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卿卿手里捻着帕子施施然一笑:“妹妹说的哪里话,好在当初也是王爷名义上的王妃,如今虽然被休弃了,可到底是伺候过王爷的人。”

  话音刚落,她又佯装出一副说错话的样子:“哦,不好意思,姐姐说话向来心直口快,妹妹不会介意吧?”

  见戚瑶不说话,柳卿卿又咯咯笑了两声:“相信妹妹也是个大度的人,虽说王爷是为了妾身才将妹妹休弃的,妹妹到头来可千万别怨恨我。”

  “不过妹妹如今的处境也是可怜,毕竟是被人休弃的,想必想要再嫁个好人家也不容易吧?”

  戚瑶对她的阴阳怪气实在忍无可忍,便道:“你说这些,我没兴趣听,只是你手里的料子是我先看上的,凡事有个先来后到,请你还给我。”

  柳卿卿将手里的料子往怀里揣了揣,眉梢微微一挑:“这么好的料子妹妹不妨让给我吧,相信我穿在身上,王爷会很喜欢的。”

  戚瑶冷冷道:“不好意思,我觉得你可能不合适。”

  秀芝听柳卿卿阴阳怪气的语调早就怒火中烧,忍不住附和道:“你看清楚,这可是正红色的料子ᵂᵂᶻᴸ,你这辈子恐怕都没机会穿!自己什么身份,不清楚吗?”

  柳卿卿身后的丫头翠红听了立刻就炸毛,二话不说就上前气势汹汹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你可知站在你面前的是谁?有眼无珠的东西,还不滚一边去!”

  秀芝一听,顿时也来火了,撸起袖子就将戚瑶护在身后,道:“你个小贱蹄子!你嘴巴给老娘放干净点!谁有眼无珠?这料子本就是我家小姐先看上的,你们没见过世面还是咋滴?专抢别人看上的东西!”

  “之前是抢男人,现在又来抢料子,真是活久见了!”秀芝翻了个大白眼。

  翠红也不甘示弱,她是柳卿卿一直带在身边的丫鬟,自然不识得戚瑶,她只知道自己的主子如今飞上枝头当凤凰了,虽说现在只是个妾室,可柳卿卿肚子里还怀着王爷的子嗣,王妃的位置迟早也是她家主子的!

  一想到这,她的气焰便更加嚣张了起来,更是不把眼前的戚瑶和秀芝当回事。

  “没眼力劲的东西,未来王妃站在你面前你也敢顶嘴?信不信我叫人撕烂你的嘴?”

  秀芝笑道:“哟,一个青楼出来的妖艳贱货,也敢自称王妃?别以为肚子里揣着个东西,就觉得自己无法无天了,说不定,孩子爹是谁都还不知道吧?”

  秀芝说话向来不经过大脑,这次还不等戚瑶阻止,她的话就已经说出口了。

  这可把柳卿卿气得个半死。

  且不说这话大逆不道,就仗着周围那么多看戏的人,柳卿卿的面子都没地方放。

  柳卿卿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指着秀芝道:“王爷的子嗣你也敢胡说?不知死活的东西!翠红,给我掌嘴!打到她不能说话为止!”

  翠红得了指令,心里早就想要冲上去教训她了,二话不说就撸起袖子上前,左右开弓,一巴掌狠狠扇在秀芝脸上。

  只是还不等她另一只手落下,自己的脸上反倒先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将翠红打懵了,半晌没回过神来。

  戚瑶将秀芝拉到自己身后,盯着柳卿卿道:“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教训!你胆敢再动她一下,我不敢保证下一刻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若是不小心伤了你肚子里的孩子,那可真是抱歉了!”

  反正自己也没多少时日可活,戚瑶可忍不了任何人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

  况且今日这事,柳卿卿本就不占理,她本想息事宁人,奈何这女人非要作妖,索性就撕破脸吧,看这事闹大了,谁比较丢脸!

  翠红前一秒还嚣张的气焰,在看见戚瑶凌厉的眼神时,忽然被吓得不敢吱声了。

  柳卿卿气得牙痒痒,偏又奈何不得她,今日出府她本就没带守卫,况且,她在府中的境遇也并不如她表面这么风光。

  戚瑶直接选择无视她,大步上前,直接夺过她手里抱着的布料,结了账就带着秀芝离开,全程都当她是空气。

  “小姐,就这么放她走了?”翠红捂着脸,愤恨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当真是又恨又气。

  想她跟在柳卿卿身边这么久,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

  柳卿卿面上不动生气,可心里早就窝了一肚子火。

  她知道,自己如今不受王爷待见,全都是因为戚瑶那个女人,当初墨渊带她入府时,虽然什么都没说,还当着她的面扔了和离书给她。

  她原以为是因为他不近女色,直到那日误闯入他书房,她看见那满桌子的画像,那画上的女子,竟全部都是戚瑶!

  就连那日,她依偎在他怀里,欲与他共度良宵,他嘴里叫的名字,也全是戚瑶……

  她这才知道,原来她眼里不近女色的墨渊,心里早就装了另一个女人!

  柳卿卿尖锐的指甲嵌入了掌心里。

  若不是仗着肚子里有货,自己在王府恐怕连个低等丫鬟都不如。

  不就是嫌弃她是青楼出身吗?

  这些人,全都嫌她出身低贱!若她生来就在将相王侯之家,她戚瑶哪里比得过她!

  柳卿卿越想越气,看着戚瑶离去的背影,当真是恨不得撕碎了她。

  秀芝一边走,一边不停地揉着自己的脸,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亏:“小姐,奴婢真是越想越亏,方才那一巴掌,奴婢为何没有打回去!真是亏大了!”

  戚瑶看了看她脸上的巴掌印,又红又肿,可见那翠红下手不轻。

  她带着秀芝进了一家药铺,买了点消肿化瘀的药,给秀芝脸上涂了一层,剩下的让她自己收着,晚上的时候再涂一次。

  出了药铺,两人一边往回去的方向走,戚瑶一边与她道:“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说话一定要懂分寸,切记三思而后行,虽然那柳卿卿确实不讨喜,可你也不该拿她的出生说事。”

  “谁也不是生来就低贱,不过是命运弄人罢了。”

第266章:她是来找茬的

  宫门外,一辆马车缓缓行驶在宫墙下。

  时隔多日不曾进宫的墨渊,今日竟被宣旨入宫。

  如今皇帝年事已高,此次病重卧榻,全凭汤药吊着命。偏偏立储的圣旨未下,几位皇子早已虎视眈眈,纷纷向墨渊投来了橄榄枝。

  不过墨渊都不为所动,立场始终处于中立。

  也有风声传出,说是墨渊有意扶持二皇子谢玉,这话传到七皇子谢玄耳中,他自然就坐不住了,生怕墨渊会影响到了他的太子之位,今日特意去皇帝耳边吹了枕边风,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