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顾奕程动怒,自知闯祸的陶全第一时间要去拽洛桑。
洛桑侧身避开。
洛桑直直望着顾奕程:“我听说你受伤了,来找你。”
陶全没想到洛桑会直接说出来,不由一慌。
顾奕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满脸不耐,吼道:“都给我滚!”
顾奕程一发话,其他人瞬间跑了,陶全也顾不得将洛桑带走,深怕被殃及池鱼,头也不回逃了。
偌大的包厢顷刻间安静下来。
洛桑动了动,她走到温莹莹面前,还没来得及说话,顾奕程直接挡在温莹莹面前,居高临下,冷眼:“你要做什么?”
他一副护短的姿态,洛桑又是一愣:“我没要做什么。”
她只是想请温滢滢先离开。
温莹莹似是看穿了她的念头,拿起包,从顾奕程身后走出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落,她越过顾奕程径直离开。
顾奕程脸色微变:“滢滢!”
他上前要去追,洛桑急忙拽住他的衣摆,顾奕程再抬头,温莹莹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顾奕程回头,脸色铁青盯着洛桑。
洛桑抿唇,紧了紧攥着男人衣摆的手,嘴唇轻颤:“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闻言,顾奕程蓦然发笑:“解释?”
顾奕程突然上前一步,将洛桑堵在墙上,男人冷下脸,毫不掩饰的讥讽:“你配吗?”
洛桑定定望着他,眼眶发红,她咬了咬下唇:“我是你的妻子。”
“呵,妻子?”顾奕程冷笑,“当初如果不是爷爷,我会娶你?”
两年前,沈老爷子病重,为逼顾奕程娶洛桑为妻,他怎么也不肯做手术,顾奕程当时跟温滢滢还是男女朋友,坚决不肯娶洛桑。
可他拗不过固执的老爷子,将希望寄托在洛桑身上,要她去拒绝老爷子。
但他没想到,洛桑当着他的面答应的好好的,转头却和老爷子说愿意嫁给他。
顾奕程宁死不娶,沈老爷子便宁死不做手术,到底,他无法眼睁睁看着老爷子死去,咬碎了牙同意。
顾奕程迎娶洛桑那天,温滢滢登上了前往国外的飞机。
顾奕程在那天失去最爱的人,从此恨透洛桑。
这两年,当着老爷子的面,他还会装装样子,背地里,他从没给过洛桑好脸色。
而无论顾奕程给洛桑多少冷脸,下一次洛桑依旧能舔着脸对他嘘寒问暖、笑脸相迎。
所有人都说洛桑爱惨了他,可越是如此,顾奕程就越厌恶她。
“两年了,我忍了你两年,现在滢滢回来了,你也该退场了。”
闻言,洛桑猛地抬头,难以置信望着他:“你……你要离婚?”
洛桑急道:“爷爷不会同意的!”
顾奕程猛地掐住洛桑的脖子,用力将她掼在墙上,男人双眼猩红:“少他妈一直拿老爷子来压我!”
他力道极大,洛桑被掐得几乎喘不过气。
顾奕程松开手,一脸嫌恶甩了甩,好似刚刚碰了一团脏东西。
洛桑靠在墙上,粗气直喘。
她双眼通红望着顾奕程。
突兀的铃声在这时响起,顾奕程接起电话。
洛桑听到那端传来一个女人着急的声音:“沈总,我们滢滢姐遇到了私生,你现在能不能过来一下!”
顾奕程脸色一沉:“你们在哪?”
“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顾奕程不善望着洛桑,面无表情:“离婚协议书今晚会送去望江别墅,洛桑,我对你没有耐心,你最好乖乖配合我。”
顾奕程头也不回离开,洛桑靠着墙滑坐在地,她望着顾奕程离开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也一直望着。
她红着眼,目光空洞。
不知过去多久,她狼狈起身,垂着脸走出会馆。
顾奕程说要离婚,是铁了心的。
洛桑前脚刚回到望江别墅,后脚顾奕程的助理苏城就带着离婚协议书上门。
洛桑木然接过协议书。
苏城:“阮小姐,沈总说,他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他让你仔细考虑清楚,老爷子护不了你多久,到时候的后果绝不是你能够承担的。”
坐在沙发上,洛桑望着离婚协议书,无端想起两年前的事。
她和顾奕程是怎么认识的呢?
三年前顾奕程出过一次车祸,洛桑是他的主治医生。
那个时候的顾奕程还没那么讨厌洛桑。
洛桑也没想过介入顾奕程和温滢滢。
事情的转折是什么?
是洛桑偶然得知,顾奕程出车祸的时候,正在国外留学的温滢滢在参加联谊活动,并以单身身份与其中一个男生玩七日男女友游戏。
所以洛桑违背答应顾奕程的诺言,转头同意结婚。
尽管顾奕程因此恨透她,她却不后悔。
只是经历背叛是痛苦的事情,尤其是深爱之人的背叛,因此洛桑从头到尾都没想过告诉顾奕程真相。
而且洛桑没有证据,以顾奕程对她的厌恶程度,他也不可能空口相信她的话。
洛桑在沙发上坐了许久才起身,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洗完澡,洛桑坐在沙发上给受伤的膝盖上药,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洛桑心头蓦地一跳。
电话是老宅那边打来的。
洛桑匆忙接起:“喂。”
那边传来管家焦急的声音:“少夫人,老爷子突然晕倒,我们现在正送老爷子去医院,你快过来!”
洛桑脸色骤变:“我马上过来!”
顾不得还没干的头发,洛桑换了衣服匆匆出门。
她赶到医院时,顾奕程已经在了。
急救室的门紧闭,管家正和顾奕程解释:“老爷子是在浴室里晕倒的,他在浴室里待了半个小时,我喊他他也没应声,我着急闯进去,就见老爷子晕倒在地上。”
顾奕程双眼猩红,尽管老爷子总是逼顾奕程做他不想做的事,但老爷子自小护养他长大,他并不想失去老爷子。
看到洛桑,顾奕程脸色一狠,他猛地上前,掐着洛桑的脖子将她压在墙上,死死盯着她:“你跟老爷子说了什么?”
洛桑目光一闪,顿时明白顾奕程误会了什么,她刚想解释,急救室的门就打开了。
顾奕程松开洛桑,第一时间冲上去:“我爷爷怎么样?”
医生:“还好送来得及时,老爷子已经脱离危险,但老爷子的冠心病不太乐观,如果再发生一次这种情况,恐无力回天了。”
沈老爷子被护士推出急救室,老爷子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
洛桑上前,从护士手里接过病床。
-
病房里,沈老爷子悠悠转醒。
顾奕程守在老爷子床边,洛桑站在他身后。
老爷子一睁眼看到孙子孙媳,露出一笑。
见洛桑明显眼眶发红,他乐呵呵:“我又不是死了,就一点小毛病,你们这是干什么?”
顾奕程脸色难看:“爷爷!”
洛桑也听不得‘死’这个字:“爷爷,你会长命百岁的!”
沈老爷子瞪了只会呵斥他的孙子一眼,招手让洛桑到他跟前,一脸慈蔼:“有我们知知在,我当然会长命百岁了,我还等着抱我的小曾孙呢!”
闻言,洛桑微微一顿,她下意识看向顾奕程。
见状,沈老爷子瞥向顾奕程,没好气:“你跟知知都结婚两年了,我这是等到死都见不到我的小曾孙是么?”
“爷爷!”顾奕程还没说话,洛桑率先打断老爷子的话,一脸着急。
老爷子不待见顾奕程,但实打实疼爱洛桑。
他瞪了只会黑着张脸的孙子一眼,拍着洛桑的手背:“好好好,爷爷不说了。”
洛桑:“爷爷,你肚子饿不饿?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沈老爷子笑着道:“那就馄饨吧。”
洛桑:“好,爷爷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去买。”
洛桑退出病房,老爷子瞬间变脸,朝顾奕程吹胡子瞪须:“你和知知又在闹什么别扭?”
顾奕程脸上没什么表情:“她跟你说了什么?”
沈老爷子怒道:“所以你们真的吵架了!”
顾奕程这才敛眸:“没有,你想多了。”
看来洛桑并没有在老爷子面前告状。
算她识相。
沈老爷子还要说什么,顾奕程打断他的话:“医生说你的病情不容乐观,等你出院,我让人接你去玫瑰庄园休养一段时间。”
老爷子瞪他一眼:“你真为我好,就把我的小曾孙带来见我!”
顾奕程没接话。
洛桑回来,老爷子又挂上笑,吃完馄饨,老爷子继续休息,洛桑和顾奕程一起退出病房。
苏城就在门外候着。
顾奕程停下脚步,望着苏城:“离婚协议书呢。”
苏城下意识看向洛桑。
洛桑瞳孔微闪:“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离婚的话……”
“嗤——”顾奕程冷笑,他冷眼望着洛桑,“所以,你是真觉得,有老爷子在,我就拿你没办法是么?”
洛桑咬着下唇。
好一会,忍不住道:“阿勋,温滢滢不值得你……”
洛桑话未说完,猛地被顾奕程掐住脖子,男人欺到她跟前,黑眸里满是冷戾:“别让我再从你口中听到她的名字。”
“你不配!”
顾奕程松开洛桑。
洛桑眼眶微红,辩驳:“她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顾奕程:“你闭嘴!她再怎么样也比你好一万倍!”
“不,”男人勾起冷笑,“你没有和她相提并论的资格。”
“你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顾奕程说完转身离去。
洛桑闭上眼,用力咬着下唇,咬出血也不觉疼。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