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后也没停下,直奔自己的山洞而去。

两个孩子见她背了ᴊsɢ个人回来,面面相觑,苏蓝顾不上解释,捏着他的双颊灌了些热水。

“咳咳……”

这孩子被水呛着,连咳了好几下,眼睛幽幽的睁了开来。

叶明泽一睁眼,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就看到一个温柔的女子正关切的看着自己,这个温柔的女子长的好像娘亲啊,她的眉眼跟娘亲一样那么温柔。

“娘亲!”叶明泽一把扑进苏蓝的怀里,大哭起来。

苏蓝愣住了,这孩子是个傻的?

刘清雨气鼓鼓的冲上前,撅着小嘴道:“你这人怎么乱喊!这是我娘!”

叶明泽终于清醒了过来,脸瞬间红至耳后,不好意思的退后了些,同时也弄清楚了情况。

苏蓝递给他一块饼子,关切道:“你家人呢?你怎么自己在这儿?”

叶明泽扫量了一圈,只咬了一口饼子,含含糊糊道:“我去外祖家省亲,回来的路上被人抢了,青哥哥护着我躲在这的,但是他生病了,我出来给他找草药就掉进去了。”

这年头还能省亲,怕不是寻常百姓人家,再看这孩子白白净净,身上的衣服还是锦缎制的,路上肯定会被人盯上。

苏蓝没有忽略他只吃了一口的饼子,想来是吃不惯吧,不过也没办法,这深山老林,保住命就不错了。

“那你那个青哥哥呢?他怎么生病了?要不要紧?”

“青哥哥本来就生着病,护着我进山的时候,还遇到了野猪,他为了护我,自己被野猪撞了一下,要不是我们爬树快,现在应该已经死了。”叶明泽说着说着就垂下了头,情绪有些低落。

这山里有野猪!苏蓝听到这句话,来了精神,不过她暂时没表露出来。

“婶子,你能救救他吗!我不想看着他死!”

苏蓝看着他希冀的眼神,没舍得说出拒绝的话。

可是对于她现在的情况来说,真的不适合沾惹上什么麻烦。

这孩子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富贵人家的弯弯绕绕太多了,两人说不准是被流民抢的,还是什么仇家暗杀。

“你告诉婶子,你叫啥?你那个青哥哥现在在哪呢?”苏蓝放缓声音问道。

叶明泽抬头,小脸殷切,满怀期许,“我叫叶明泽。”

苏蓝听到这名字的时候,瞬间愣住,然后微微笑了笑。

巧了么这不是!

书中刘默玄这个大反派唯一的好友,就叫刘明泽,结合一下年纪,想来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孩了。

只是书中说,他们是刘默玄成年后才认识的,现在怎么提前认识了?

这位可是刘默玄一步步攀登的有力助手,因为有强大的外祖家做后盾,这孩子活的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偏偏本来该是万千宠爱的人,亲娘却早早去世,爹爹没多久就把小妾抬成侧室,掌管中馈。

这样的一个家庭环境,要不是祖母庇佑,怕是早被吃干抹净了。

这些事,书中并未具体交代,只是刘默玄得势后,帮叶明泽报仇时,匆匆一笔带过。

想到这些,苏蓝不再拒绝,站起身来,让叶明泽带路,去救他的青哥哥。

一路上,叶明泽又简单的说了下情况,大致就是他们在京城虽知道黄河沿岸一带发生干旱,可并不知这么严重。

他们赶着马车,临近清水县一带的时候,才知道真实的情况这么糟糕。

因为担心自己的马车太过显眼,他还特意换成了最朴素的小马车,一路上只敢走官道,可还是没防住,有好多流民冲上官道,直接抢了他们的马车。

冲突间,他带的十几个护院也被打死了。

叶明泽说的时候,声音里还是克制不住的颤抖,想来那一幕,给这个孩子带来不小的冲击。

谈话间,叶明泽临时藏身的山洞到了。

第21章 缝合伤口

这山洞在两个大石头的夹缝后面,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如果不是有人带着,一般人绝对找不到。

苏蓝跟着叶明泽,从夹缝中钻了进去。

刚一进来,苏蓝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在这昏暗狭小的山洞里,尤为刺鼻。

还好她来的时候多了个心眼,举着火把来的,否则这样冷的天,神医来了怕是也救不活。

她让叶明泽举着火把,借着火光,她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那个男子。

男子名叫叶青,约莫二十来岁,生的一副粗眉冷眶,是腹部受的伤,许是情况危急,只是用布条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叶青的脸色,也因为流血过多,变得十分苍白。

这么危急的情况,还是硬生生护着叶明泽躲了起来,被野猪攻击还能逃脱,可谓是硬汉。

危急当前,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分,苏蓝小心的拆开布条,只见一道手掌大小的伤口蔓延在腹部,而伤口已经裂开,不断的往外冒着血。

情况远比她想的还要复杂。

眼下叶明泽在这,她施展起来有些不方便,于是支使他去多捡些树枝,好把火烧的旺一些。

她虽不是医生,可末世来临,受了伤不可能随时都能去找医生,于是逼不得已,也学会了一些简单的伤口处理。

苏蓝先是把所有东西消过毒后,再把伤口上沾染的血迹清理掉,她没有麻药,就只能给叶青的嘴里塞了块布,免得他咬住自己的舌头,然后进行缝合。

缝合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难的,毕竟除了自家猪,她也没机会对其他人施展。

缝完后,苏蓝直接出了满头的大汗。

又在缝好的伤口上撒了一些特效止血药和消炎药,寻了干净的布条仔细的缠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苏蓝趁叶明泽没回来,就着灵泉水喂了叶青一些消炎药。

不过情况太复杂,苏蓝也不清楚她的这一套处理方式对他来说,有没有效果,最好的办法还是下山找一个大夫更为稳妥。

苏蓝大方的给他了五天的药,分开拈成细面,掺到水里,任谁也看不出什么奇怪。

等叶明泽捧着一堆树枝回来时,苏蓝已经完成了她的操作。

她起身帮着叶明泽生起了火,仔细叮嘱道:“眼下虽然止了血,可情况还是很危急,而且不知道有没有内伤,可惜这十里八村,哪还有大夫。”

叶明泽本来还有些期待,原以为只要苏蓝肯帮忙,一定可以救活的,可现在……

难道他注定,要眼看着身边人一个一个离去吗?

苏蓝察觉到他的情绪,出声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他的意志那么强,会好的,我只是说最好去,没有大夫咱们也没办法。”

叶明泽也知道这个道理,乖巧的点点头。

“人我救了,救人救到底,你们这里地方虽然小,可他不能挪动,待会我回去把那两个孩子接过来,今晚我看着他,半夜肯定是要发热的,你一个人照顾不来。”

叶明泽陷入苏蓝的温柔里无法自拔,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更何况,他是真心想跟她待在一起。

……

接过来两个孩子后,原本就狭小的空间更小了,看着地上打滚的小奶狼,苏蓝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原本出去是要帮小奶狼找自己的窝的!

算了,明日再说吧…

虽说叶明泽是个外人,可苏蓝记着他的身份,晚饭就做了不算太明显的疙瘩汤。

对于叶明泽来说,白面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可对于刘默玄他们,那就非常珍贵了。

苏蓝用开水把白面搅拌成小疙瘩,再打入四个小鹌鹑蛋,煮熟后,偷偷往锅里撒了几滴香油,香味飘满整个山洞。

叶明泽也不再端着,学着刘默玄两人的模样,捧着碗“呼噜呼噜”喝了起来。

刚刚吃完,还不等苏蓝收拾,就听到那边的叶青发出声响,眉头紧皱,表情有些痛苦。

即便是在昏迷当中,叶青也没有大喊大叫,一直紧绷着嘴,忍着这些痛楚。

苏蓝端了些热水,反复的给他擦拭额头,又悄悄的喂了止疼药和退烧药。

不一会儿,叶青出了一头汗,沉沉的睡去。

等到了后半夜,苏蓝又看了看,发觉叶青已经不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