战士一样,会永远守护在这片土地上。”

第40章

听着扎西卓玛的转述,顾司令再也忍不住,抱着她悲恸不已。

落音掩面而泣。

沈诉攥紧了手,竭力忍着泪,可颤抖的唇角却暴露了他异于平常的悲伤。

通过扎西卓玛,顾司令了解最近在这里发生的事。

他同样疑惑,为什么唯独扎西卓玛能看见落音。

或许,是因为蓁蓁救了小女孩一命……

而落音更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消失,她还想多陪陪爷爷……

只是她还没消失,爷爷就必须要走了。

临行前,顾司令对着落音所在的地方语重心长说:“蓁蓁,爷爷要走了,你放心,爷爷打了一辈子仗,什么都不怕,只要知道你在身边,爷爷就安心了。”

顾司令走了。

落音跟着他的车走了很久才停下,再看到车子消失不见,才恋恋不舍地转身回到驻地。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身体经常会出现疲惫的情况,那种很想睡觉的感觉让她很是不安。

难道……她该走了吗?

一连过了几天,因为扎西卓玛回了家,沈诉没能跟落音对话,也不知道她还在不在。

莫名的,他有些说不出的心慌。

直到这天午后,扎西卓玛突然跑过来,拉着他就往外走。

沈诉一头雾水:“卓玛,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顿了顿,下意识问:“蓁蓁姐姐在这儿吗?”

扎西卓玛扯着他的手,嘴里说着:“叔叔快点走,蓁蓁姐姐叫我过来的,她在等你。”

闻言,沈诉不由一怔,想也没想就跟着她走了。

沿着下山的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又转弯进了一条小道,进了一个山坳。

当看到面前的景象,沈诉瞳孔微缩。

难得的绿原上,盛开着五颜六色的格桑花。

扎西卓玛拉着沈诉跑向花海中央:“陆叔叔来啦!”

落音看着一脸愣神的沈诉,眼里划过抹不舍:“哥,你来这么久都没看见过格桑花吧,这是我刚来这儿的时候发现的。”

扎西卓玛讲这话重复了一遍,沈诉的心好像一下被什么包裹住了,丝丝暖流往里头灌。

他转眼看去,眼神慢慢放柔:“很美。”

落音吞咽了一下,犹豫了会儿才说:“哥,我感觉……我要走了。”

扎西卓玛重复完后,立刻问:“蓁蓁姐姐,你要去哪儿?”

沈诉也是怔住,那忐忑感好像在瞬间开始膨胀:“走?”

落音揉了揉扎西卓玛的头:“也许我的存在,是因为有没完成的心愿,现在心愿了了,当然该走了。”

沈诉手心一凉,一种熟悉的空寂感再次侵袭心肺。

走,是不再出现离开吗?

是的吧……

他目光闪烁,放开扎西卓玛的手,哑声朝她说:“卓玛,你去那边玩,叔叔有话对姐姐说。”

扎西卓玛努努嘴,有些不情愿地跑到一边去了。

落音目露不解,没等她反应,沈诉突然开口:“蓁蓁,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听了也许会生气,或者会恨我,但我觉得,如果再不说,可能就没机会了。”

“……我从没有讨厌过你,从我第一眼看到你起,我就决定一辈子都保护你,记得你有次对我说长大以后嫁给我吗?那是我这辈子听到过最美的话,但你那时还小,我只能当成你的玩笑话,可你不会知道我心里有多开心。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