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的冷白皮,在海市这种紫外线高得吓人的地方,男生大多数都是晒得黝黑。
偏偏周景深好像天生就晒不黑一样,甚至比整天防晒的女生,还要白上几分。
这一瞬间,季茜茜好像丢了神,傻愣愣地盯着男人的脸看。
好牛逼一张脸!
周景深见她发呆,催了下,“火。”
季茜茜这才回过神来,耳垂微微发烫,手里拿着打火机,凑近男人。
手指轻轻拨开打火机的盖子,拇指滑动齿轮,没打上。
她又试了一次,还是没打上火,正要试第三次,一双修长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拇指带着她的拇指,她听到打火机齿轮滑动的声音,一束蓝紫色的火苗冒了出来。
她的视线里,男人那张放大的俊颜就凑了过来。
周景深嘴里咬着烟,火苗把烟支点燃,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她能够清晰地看到男人脸上的肌肤纹理。
皮肤白皙细腻,天生好看的唇色,像是会蛊惑人心的男妖精。
男人点燃了烟之后,就松开了手,往沙发的靠背一靠,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口烟圈。
季茜茜垂下头,盯着自己穿着拖鞋的脚尖,手心冒汗,被男人触碰到的手背仿佛还残留着余温和电流。
周景深吸了几口烟之后,看了她一眼,问了句,“你身上什么味?”
季茜茜抬起胳膊闻了闻,“什么味?”
周景深想起了她刚刚吃了椰子冻,难怪身上有股奶香奶甜的椰奶味。
“你还有椰子冻吗?”季茜茜问。
周景深笑了下,站起身,“带你出去吃。”
季茜茜跟上男人的脚步,有些为难,“但是我哥哥不是要回来了吗,万一他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
周景深停下脚步,“你哥回来还要一段时间,我知道有个店的椰子冻特别好吃,你不想去试试?”
别墅外边传来超跑的轰鸣声。
少女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小碎步跑出去,“我哥回来了!”
一辆炫酷的兰博基尼毒药,正在缓缓驶入别墅,在院子里停稳。
“哥!”季茜茜兴奋地对着季行舟招手。
季行舟刚下了车,一道娇小的身影就朝着他冲了过来,抱住了他的腰。
“哥,你怎么才回来啊,我回海市,你也不来接我,那么多年不见,难道你就忘了我这个妹妹了吗?”
季茜茜亲昵地对着季行舟撒娇,小嘴叭叭的,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季行舟摸了摸少女的脑袋,“我哪里会忘了你,要不是妈妈说你身体不好,不让我去打扰你,我肯定早就去看你了。”
“哥哥,让我看看你,你好像变了很多,和小时候不一样了,难怪我回来的时候,还会认错人。”
“认错人?”季行舟一抬眸,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周景深。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
男人单手插兜,站在门口的阶梯上,正在吞云吐雾,眼神望着他们这边。
季行舟带着季茜茜走过去,喊了他一声,“深哥。”
周景深没应,眼神还有点责怪的意味,季行舟纳闷,他是哪里得罪了深哥吗?
好像也没有吧。
周景深转身就往别墅里走。
季行舟看着季茜茜问,“你刚才是不是惹深哥生气了。”
季茜茜摇头,“没有,对了,我刚刚就是把他认成你了,他叫深哥是吗?”
“他全名叫周景深,是你哥哥我的好大儿。”季行舟搭上少女的肩膀和她解释两人之间的关系。
“好大儿?哥哥你什么时候有儿子了?那我嫂子是谁?”
“不对啊,你那么年轻,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儿子呢?”少女仰着头,一脸天真的问。
季行舟瞬间就噎住了,季茜茜自打出生,脑子就比一般的小孩发育的慢,虽然已经治疗好了,但是很多事情,理解的比较慢。
他耐心解释,“这个儿子和那个儿子不一样,总之就是关系很好。”
“所以你们是好朋友对吗?”少女又问。
季行舟摸了摸她的脑袋,“对,很铁的朋友。”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走进了别墅。
客厅里围满了比基尼美女,季行舟懊恼地拍了拍脑门。
“各位姐姐妹妹们,今天麻烦你们先回家,下次再来玩。”
比基尼美女们一个一个对着季行舟和周景深抛媚眼,飞吻,然后就乐呵呵地走了。
别墅的dj被季行舟关掉了,人也散完了,变得安静了下来。
“你在外面潇洒就算了,还把美女全部赶走了,你几个意思?”周景深阴阳发话。
“这不是还有小朋友在嘛,可别带坏了我妹。”季行舟摸着季茜茜的脑袋,对着周景深说得理直气壮。
周景深看了眼少女,一双清凌凌的圆眼,又大又黑,还湿漉漉的,黑白分明,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一看就是被家里保护得很好的小娇花。
他走向季茜茜,俯下身子,两人四目相对,对着她笑得又蛊又欲,“看在妹妹的面子上,这件事我就不计较了。”
季茜茜对着他眨了眨眼,不太听得明白。
哥哥和周景深不是很好的朋友吗?为什么还要看她的面子呢?
她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
周景深站直身子,摸了摸她的脑袋,只觉得这样的她莫名的有点可爱。
“我人也回来了,你可以走了。”季行舟在沙发上躺下,一双大长腿架在面前的矮桌上。
周景深在季行舟身旁坐下,一副大爷样,“谁说我要走了,天都黑了,借你一间客房,总可以吧。”
男人的话虽然是说给季行舟的,但是眼神的余光却是放在站着的少女身上。
季行舟就跟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你不是嫌我别墅女人多,脏吗?怎么今天就在我这里睡了?”
“废话那么多。”周景深回。
季茜茜突然想起来,今天妈妈交代的事情,看了一眼时间,天已经完全黑了。
她丧气的垂头,“今天妈妈叫我来喊你回家吃饭的,但是这个点,他们早就吃完了。”
然后她又摸了摸身上,“我手机呢!”
季茜茜着急地往泳池那边走过去。
周景深想起她根本不会游泳,也跟着她一起过去。
季行舟懒洋洋地从沙发上起身,“不就是一个手机,丢了就丢了,明天哥哥带你买新的。”
季茜茜小跑过去,跪在泳池边上,探着脑袋往泳池下面望过去。
周景深从身后拉住少女的手臂,“待会落水了,可别怪我。”
季茜茜回头看向周景深,“我的手机肯定掉在里面了,怎么办?”
周景深笑了下,反手脱掉了身上的衣服,丢在她脸上,直接往水里跳。
扑通——
溅起的水花刚好淋湿了盖在她脸上的衬衫,季茜茜把衬衫扯走,就看到男人如同一条矫健的水鱼,游刃有余地沉到泳池里。
季行舟慢悠悠地走过来,站在岸上,看着水里的周景深。
“深哥,不就一个手机,有什么好捞的,买一个不就行了,捞上来,估计都用不了了。”
“奶奶说,不能浪费钱,要勤俭节约。”季茜茜反驳。
一轮明月高高悬挂在天空,月亮的影子映在水面上,像是月亮掉进了水里,随着水波晃动着。
没一会,周景深就从泳池里冒了出来,季茜茜下意识往后退开了点距离,生怕水花溅到自己的身上。
男人把额前碍事的刘海往脑后撩,水珠顺着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俊颜往下滑。
他笑得很撩,一双黑眸很亮,把手机丢到了少女身上。
“看看,还能不能用。”
季茜茜用把手机往身上额度浴袍擦了擦,点了点屏幕,开心的笑了,“亮了,竟然没坏。”
周景深坐在泳池边上,季行舟给扔了一张干净的毛巾给他。
男人随意地擦了擦,侧着脸,看着少女摆弄着手机。
“妹妹,我帮你找回了手机,你要怎么谢谢我?”
“你想我怎么感谢?”少女发自内心开心的问,唇边还带着笑意,白嫩的脸颊上有两个淡淡的酒窝。
季行舟插了句,“深哥,不就捡个手机,还要感谢?”
他没听错吧,深哥一般对女人不是挺大方的?怎么对自家兄弟的妹妹,还想要感谢了?
季行舟拉起坐在地上的少女,“走了走了,他平时对女人可大方了,你有啥能让深哥看上的。”
季茜茜被季行舟推着往别墅里面走,她不好意思地回头,看了眼坐在泳池边上的男人。
在季行舟看不见的视角里,周景深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微信二维码的界面指了指,示意她加个微信。
季茜茜看了眼男人的二维码,然后就被推进了别墅里。
“早点休息,就算是放暑假,也不能熬夜,知道吗。”季行舟叮嘱着她。
季茜茜乖乖地往楼上走,找了一间海景客房,就休息了。
笨蛋甜妹被哥哥的兄弟盯上了季茜茜周景深小说免费阅读-精选好书笨蛋甜妹被哥哥的兄弟盯上了
半夜。
一股尿意来袭,季茜茜掀开被子,打开了床头的灯。
上了厕所之后,又刷了一会手机,全是美食的视频,看着看着肚子就饿了。
季茜茜走出房间,下了楼,想要去找点吃的。
刚好就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站在冰箱门口,手往冰箱里拿着东西。
“哥哥?”季茜茜不确定的问。
周景深听到动静,关上门,看向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少女,挑了挑眉,“饿了?”
季茜茜走过去,“你怎么知道?”
“猜的。”男人漫不经心的回,手里拿着冰啤,去沙发上坐下。
季茜茜打开冰箱,看到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椰子冻,开心地抱了出来。
她挨着周景深坐着,开心地打开椰子的上盖,挖了一大勺椰子冻,突然想起什么,递给了男人。
“你吃吗?”
男人看着又甜又奶的椰子冻,“不吃。”
季茜茜毫不犹豫反手就送进了自己的嘴里,冰冰凉凉,qq弹弹混着上面的各种小料,简直好吃的要命。
周景深见她吃的开心,拿起自己的手机说,“妹妹,加个微信。”
男人用的是陈述句,而不是问句。
季茜茜嘴巴塞得满满的,像一只小河豚一样,她抓起自己的手机,“我加你。”
周景深眼里闪过一抹笑意,唇角微微勾起,打开了自己的二维码。
少女扫了二维码,加了好友。
周景深秒回,看着她的头像,点开那张图,是她自己抱着一只可爱的小猫。
少女蹲在地上,怀里抱着猫咪,垂着头,侧脸柔美纯净,皮肤白晰。
不知怎么,周景深就点了保存,可能就是单纯的觉得好看吧。
然后他就无聊地打开自己的朋友圈,清一色的美女图片,全是性感又清凉的类型。
刷着刷着,突然就觉得没什么意思,按灭了手机,搁在桌子上。
男人撑着脑袋,安静地看着季茜茜吃着椰子冻。
季茜茜察觉到男人的视线,抬眸看了男人一眼,心里挣扎了好久,才问了句。
“你要不要吃点?”
季茜茜不是藏事的人,心里想什么,都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周景深一眼就看了出来,“放心吃你的,我只是觉得无聊,对它不感兴趣。”
听了话,季茜茜吃的更加快了,大口大口地吃,生怕慢了。
回了房间,季茜茜给季行舟编辑微信。
茜茜:【哥哥,你朋友他好像挺喜欢吃椰子冻,但是他又不好意思吃我的,然后我怕他后悔,很快就把椰子冻吃完了。】
茜茜:【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茜茜:【毕竟,今天那位哥哥也帮我捡了手机,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小气?】
第二天中午,季行舟从睡梦中醒来,看到了季茜茜的微信。
季行舟:【这家伙不喜欢又奶又甜的味道。】
季茜茜看着哥哥的消息,满意的笑了。
季行舟拖着懒洋洋的步伐,推开了周景深的房门,果然不出他的意料,深哥还在睡着。
黑色丝质的被子半盖在腰间,漏出了男人精壮光洁的膀子,每一处的肌肉线条都恰到好处,肤色很白,但是又不娘。
在海市这种天气,他都晒成了小麦色,看到周景深这样的肤色,季行舟忍不住上手,拍了拍男人的肩。
“深哥。”
周景深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眼睛都没睁开,扯过床上的一个枕头,精准地往季行舟身上砸过去。
“滚!”
季行舟还想说点什么,想到周景深的脾气,转身出了门,刚好就碰上了刚刚起床的季茜茜。
少女穿着白色的睡裙,刚洗完脸,脸上的水珠还没擦干净。
一只胳膊拦住了她的去路,“茜茜,帮哥哥个忙?”
“什么忙?”季茜茜乖乖地问。
季行舟搭着她的肩,转了一个方向,站在周景深的房门口。
“帮哥哥把他叫醒,醒了一会给你零花钱,怎么样?”
她往床上的男人看了眼,周景深睡得正香,脸上为难,“哥哥,还是算了吧。”
说完,季茜茜转身,就想要溜走。
季行舟双手合十,“拜托拜托,要是我去叫,深哥醒了不得揍我一顿,你是女孩子,他对女生还是很绅士的,你就帮帮哥哥这个忙。”
“好吧。”季茜茜认命地往里走。
“周景深。”
“周景深。”
她站在床边喊了两声,男人并没有醒的迹象,她回头看了一眼季行舟。
季行舟示意她推推男人,她跟着照做,刚想推推男人的肩膀,但是看到他没穿衣服,就改了一个位置,推了推男人被子下面的腰。
“周景深。”
黑暗中,仿佛听到了一声又软又甜的嗓音,男人眼皮动了动,睁开双眸,视线从模糊变得清晰。
一张白嫩精致的脸蛋出现在视线中,圆溜溜的大眼,秀挺的鼻子,小巧的下巴,粉嫩的微笑唇。
周景深瞬间就来了精神,从床上坐起身,“妹妹来了。”
季行舟见周景深醒来,才往里走,他就知道,深哥对女人一般都是挺绅士大方的。
“什么事?”周景深对着季行舟问。
“深哥,咱们看上的那个酒吧,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外国老板也看上了,黄国中反悔了,想卖给别人。”
周景深站起身,拿起沙发上的衬衫,随意地往身上穿,边穿边往外走,“跟上。”
季行舟看了眼季茜茜,“茜茜,哥哥还要处理点事情,你先在家待着,要是无聊的话,也可以回爸妈那边。”
季茜茜还想说点什么,季行舟就急冲冲地往外走,跟上了周景深的脚步。
两人都出了门,别墅里只剩下了季茜茜一个人。
她简单地吃了阿姨做的午饭,抱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她已经回到了海市,见到爸爸妈妈和哥哥,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顾帅分享自己的喜悦。
茜茜:【顾帅哥哥,我已经回到海市了】
茜茜:【我在这边一切都好,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很想我】
茜茜:【我还吃到了最喜欢的椰子冻,还是以前的味道,等开学了,我给你买点,让你尝尝?】
三条消息发了出去,那边的人并没有立刻回复自己。
她又往上翻了翻两人的聊天记录,大多数都是她在找顾帅,而他只是简单的回复一个嗯字。
甚至连消息都不会回复她。
但是没关系,这些,季茜茜都习惯了,因为顾帅哥哥和她说过,他很忙。
她点开少年的朋友圈,里面什么也没有,顾帅哥哥从来都不喜欢发朋友圈,和大多数男生一样。
季茜茜郁闷地退出微信,一想到等海大开学,就可以见到顾帅哥哥了,脸上就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少女开心地站起身,转了一个圈,白色的裙摆飞扬,露出纤细白皙的小腿,像是一只漂亮的花蝴蝶一样,飞到了厨房里。
她哼着歌,拿出了几个鸡蛋,给自己做点心。
-
皇家御澜酒店,414号房门口。
周景深看了眼门牌号,问了句,“消息没错吧。”
“深哥,你放心,肯定没有问题,绝对是这里。”季行舟和他保证。
周景深按了按门边上的门铃,不耐烦地等着里面开门。
等了几十秒,里面还是没有动静,他又多按了好几次,门铃的摧残声响个不停,意味着男人的耐心也到了极点。
“谁啊?催命呢?”不满的咆哮声从门里面传过来,门也被从里面打开了一道微小的缝隙。
门一打开,黄国中就看到了门外站在着的江周景深和季行舟,吓得他反手就把门给关上了。
但是他的速度还是慢了点,季行舟一只手按住了门,往里推,周景深直接踹门。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