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听话地又走远了一些。

薛京这才摆了摆手,让内侍退下了。

明秋死里逃生,跌坐在地上好半晌没能爬起来,薛京慢慢坐回椅子上:“司珍大人,不会你现在还需要我教吧?”

明秋全身发软,站都站不起来,却不敢不听,只能膝行上前,将滚落在地上的瓷人捡起来,狠狠朝地面摔了下去。

瓷片四分五裂,被迫围观的宫人无一幸免,都被碎瓷片崩伤了皮肤,可他们却动都不敢动。

薛京的目光扫过人群,落在一个内侍身上:“刚才,是你说要和她做对食的?”

那内侍浑身一抖,他没想到自己就是嘴贱说了一句,竟然就被薛京听见了,连忙跪地求饶:“司正饶命,我哪里配得上秀秀姑娘,是我嘴贱,是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怕薛京会让自己也用额头砸瓷人,连忙磕头求饶。

薛京轻笑了一声:“难得你有自知之明,我也不为难你。”

那内侍松了口气,正要道谢,就听薛京淡漠无波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嘴贱,那就别留着了,打烂吧。”

立刻有人应声,脱了鞋对着那内侍的嘴就打了下去,内侍起初是不敢躲,后来是被打得头晕眼花,没了力气躲,他本以为打烂两个字是薛京吓唬人的,却没想到自己的嘴脸真的都烂了,对方都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他几次都想求饶,却始终没能找到机会开口,最终竟被硬生生打晕了过去。

明秋也没好到哪里去,一箱子没砸完胳膊已经抬不起来了,手更是被四处崩裂的碎片扎得惨不忍睹,可薛京不喊停,她就不敢停。

“你们在这里看着,什么时候司珍大人砸完了,什么时候让她回去。”

“是。”

薛京这才拉着秀秀出了门,却迎面遇见了匆匆赶来的尚服:“薛司正,你大闹我尚服局,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薛京一哂:“交代?我给不了,但你可以去良嫔娘娘那里告我,有什么罪责我都担着……可尚服大人,你也该想想怎么和人交代吧?”

尚服脸色一僵,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白了下去。

薛京轻嗤一声:“你怎么想的我知道,秀秀不做司珍这辈子就没出头之日了,与其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不如和司珍交好,等你老了让她奉养你,是吧?”

尚服被戳中了心思,越发说不出话来。

薛京脸色冷了下去:“可有句话我得提醒你,别忘了这个位置是谁给你的。”

第230章秀秀她没上船

明姝拿着银质的小剪子,轻轻剪了下灯芯,可烛火不再乱跳,她的心却仍旧不安稳。

当初拿尚宫局开刀整顿宫闱,一是查秦嬷嬷的事需要一个挡箭牌,二是她需要一个有足够权柄的人照料秀秀。

所以在内侍省问讯的时候,就算自杀的人不是尚服,对方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回到尚宫局去。

当初的司珍如今成了尚服,应该会记她的人情,照顾秀秀吧……

明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有些不安稳,归根到底是四个字,人心难测。

“都已经上船了,你又在愁什么?”

司褚推门进来,不等明姝起身见礼,便膏药一样糊在了她后背上,头一低手一抬就把她圈在了怀里:“今日可是劳累你了,这么多人不好安排吧?”

明姝已经许久不曾和他亲近,陡然呼吸相闻很有些不自在,好一会儿才放松身体:“习惯了。”

后妃没进宫的时候,太后也只是担了个掌宫的名头,宫里近万人都是她管束的,船上再杂乱也不过千数人,与之前一比,实在是不值一提。

“不愧是容姑娘。”

司褚讨好的给她揉了揉发顶:“有没有头疼?我给你揉揉。”

明姝把他的手拉下来,闻见他身上掺杂着了汗水和熏香的奇怪味道,连忙歪了下头:“皇上沐浴去吧,待会儿再让太医来看看。”

司褚已经一整天没见她了,刚瞧见人就被撵走,心里很有些不高兴:“啧,明姝姑娘一上船就不待见人了?那我还不如下船呢,回宫吧,南巡干什么。”

明姝哭笑不得,有些想捏他的脸,可犹豫了好一会儿却只是抬手搭在了他手背上:“皇上还有伤呢,早些沐浴更衣,早些休息吧。”

这话还算好听,司褚被成功说服了,听话的转身就走,可刚打开耳房门就反应了过来,对啊,我身上还有伤呢。

他转身,目光灼灼的看着明姝,活像个登徒子:“我这幅样子不能一个人洗。”

明姝顿了顿才站起来,微红着脸慢慢走近:“自己不能洗啊……”

司褚忙不迭点头,眼看着明姝越走越近,眼睛也跟着一亮,可下一瞬就被明姝推进了耳房,随即房门被毫不留情的关上,含笑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进来:“那奴婢这就去请蔡公公来伺候。”

司褚:“……”

他为什么要带蔡添喜上船?!

等蔡添喜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司褚,他一猜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垂下眼睛就当什么都没发现。

可玉春才来御前伺候没多久,被帝王威压吓得手直抖,擦背的布巾拿了三次才拿起来,蔡添喜瞪了他一眼,接过布巾给司褚擦洗。

司褚啧了一声,语气凉凉道:“你很闲吗?”

玉春又是一抖,蔡添喜却见怪不怪,十分淡定。

“听说明姝姑娘自打上船就脚不沾地忙了一整天,这要是见奴才忙着,旁人她又不放心,说不得就得满船去寻钟统领,这么大个船,船上还有老安王那些人……”

“你做得很好。”

司褚打断了他的话,心里那点不待见瞬间散了,虽然明知道蔡添喜话里头多少都有些夸张的成分,可龙船的确不比宫里,宫里就那么几个主子,还轻易碰不到,可这船上那么多宗亲命妇重臣,明姝见谁都要低头行礼,里头说不得还有容家曾经的对头,想想都替她委屈。

“这次算你思虑周全,自己看着赏吧。”

蔡添喜笑眯眯的:“奴才分内的事,照顾好容姑娘就是让皇上宽心,您宽心对奴才来说就是天大的喜事,哪还敢讨赏。”

一句话说的司褚哼笑一声:“这是嫌朕赏的少,要讨个大的是吧?得了,你先前不是瞧上了什么玉把件,去和明姝讨吧。”

“奴才哪里敢有这种心思,但却之不恭,奴才谢皇上赏。”

他仍旧淡定,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玉春看过来的目光却逐渐变了,不愧是大总管,不光没被帝王之怒吓到,还三言两语不卑不亢的就得了赏。

他眼里都是崇拜,蔡添喜却并不放在心上,眼见司褚疲惫的揉了揉额角,连忙替他擦洗干净:“皇上累了就歇着吧。”

司褚的确有些睁不开眼睛,因为昨天中药的事,他元气损耗,今天一整天都是强撑着的,此时一放松下来就有些精力不济。

“也好……你让明姝别忙了,秀秀不是来了吗?让丫头伺候着梳洗了,也早些睡吧。”

蔡添喜一愣:“秀秀来了?奴才竟然没瞧见。”

司褚也有些意外,“她没去找你吗?”

按理说秀秀不在名单里,那上了船就得先去找蔡添喜,好给她入册。

“不曾。”

“那可能是明姝给了什么差事。”

他胡乱说了一句,心里也没在意,直到他洗漱完回了房间,见明姝正在铺床,这才再次想起来,他将人拉到床上坐下来,边揉着她布满茧子的掌心边摇头:“你就是心疼秀秀,也不能什么活都替她做了,她本就是来伺候你的。”

明姝的目光微不可查的闪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道:“奴婢想起来宫里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妥当,就让秀秀回去了。”

司褚动作一顿,秀秀回去了?

明明只是件小事,一个宫人而已,若不是因为一直跟在明姝身边,他才不会记得谁是谁,可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却让他心口莫名的提到了半空,持续了一整天的好心情也突兀地沉了下去。

明姝让秀秀回去,真的是因为宫里还有事情吗?

第231章问不出口的话

司褚开不了口问明姝让秀秀回去的真正原因,他怕自己是小题大做,原本还想着软磨硬泡让明姝与自己同榻而眠的,此时也没了心思,他摸黑坐在床头,明明身体既疲惫又虚弱,却就是睡不着。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大约是声音太大传了出去,不多时门竟然被极轻地敲了两下,明姝的声音也压低了:“皇上是不是没睡?”

司褚应了一声:“你进来。”

明姝这才举着灯推开门,她是跟着司褚住的,只是睡在外间的软榻上,此时夜深人静,她也就没了人前的端庄自持,乌黑的青丝散落着脑后,单薄的寝衣随着走动而微微飘荡,将本就纤细的腰肢衬得越发曼妙。

手里捧着一盏儿臂的蜡烛,橘色的烛光映在身上,整个人如梦似幻,宛如巫山神女。

司褚心里却没有半分旖旎,他伸手将明姝拉到身边来,抬手接过她手里的蜡烛,随手搁进灯台:“你怎么也没睡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