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身子努力调整情绪。用凉水洗了脸,按照定位寻过去。

  沿路的积雪已经扫净,唐朵没让向北跟着,独自走出院子,顺着小路一直来到马路边的入口处。

  郁文舟一袭黑衣,独自挺立在路口。几株松柏在他身后,厚厚的白雪压枝。

  郊区冬日的北风,时不时把树上的积雪吹散一些,在空中飘舞泛着荧光。散落在他身上。

  唐朵:“这次的地址是真的,我找到你了。”

  郁文舟抿着嘴唇:“是真的,你找到家了。新的一年,第一天。老婆,谢谢你找过来,让我遇到你。”

  唐朵仰着头,眼睛中映着朝阳和他:“是你找到我的。”

  郁文舟扶着她的两肩,亲了下她的额头。摊开掌心:“我可以帮你梳头发吗?”

  他手心里是一枚有些旧的头绳。黑色的线圈,橙红色柿子形状的吊饰。

  这是她曾经用过的头绳,并不贵重,大一时在校外的夜市地摊上买的,十元三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丢掉的。

  “有一次,偷偷去你们学校看你,从你兜里掉出来的。我捡起来,一直藏着。那个时候,就一直在想,如果可以亲手给你梳个马尾辫,就好了。”

  “老婆,可以吗?帮你梳个小辫吗。”

  唐朵点点头,把头发散开。

  郁文舟拢着她的背,给她梳了一个松松的马尾辫,像她上学时那样:“很美。”

  唐朵趴到他胸前,他的衣服很凉,双手冻得有些僵硬。

  唐朵把他的大手套进自己长长的袖子里。郁文舟怕冰到她,想把手抽出来,被唐朵紧紧抓住,攥在手心里捂暖。

  “老公,带我回家。”

  “回家。”

  *

  假期过后,唐朵继续忙娱乐盛典的筹备。

  成橙再没有任何消息,她在丰盈所谓的纪录片制作部也就此告吹。

  姐姐郁文嫒虽然没有过多打扰,但是隔天就会发条消息给她。说露晚服饰今年准备推广童装线,让她把童装和婴幼服饰也安排到综艺里。

  然后给她发童装小模特的照片,让她帮忙挑选。

  寓意明显,唐朵也不点破。

  不过照片里的混血宝宝着实可爱。

  这天,一年一度的娱乐盛典正式盛大开幕。

  唐朵负责红毯和采访区。

  红毯长五十米,两边已经架满各式的长枪短炮。最后十米长的星星形状金属拱桥。

  艺人走完红毯,穿过拱桥,进入采访区。在广告板上签名,拍照,然后在这里接受采访。

  采访区下就是各大媒体和知名主播的拍摄区。

  上次美食综艺,田沅收获颇丰。粉丝涨了百万,网上几乎都是好评,夸她主持功底到位,而且幽默有学识,是知性美女主持。

  作为丰盈娱乐重捧的明星主持,田沅和另一位知名主持古伟,共同主持红毯采访部分。

  按照往年记录,直播收看可达到上亿人次。而红毯部分一直是占据话题榜之首。

  田沅做好妆发,穿着漂亮的裙子等在红毯和采访区的交接处。

  这是她第一次直播主持,一下要面对多半个娱乐圈的艺人,难免有些紧张。

  唐朵在巡视了一圈场地,就过来给田沅鼓气:“沅沅,你是最棒的。”

  田沅按了按后腰的暖宝宝:“我肯定不会给你和妹夫丢脸。”

  下午三点,陆续有明星到场,第一个就是新晋影后。

  车门打开,闪光灯立刻开始咔嚓作响。

  影后一条腿优雅的迈出车子。脚刚放到红毯上,吱,后面急停了一辆亮黑色七座BMW保姆车。

  车门快速打开,当红小花一米零五的大长腿踩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抢先下了车。

  田沅歪头对唐朵说:“估计艳压的通稿已经提前准备好了。”

  唐朵低声:“不止,影后借的是R家去年秋冬款,当红小花是春季秀款首穿。她的经纪人让加一条关于服装的采访,我没同意。”

  田沅不解:“不想让她出风头?”

  唐朵笑:“你看晋哥和徐娜的采访稿,当然要捧自家的衣服了。”

  田沅:“我说呢,特意注明要提露晚服饰这几个字,给自己大姑姐免费做硬广啊。放心,我一定跟他俩多聊会,拍照时长也加倍。”

  “就要开采了,你忙,我去前面盯一下。”

  唐朵不放心前面走红毯的环节。毕竟前辈们说过,历年以来,即使准备得再充分,也会有各种事情发生。

  就像现在,她刚走过去,就正好赶上一个女明星脚崴,婀娜羸弱地倒在地上。

  身边和她抄绯闻的男演员,立刻蹲下仔细帮她查看双脚。然后缓缓把她扶起来。

  一只手深情扶着她的手臂,一只手仔细帮她提着裙摆,并肩缓缓往前走。

  这一缓,预定的每人最多三分半,就光明正大地变成了九分钟。

第184章红毯乃多事之地

  唐朵打开对讲:“红毯主持注意,红毯超时的,采访区时间按比例缩短。”

  田沅、古伟:“收到。”

  “艺统注意,以透露小道消息的方式,提醒所有经纪人。红毯和采访区时间共用,红毯超时,采访时长就会减少。”

  “艺统收到。”

  唐朵在心里的小本本记下,下次这点要提前通知。

  刚关上话筒,齐珊珊给她发了个消息:也就你敢。

  唐朵回:总要有人出头,这风气是要整一整的。

  郁文舟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红毯,听着耳机里唐朵的掷地有声。

  老婆越来越自信从容有风范,要全力支持。

  “把她所有M.L.Z.L.安排都记录下来,作为以后DM所有活动的红毯规范。”

  “是。”周延已经完全习惯老板的宠妻模式。老板娘就是衡量一切的准则,就是正义一方的绝对真理。

  接下来到场的是一线明星李斐,春节档的全家欢电影票房大爆。今天他特意带着两位戏里的萌宝一起走红毯。

  也不知道是为了安抚小朋友,还是故意给零食做广告。两位萌宝一人手里一包薯片。

  萌宝在戏里可以演五岁就掌握七国语言,能够黑掉红绿灯。但现实里只会边吃边掉渣。

  唐朵远远看到,赶紧按开对讲:“迎宾注意,不要让嘉宾拿着零食进场。如果撒到红毯上,后面的入场就要暂停。”

  两位小朋友很兴奋,没等迎宾和安保阻止,拿着开口的薯片袋就往红毯上跑。

  迎宾赶过去拦,小朋友手里的袋子已经掉在地上,撒了一地,还不小心踩了两脚。

  唐朵不得不又按开对讲耳机的话筒:“导播注意,镜头切采访区。”

  迎宾终于拦住了两个小宝贝。唐朵也走了过去。

  李斐追过来,看唐朵是主办方的人,忙道歉:“抱歉,是我没有看住。”

  “没关系,您注意别踩到。也别沾到衣服上,脏了不好处理。”

  唐朵穿着干练的西服套装,职业蹲姿,一边用湿纸巾给小朋友擦着手,一边温柔地说:“两位懂事的小可爱,拉着李哥哥的手走红毯好不好。走完红毯,姐姐有好吃的给你们。”

  “和姐姐说谢谢。”李斐弯下腰拉住小朋友。

  “谢谢漂亮姐姐。”小朋友奶声奶气很可爱。

  唐朵甜甜地笑:“真乖。”

  李斐向唐朵礼貌点头,带着小朋友向里走。

  唐朵立刻退出红毯,让直播转回李斐这里。然后安排迎宾暂停嘉宾入场,等保洁清理现场。

  前端一个正准备入场的小花米晓晓不愿意了。

  她一直盯着李斐,就是想和他一起走红毯,一起接受采访。没想到慢了一步,就被拦在了外面:“等我走完你们再收拾。”

  唐朵见她对着迎宾不依不饶,只得亲自过去解释:“多数艺人的服装都是借的高定。薯片沾到礼服上很难清洗,会很麻烦。”

  米晓晓见唐朵穿着职业装,挂着工牌,戴着对讲耳机,不屑道:“不就是高定嘛,我多的是。”

  唐朵:“我们也要考虑其他艺人。请稍等五分钟,很快。”

  米晓晓也是骄纵惯的,她背靠金主,主办方不敢得罪,一个小职员她是不怕的。

  推开迎宾就要往里走。

  唐朵糯糯的声线淡淡道:“红毯此刻没有直播,米小姐想白走一趟?”

  米晓晓指着唐朵的鼻子,狠狠道:“我记住你了,你等着。”

  一直跟着唐朵的向北,伸手想拨开米晓晓的手,被唐朵按住。

  唐朵看了下前方进度:“你还需要等三分钟。”

  米晓晓气得干跺脚。赶不上李斐,不能连红毯曝光都弄没。

  唐朵可不想在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