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景启文按下了:“今日要进宫向婆母请安,所以早起了些,妾身吵醒王爷了?”

景启文挥手让莹月下去,俯身在衣甜甜唇上啄了一下。

“若再如此生分,我可要罚你了。”

又拿起眉笔,道:“我来给昭昭画,可好?”

“王爷,这如何使得、唔!”

阳光从窗户中漏了进来,映出地面上缠绵在一起的影子。

许久后,唇分。

景启文薄唇勾起,十分愉悦的样子,“你还要再叫王爷吗?”

衣甜甜脸红过耳,终究还是嗫喏着从舌尖滚下几个字:“寒哥哥。”

声音低得有如蚊鸣。

景启文轻咳一声,不再逗她,捡起方才滚落在桌子上的眉笔。

衣甜甜坐着不动,心里却泛起了丝丝涟漪。

小轩窗,正梳妆。

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只是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呢……

半个时辰后,瑶妃的宫殿。

衣甜甜撩起裙摆跪下,“儿媳给婆母请安。”

瑶妃拿起帕子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好,真是个好孩子。”

见景启文小心地将衣甜甜扶起,又轻轻拍去她裙摆上的灰尘,瑶妃十分欣慰。

“我儿总算得偿所愿了。”

午膳是在瑶妃宫里用的。

衣甜甜看着眼前略带陈旧的器具和桌上并不精美的菜色,心知瑶妃在宫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深宫中不受宠的女人,就是如此可怜。

衣甜甜眼角瞥到景启文,只觉得满口苦涩。

来日景启文登基,三宫六院,又会有多少女子如瑶妃一般,在深宫中苦苦熬着日子呢?

而她,还能再经受一次那样的磋磨吗?

衣甜甜食不知味地用完了午膳。

她不知道的是,她落寞的表情都落在了景启文的眼里。

午膳后,瑶妃笑着对衣甜甜道:“御苑里来了两只雪鹿,昭昭想不想去看看?”

衣甜甜知道瑶妃必是有话要对景启文说。

正好她也不想呆在这和前世一般冷清的宫殿里,便道:“儿媳还没见过雪鹿呢,一定要去看看的。”

说罢,便带着宫女匆匆离去了。

待她的身影消失,景启文蹙起眉心,问道:“母妃有什么话,连昭昭都不能听?”

瑶妃只看着他,淡淡道:“你是真心爱昭昭吗?”

“儿臣之心,天地可鉴。”

瑶妃仍是一脸肃然的样子,“那皇位和昭昭,你选哪个?”

闻言,景启文顿住了。

方才席间,衣甜甜虽然一直笑着,他却看出了她眸底的落寞。

是在同情瑶妃的遭遇,也是在担心她以后会不会也和瑶妃一样吧。

“母妃知道你一直想为母妃争口气,但是母妃其实从来都不在意那些,只要你好好的,和心上人平安一世就好。”

“那是母妃最奢望、却再也得不到的。”

瑶妃定定地看向景启文,一字一顿道。

“不要让昭昭成为第二个母妃。”

第四十一章

按照大景律例,新妇成婚第三日都回娘家归宁。

这次换成景启文起了个大早。

衣甜甜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卧房时,就见景启文正对着礼单清点礼品。

“您在做什么呢?”

若叫“王爷”,便又会招来令人脸红的“惩罚”;

可“寒哥哥”三字,她又实在唤不出口。

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一概以“您”称呼。

景启文取下一旁衣架上的披风给衣甜甜披上,“秋意渐浓,你怎么又穿这么点就出来了?”

引着衣甜甜走到堆成小山般的礼品旁,“这些都是我给岳父准备的礼物,昭昭来掌掌眼?”

衣甜甜看了两眼,发现大多都是上好的笔墨纸砚,还有几套诗书孤本。

一看便是花了心思的。

她低声道:“父亲必定都会喜欢的。”

景启文这才让人将礼物搬上了马车。

又揽着衣甜甜往内室走,“昭昭去换衣服吧,然后就回衣府。”

燕王府离衣府不远不近,约莫一个时辰便到了。

衣晁已经领着家仆在庭院中等着了。

一见两人走下马车就要跪下,“微臣恭迎……”

双膝才微弯,就已经被景启文扶住了。

“岳父大人不必讲这些虚礼。”

衣甜甜心下微震。

即便是前世景启文尚在利用她时,也没有免去父亲跪拜之礼。

如今竟然肯做到如此地步?

衣晁早就命人备下酒宴。

他如今只剩这么个独女,又心疼她生母早逝,因此回门宴办得热热闹闹。

见衣甜甜眼下两团乌青,便笑道:“昭昭去歇一会吧。”

又朝景启文道:“王爷不如同微臣去书房闲话?”

衣甜甜心中凛然一瞬。

难道父亲又要像前世一般,助景启文登上皇位?

那岂非又会落一个兔死狗烹的下场?

直到后来回了燕王府,她也没问出父亲到底和景启文说了什么。

景启文只将她搂在怀里,握住她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写那首诗——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留明待月复,三五共盈盈……”

他用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说:“昭昭,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那时,衣甜甜不懂他是何意。

直到中秋当日。

两道诏令从宫中传出,震惊了整个大景。

一是太子失德,即日起废弃,终身幽禁;

二是二皇子册为嘉王,前往邺州就藩,三皇子册封为和亲王。

这就是明摆着要将皇位传给三皇子了。

衣甜甜听到诏令的时候十分震惊。

前世太子被废后,景启文在她父亲的暗中支持下得悦君心,被封为燕亲王。

不久之后就被册封为太子了。

怎么这世的结局完全不一样?

正满心思绪时,就见景启文走了进来。一身轻松,毫无野心落空的失望。

“昭昭,怎么站在风里?我回来时在路上看到卖糯米糕的,想起你爱吃,特意买了点。你试试可否合口味?”

说罢伸出手,掌心托着两个荷叶包的糯米糕。

衣甜甜打量着他的神色,忍了又忍,还是问了出口。

“皇上封了三皇子……那你呢?”

虽然说得含糊,却能听出她的言下之意。

景启文揽着她往里走,“三哥是仁厚之人,绝不会为难我们。”

这便是明明白白地表明他不会去争皇位了。

衣甜甜顿住脚步,十分不解:“你,可是你……”

你不是要为瑶妃争气吗?不是一直想要那个位子吗?

景启文停住脚步,捧着衣甜甜的脸,轻声道:“昭昭,若我当了皇帝,以后就要三宫六院,娶各种女子。”

“你会不开心的。”景启文目光灼灼,眼底只有衣甜甜一人。

“昭昭,为了你,我不要皇位。”

第四十二章

衣甜甜眼前朦胧一片。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糯米糕滚落在了地上,景启文急急将她揽入怀中。

“昭昭,你不要哭,是我自己愿意的。”

“昭昭,我只要你就够了,这辈子只要有你,我便满足。”

“昭昭,母妃也不在乎我是不是当皇帝,她只想要我和你安稳度日,再生一个孩子,昭昭我们生个孩子好不好?”

衣甜甜被他紧紧搂在怀里,听他一遍遍地叫着“昭昭”。

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前世她那么期盼的一切,如今就在她眼前。

而因为前世的伤害而筑起的心防,在这一刻彻底瓦解。

这辈子,她不会再走向那样的穷途末路了。

衣甜甜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寒哥哥,寒哥哥……”

景启文一遍遍地回应她:“我在这,昭昭,我在这里。”

不知道是谁先吻上的谁。

等衣甜甜回过神来,她已经被压在了床上。

自成亲以来,因着她心里的防备,两人一直没有圆房。

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决定,把自己交给景启文。

床幔轻摇,一室旖旎。

三个月后。

瑶妃看着坐在一起的两人,脸上满是慈爱。

“昭昭,今天的菜是母妃亲手做的,可还合你的口味?”

衣甜甜看着眼前精致的菜色,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反胃。

但她不肯辜负瑶妃的心意,便夹起一块云腿放入口中,笑道:“母妃的手艺,不输于宫中御厨。”

瑶妃喜笑颜开,又亲自夹了菜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