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桑不知道顾奕程为什么会这样误解她,但最初的盛怒消去,她已经冷静下来。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听到了别人的刻意曲解,但是,我和徐遒,只有医患关系。”

她说的笃定。

顾奕程刚刚辱骂洛桑的那些话,是他脑海里瞬间闪过的话语,事实上洛桑刚刚那一巴掌,也让他回过神来。

或许徐遒是喜欢洛桑的,但洛桑却绝不可能对徐遒有什么心思。

毕竟,她想要的东西,可是在他身上。

想到这儿,顾奕程既恼又烦躁。

说不清是因为什么,只觉得心里像堵着一把火,看到洛桑和徐遒有说有笑的时候,这把火就开始燃烧起来。

即便知道洛桑对徐遒无意,这把火也没有熄灭的迹象。

所以,他忍不住就刺她两句。

“穿成这样来见他,还笑得跟多花儿似的,你跟我说你们只是医患关系?”

洛桑没再辩解。

她穿的礼服很正常,面对徐遒也是干净纯粹的笑意,不知怎的,落入顾奕程眼中,却完全变了眼。

顾奕程,“喜欢他直说啊,我也不是不愿意成人之美。”

洛桑猛地抬头,正要说什么,顾奕程又道,“但是洛桑,做人是要有自知之明的,你觉得就凭你,徐家,看得上你么?”

洛桑不喜欢徐遒,又岂会在乎徐家看不看得上她,她低垂着头,轻声道,“你误会了,我和徐遒没有任何关系。”

顾奕程:“你最好是!”

男人居高临下,冷冷盯着她,“洛桑,野鸡永远是野鸡,飞不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

洛桑沉默。

顾奕程收回视线,头也不回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洛桑握了握手,她没想到,自己会控制不住打了他。

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被顾奕程这样一闹,洛桑开始和徐遒保持明确的距离。

因此,徐遒忽然就发现,洛桑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对他的态度变得特别淡漠。

他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洛桑一直回避和他单独相处。

见过徐老爷子,将寿礼送出去后,洛桑和徐曼曼说了一声,便提前离席。

徐曼曼也没想到洛桑这么着急走,但洛桑搬出医院有急事做借口,人命关天,徐曼曼没有硬将人留下的道理,只能让洛桑离开。

徐曼曼不是没看出洛桑对徐遒的态度,洛桑对徐遒无意,而且表现得很明确,“弟弟,她好像不喜欢你啊。”

徐遒抿唇,一言不发,眼底带着难过。

-

从酒店离开,洛桑直接回望江别墅。

顾奕程没有回来。

洛桑坐在浴缸里,想起顾奕程的话,她把最近她跟徐遒的经过仔细回想了一遍。

除了徐遒看到她总是脸红以及不敢跟她对视以外,徐遒并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甚至在今晚前,徐遒也没有跟她多说过一句话。

她依然无法确定徐遒是不是喜欢她,她也不在意。

但既然顾奕程会误会,那她会保持跟徐遒的距离。

洛桑从宴会离开没多久,顾奕程也离开了。

他看着洛桑上车离开,他坐在车里,没有跟上去。

转道,他在梵谷门口停下车。

顾奕程一坐下就开始喝酒。

一杯接一杯,黑着脸,不理人。

唐诺庭不在。

更没有人敢招惹他。

顾奕程那一块儿区域,无人敢凑过去。

顾奕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

他有种本事,即便已经醉醺醺,也能叫人瞧不出来。

他起身,面无表情朝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外站着两个人。

顾奕程听到二人道。

“勋哥最近怎么了?他看起来心情很不好,每天都喝好多酒。”

“我听说勋哥之前带走了梵谷一个女人?”

“我知道,我当时就在场,我跟你说啊,我还看到勋哥抱着那个女人喊过洛桑的名字。”

“洛桑?”

“不过别说,那个女人有些角度确实和洛桑很像!”

“这么刺激?这怎么有点替身那个味道?”

“替身?怎么可能?洛桑那么喜欢勋哥,勋哥可从没正眼瞧过她!真要找替身,也是洛桑找替身,怎么会是勋哥?”

“不知道,我总觉得勋哥和洛桑之间挺奇怪的,你说,勋哥会不会其实……是喜欢洛桑的?”

越说越离谱。

顾奕程突然走出来。

正讨论得起劲的俩人吓了一跳,纷纷后退,“勋、勋哥……”

顾奕程淡漠望着其中一个男人,“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喜欢洛桑?”

那人被噎住,怕惹怒顾奕程,抬手就往自己脸上扇了几巴掌,“对不起勋哥,我刚刚那都是胡说的!是我口无遮拦,是我口无遮拦!”

顾奕程满脸阴翳,“你听好了,我顾奕程,永远不可能喜欢洛桑。”

“什么我喜欢她这种荒谬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明白么?”

男人不住点头,“我知道了勋哥,我绝对不会乱说的!”

顾奕程转身,漠然离开。

他喜欢洛桑?

笑话一个。

第73章洛桑有一个未婚夫,她很爱他

顾奕程回到望江别墅。

他一进门,洛桑就闻到浓重的酒味。

洛桑下意识想去扶他,顾奕程冷冷避开。

男人径直上楼,洛桑去厨房煮醒酒汤。

十分钟后,她将汤送到书房。

顾奕程没有阻止。

他面无表情看着洛桑忙前忙后。

耳边无故响起他在梵谷听到的话。

那真是他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他喜欢谁都有可能,唯独不可能是洛桑。

-

顾奕程第二天醒来,觉得胃有些不舒服,他揉了揉胃,什么也没说。

他下楼时,洛桑已经做好早餐,不再是营养餐,多了意面和三文治,但少不了的养胃汤。

看着那养胃汤,顾奕程觉得胃里的不适更加明显。

但看着洛桑做的这些,他无动于衷。

洛桑越在意他的胃,他就越不想让她如意。

他面上冷漠,装得好,洛桑并没有发现他胃不舒服。

他没看洛桑,转身便走。

知道自己出口挽留也没有用,洛桑只是沉默。

徐遒的事情她已经解释过了,他不信,她没有办法。

让洛桑松口气的是,徐遒已经出院了。

短时间内,洛桑和徐遒不会产生交集。

她想得好,却没想到,徐遒会来医院找她。

徐遒是和徐曼曼一起来的。

徐遒依旧红着脸,眼底还有几分慌乱。

洛桑心下一叹,他这样,也难怪顾奕程会误会她和徐遒的关系。

徐遒像是没好意思开口,徐曼曼道,“阮医生,不好意思啊,出院了还来麻烦你,但小遒今天早上起来忽然说觉得腿有些不舒服,你要不给他做个检查?”

一听跟病情有关,洛桑顿时正色。

然而,一番检查下来,徐遒却总是支支吾吾,洛桑察觉到什么,下意识要去看徐曼曼,发现徐曼曼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徐遒表情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见状,洛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腿疼只是借口,徐遒就是来找她的。

洛桑垂下手,身为医生,以温和的态度面对徐遒,“徐遒,你的腿恢复得很好,并没有出现突发状况,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徐遒看了洛桑一眼,脸红红的,但表情却有些萎靡,他人高马大的,看起来像只被欺负的大狗狗。

他说,“阮医生,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洛桑,“没有啊,怎么这么说?”

徐遒鼓起勇气,直愣愣望着洛桑,“那阮医生昨天……为什么变得那么冷淡?”

洛桑,“抱歉徐遒,我不是突然变得那么冷淡,我生性如此,是个慢热的人。”

徐遒将信将疑,“真的吗?”

“你……真的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才对我……”

洛桑沉默了下。

徐遒没有做错什么。

洛桑不想被怀疑她和徐遒关系不纯,她不确定徐遒对她是什么态度,但她知道不管怎样,她都不能给他希望。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