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别墅,泳池party。
dj的音响声萦绕在别墅的每一个角落。
“都是出来玩的,别太当真,分手吧。”男人懒散又磁性的声音传来。
季茜茜下意识就停住了脚步,一双好奇的眸子往泳池那边打量,试图寻找哥哥季行舟的身影。
一个修长的背影撞进了她的眼帘。
男人懒洋洋地站在阳光下,宽肩、窄腰、翘臀长腿,身边环绕着好几个性感火辣的比基尼美女。
“你之前不是说喜欢我这样的吗?胸大,屁股翘,身材好的。”一个穿着暴露,眼眶通红的金发美女,不甘心地抓着男人的衣角问。
金发美女说着,就挺起了自己傲人的胸脯。
男人毫不留情地扯走了女人手里那点布料,语气不耐,“行了,我的话只说一遍,别再来纠缠我。”
其他比基尼美女见到周景深根本不搭理这位女人,都是一脸得意又鄙夷地看着她。
整个海市,谁不知道周景深换女人的速度,比换衣服还要快,只要让这位爷不爽了,说分手就分手,丝毫不带一点情面。
金发美女不甘又留恋地看着男人英气的侧脸,只好踩着高跟鞋,扭着屁股走了。
季茜茜观察着男人好一会,身材好,女人多,人又渣,一看就是哥哥季行舟没错了!
她一路小跑过去,穿过落地窗,从身后抱住了男人的腰,兴奋又开心地喊了一声,“哥哥!”
所有人都一脸震惊地看着闯进来,抱着周景深的少女。
周景深身后软软的,他皱了皱眉,垂下黑眸,看着自己腰间多出来的一截白嫩嫩的手臂。
在阳光下,白里还透着淡淡的粉色。
男人挑了挑眉,手一拉,就把身后的少女扯了过来,两人四目相对。
他拍了拍少女的脸颊,“乱认什么哥哥,想讹我钱?”
季茜茜圆溜溜的水眸里,全是疑惑的神色,脸上有些许无措。
“哥,我是茜茜啊,你不认识我了?”
周景深盯着少女软萌清纯的脸蛋,长得倒是挺漂亮的。
但是仅仅只到自己胸膛的娇小个子,根本不是自己的审美。
“什么西西,我还东东呢,我虽然对女人大方,但是你们也不能上赶着捞钱吧。”
周景深说着,就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其他比基尼美女上前,在周景深和季茜茜中间形成了一堵肉墙,隔开了两人。
季茜茜急得不行,连忙解释,“长得帅,女人多,不就是我哥哥吗?而且这里还是海天别墅!”
周景深没什么耐心,“赶走!”
比基尼美女们上前,架起她的手臂,拖着她,往外走。
“就你这样的,还想来搭讪深哥,小妹妹,别做梦了!”
季茜茜边挣扎,一边喊着,“什么深哥,我不认识,我是来找我哥哥季行舟的。”
周景深听到了少女的声音,视线猛地往那一挪,“等等,把人带过来。”
-
季茜茜坐在沙滩椅上,望着泳池的水绵延到无边的海洋,脸颊发烫,烧到了耳朵。
没想到刚回海市,就认错了人……她已经十年没见过哥哥的样子了......
周景深坐在她对面,把果盘和冰饮往她那边一推,手里拿着手机正在和季行舟通话。
“过来接人,你妹找过来了。”
“我妹妹可多了,你说的是那个妹?”季行舟正在和美女玩得火热,腔调流里流气的。
“快给我滚过来,还能有那个妹?你亲妹!”
季行舟这才想起来,“深哥,我这边暂时还走不了,你先帮我照顾下。”
“她喜欢吃椰子冻,你帮她买点。”说完,季行舟就挂断了电话。
周景深抬眸,就对上了红着眼眶的少女,黑眸里蓄满了泪水,瘪着嘴,一脸委屈模样。
他这人最烦的就是动不动就哭的女人。
“我哥他是不是不想管我了,我才刚刚回家,他就不要我了。”
“呜呜呜——”
“早知道我就不过来,哥哥有了别的妹妹,我这个妹妹又算什么。”
“呜呜呜——”
季茜茜委屈地抹着眼泪,大哭出声。
“闭嘴!”周景深烦躁地按了按太阳穴。
季茜茜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他,捂着自己的嘴,强迫自己不哭出声。
泪水决堤地往下泄,肩膀一抽一抽的,看着可怜又委屈,跟只被抛弃的小兔子一样。
周景深烦躁地把手机往桌子上一丢,“想不想吃椰子冻?”
季茜茜吸了吸鼻子,乖乖地点头,怯生生地看着男人。
周景深给她叫了外卖,没一会外卖小哥就把冰镇的椰子冻给送到了海天别墅。
又白又q弹的椰子冻摆在桌子上,上面还洒满了各种小料,她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
周景深翘着二郎腿,对着她点了点下巴,“快吃,吃完了就别哭了。”
坐在她身旁的比基尼美女,讨好的给她递了一张纸巾。
她感激地看了一眼,接过纸巾,擦了脸,抱起椰子冻,一勺一勺地往嘴里送。
椰子的清甜混着淡淡的奶香,果然还是小时候的味道。
周景深瞥了少女一眼,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吃着椰子冻。
少女垂着脑袋,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脑后,椰子冻抱在腿上,嘴巴那么小,腮帮子塞得鼓鼓囊囊的。
原来是个吃货。
周景深就这样看着她吃完了一整个椰子冻。
他周围坐着的比基尼美女们,就算心里吃醋,也不敢表现出来。
毕竟坐着的是季行舟的亲妹妹,谁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给她甩脸色。
见季茜茜吃完了,周景深问,“还想吃什么?”
季茜茜放下椰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虽然很饱了,但是嘴巴还是很馋,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吃了。
只好摇了摇头,“不吃了,谢谢你。”
“你是我哥哥的朋友吗?”少女好奇地问。
“我是他老子!”周景深想起季行舟泡妹,让自己带妹的行为,就浑身不爽。
季茜茜听了男人的话,瞪大了水眸,“我有爸爸了,不要后爸的。”
“哈哈哈哈哈——”少女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笑出声。
笨蛋甜妹被哥哥的兄弟盯上了(季茜茜周景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茜茜周景深小说免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周景深唇边带着笑意,打量着少女的模样,看着又纯又乖,就是脑子不太灵光。
“要是有你这样的女儿,不得累死我。”
动不动就哭鼻子,谁能受得了,要是他亲妹,绝对会被他好好教育教育。
也就季行舟,才有这样的妹妹,一点血性都没有。
坐在周景深身边的美女,看着他心情不错的样子,大着胆子,往男人身上一靠。
“深哥,你看我这样的女儿怎么样?”
女人眼神带媚,身材火辣,性感高挑,就跟开了屏的孔雀一样。
“别跟我发骚。”周景深拿起桌子上的冰饮,喝了一大口。
女人识趣地从周景深身上起开,不敢造次。
季茜茜盯着男人手里拿着的冰饮,想开口,又欲言又止的模样。
周景深挑了挑眉问,“想喝?”
季茜茜不好意思地摇摇头,“刚刚这杯,是我喝的。”
季茜茜穿着白色的短裙,乖乖地坐着,背脊挺直,裙摆下的腿白得跟块嫩豆腐似的,膝盖关节处透着粉色。
黑白分明的眸子,干净又水灵,在一群比基尼美女中,格外具有辨识度的长相,只一眼,就能让人感受到一股清凉感。
周景深扯着唇,笑得很痞,把手里的冰饮缓缓推到她的面前。
盯着她那张纯美的脸庞,语调很撩,“还你。”
季茜茜活了十八岁,都没有遇到过男人那么明显的撩拨。
她慌乱地垂着头,躲开周景深的视线,但是不小心瞥到了周景深没有扣好的衬衫。
胸肌的轮廓隐约可见。
热气顺着少女白玉的脖子,爬上了脸颊,瞬间把白嫩的脸变成了粉色。
她紧张地揪着自己的裙摆,把头垂得更低了。
周景深凑近了她,不怀好意的补了句,“还给你留了点,别介意。”
季茜茜不敢抬头,就算是空调对着她吹,她身上的热气还是在不断的汇聚。
“深哥,别老是逗人家啦。”
“你看妹妹脸都红了呢。”
季茜茜下意识就摸了摸脸,只想找个地缝溜走。
周景深懒洋洋地靠在沙发里,目光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少女泛红的脸颊。
逗逗脸都能红,还挺有趣。
季茜茜实在受不了男人的目光,感觉如坐针毡,不管做什么动作,做什么姿势,都很别扭。
“我先回去了,再见。”她站起身,视线都没敢和周景深对视,说完就要跑走。
周景深好不容易找到了乐子,怎么可能放她走。
脚一伸,少女惊呼一声,“啊——”
身体失去了平衡,白色的裙角飞扬,眼看着就要四仰八叉地掉进泳池里,吓得她赶紧闭上了双眸,屏住了呼吸。
只见一道矫健的身影,如同猎豹一样,快速的抱着少女的身子,揽着她的纤细的腰肢,然后两人一起往泳池里跌下去。
扑通——
蓝色的泳池溅起巨大的水花,水花撒到岸边比基尼美女的身上,浇了她们一身。
“深哥!”所有人都发出惊呼,看着跌进池子里的两人。
四面八方的水朝着季茜茜涌了过来,求生的本能,让她在慌乱中她挥动着双手,踢着双腿。
腰间的手臂紧紧地圈着她,她不知道的是,男人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胡乱比划。
接着一股力拖着她的腰往上走,身子冒出了水面,季茜茜重新得到呼吸,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带着咸咸海腥味的空气。
周景深把少女转了过来,季茜茜早被吓得红了眼,表情委屈巴巴的。
这回真的和落了水的小兔子一样。
“又哭?”
“我为了救你,也跟着落水了,给点面子,别哭了。”
周景深想说点什么,让她别哭,没想到话一出口,竟然变了味。
男人恬不知耻的话语,令她震惊地抬头,这回她是真的炸了!
“明明是你把我绊倒!”
“什么叫救我!”
“要不是你,我根本不会落水!”
她硬气的指责完男人,又开始委屈地想哭了,语气里带着哭腔,“我的衣服都湿了,怎么办,我要回家。”
少女边说着,边往岸上看,她上想去,但是又不会游泳。
“好,我带你去换衣服,别哭了。”周景深妥协。
周景深钻进水里,让少女坐着他的肩膀,把她举了起来。
季茜茜双手攀着岸边,往岸上爬。
周景深在她身后,皱着眉头,看着她身上湿透白色的裙子,把身上的印花衬衫一脱,把人盖了个严严实实。
双手撑着岸边,轻松一跃,就坐在了泳池边上。
在所有人的惊讶的目光中,周景深拉着季茜茜走了。
-
别墅大厅,周景深坐在沙发里,手里拿着手机,正在和人通电话。
“你现在过来?”
听到少女的脚步声,男人下意识往她那边看了眼,“再玩会,好不容易放松放松,你妹这里有我。”
周景深说完,挂了电话。
季茜茜离得远,对于男人谈话的内容听的不真切。
她走过去,在男人对面坐下,“我哥什么时候回来?”
少女穿了一件浴袍,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白嫩的脸蛋和颈部。
周景深放下手机,“你哥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少女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
周景深,“骗你的,在路上了,你先看会电视,一会就到了。”
“这里就是你哥的别墅,他不回这里睡,还能去哪里睡。”
季茜茜这才重新坐了下来,担忧地说,“这可说不定。”
周景深看着她面前的烟和打火机,“帮我拿下。”
季茜茜拿起烟和打火机,往周景深那边走过去,递给他。
男人没动,“帮我拿一支。”
季茜茜,“你没有手吗?”
周景深笑了笑,“椰子冻,还想吃吗?”
听到椰子冻三个字,突然就感觉刚才吃的已经消化了,好像又饿了点。
季茜茜殷勤地抽出一支烟,周景深接过,咬在嘴里,侧着脸抬眸看着她,“点火。”
男人侧脸轮廓深邃又立体,黑色的碎发遮着额头,头发半干。
高挺的直鼻,下颌线清晰流畅,光是脸,就帅得惊为天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