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双腿和双手受伤,动作不便,还要怀着孕的你来照顾我,你一定很辛苦吧,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洛桑直起腰,茫然看着谈矜言,“你说这些干什么?别说你受伤是因为我,就算不是因为我,照顾你,也是我自愿的,我愿意为你做这些,也不觉得辛苦,你不用跟我道歉。”

  谈矜言没有说话,只是含笑望着她。

  洛桑一开始还在跟他对视,像要据理力争,然而看着谈矜言含笑的模样,她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他说那番话的意思。

  她眸光微闪,怔怔看着谈矜言。

  谈矜言亲亲她的眼睛,“你身体不舒服,大家担心你,是因为大家爱你,大家照顾你,也是自愿照顾你,我们从未认为你是累赘,并不觉得辛苦,也并不觉得这是你的错,所以,你不用道歉。”

  “如果你要道歉,那我也要跟你道歉,爷爷也要跟你道歉,毕竟你最开始给爷爷做手术的时候,你那时双手还受着伤,你一定很疼,可我却还强求你为爷爷做手术……”

  洛桑听不下去了,猛地抬手捂住他的嘴巴,“什么跟什么,不许再说了!”

  谈矜言亲了亲她的手心,“那你也不许再说了。”

  说不感动是假的,洛桑心里那层壁,像是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

  洛桑趴在他怀里,“我……我真的不是你的累赘吗?”

  谈矜言叹了口气,“在你心里,我一定才是那个不该存在的人吧,毕竟,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如果不是当初那场意外,我怎么可能娶到你,你甚至,都不想负唔……”

  洛桑捂住他的嘴,“你还是别说话了。”

  洛桑埋在他肩头,闻着他身上令她无比安心的气息,嘴角的笑意慢慢加深。

  谈矜言看着她嘴角露出的笑,忍不住凑过去吻了吻,他轻声道,“知知,你从来都不是累赘,我这辈子从没想过结婚的事情,我原本已经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可上天垂怜,把你送到我面前,还让我有了孩子。”

  他亲吻她的脸颊,“谢谢你,是你给了我一个家。”

  洛桑抱住他的脖子,鼻子又酸了,“你怎么这样,我都不想哭了,你还惹我!”

  谈矜言抱着她笑,“你们娘俩是我的全部,为了你们,要我的命都可以!”

  洛桑当即凶巴巴的,“不许胡说!”

  她认真看着他,一字一句道,“你会长命百岁的!”

  洛桑抓着谈矜言的手,表情执拗道,“来,跟我一起念,谈、矜、言,一定会长命百岁!”

  谈矜言:真是可爱死了。

  他将洛桑推到床上,捏着她的下颚不容抗拒狠狠亲了上去。

  不多时,房间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谈矜言,你干嘛!快住手!”

  “知知,帮帮我。”

  “可是我不会……”

  “乖乖,我教你……”

  月朗星稀,露出半指的小月牙俏皮挂在树梢上,又被遮住了。

  -

  洛桑第二天醒来一双手格外酸,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严令禁止谈矜言的靠近,不能和自己老婆贴贴的谈矜言一整天脸都是黑的。

  可不管他怎么撒泼卖萌,洛桑就是不理他,谈矜言只能站在离洛桑十米远的地方眼巴巴看着她。

  郑管家和崔妈妈笑得脸都要烂了。

  仲源会查清小商贩的消息立即递给谈矜言,得知小商贩是慕家那边找来的,冰糖葫芦也是慕夫人做的,之所以将这件事掩盖就是怕洛桑知道冰糖葫芦是她做的就不吃了,才这么大费周章。

  谈矜言想了想,如果一开始是慕家人将东西送过来,谈矜言只会让人将东西扔出去,更别说送到洛桑面前了。

  既然小商贩是安全的,他也就不再阻止,只不过,他也没有将真相告诉洛桑。

  谈矜言跑去买了两根冰糖葫芦,屁颠屁颠跑回来给洛桑献宝。

  洛桑看着冰糖葫芦,又看眼谈矜言,一方面有点想吃,一方面又不想让谈矜言那么快就得逞。

  毕竟昨晚……他真的太过分了!

  谈矜言也不急,拿着冰糖葫芦诱惑她,“知知,我今天一整天还没有抱过你,你让我抱一下,我就把冰糖葫芦给你,好吗?”

  洛桑,“就一下?”

  谈矜言笑着眯起眼,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嗯,就一下。”

  洛桑刚准备接过谈矜言递来的冰糖葫芦,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道阴影。

  她转头,只见左后方大门处正站着个一身红裙的女人,女人留着一头大波浪卷,成熟性感,一副墨镜推到头发上,红唇艳艳,此时,她正一脸震惊加错愕的看着谈矜言和洛桑。

  洛桑心中一个咯噔,脑海中以前看过的有关‘男主初恋回来了’之类的小说一股脑冒出来。

  下一秒,就见那女人忽然退出别墅,过了两秒,又走回来啊,口中念念有词,“是这啊,没走错啊。”

  她满脸‘我都惊呆了’的模样,渍渍摇头,“乖乖,这还是我那永远一脸‘我无欲无求,我甚至想去做和尚’的弟弟吗?

第262章恋爱脑

  弟弟?

  洛桑瞪大眼睛。

  那就是说,眼前这个女人……

  与此同时,刚放学回来的辰辰猛地冲过来,“妈妈!”

  谈子月转身,笑靥如花,一把将辰辰抱起来,“哎哟我的乖乖宝贝,想不想妈妈!”

  辰辰虽然以来洛桑和谈矜言,可到底不是亲生父母,终于见到亲妈,他趴在亲妈怀里,满脸眷恋,“妈妈,我好想你,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谈子月温柔揉着他的头,“怎么会呢,妈妈最爱我的小宝贝了,怎么可能不要我们辰辰?”

  “真的吗?”

  辰辰抬头,一脸哀怨看着谈子月,“那你还抛下我这么久?”

  谈子月打着哈哈,“这不是,我跟你爸爸有事要处理嘛。”

  辰辰,“你说的事情就是跟爸爸去旅游,然后把我丢给舅舅,对吧?”

  谈子月,“旅游?什么旅游?我跟你爸爸是真的有事才离开一会,宝贝乖,妈妈不会再抛下你了。”

  辰辰,“呵呵,我信你的邪!你在爸爸面前可不是这个样子!”

  谈子月:……

  辰辰还想说什么,忽然浑身一松,整个人被从后面提起来,一个旋转,他被抱进一个宽敞的怀里,男人黑着张脸,可只要看一眼,就会发现这俩一大一小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完全就是一个放大和缩小版。

  看到亲爹,辰辰气得不行,“就是你,老是拐跑妈妈!然后就把我丢给舅舅!你是坏蛋!”

  坏蛋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叫爹。”

  辰辰捂着脑门,气愤不已,“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你还打我,我果然不是你的小宝贝!妈妈,我要妈妈爱的抱抱!”

  陆闻炼又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你确实不是我的小宝贝,我的小宝贝只有你妈妈,还有,你妈妈爱的抱抱是我的,不是你的。”

  辰辰看向陆闻炼旁边的谈子月,辰辰被陆闻炼抱走后,谈子月就朝洛桑奔了过去,一脸新奇看着洛桑。

  辰辰瘪着小嘴,可怜兮兮大喊,“妈妈,他打我!”

  谈子月头都没回,“陆闻炼,你要是再欺负儿子,今晚就自己睡!”

  陆闻炼脸色顿时黑下来,辰辰朝陆闻炼吐了吐舌头,“让你欺负我!活该!”

  陆闻炼眯眼看着辰辰,得亏这是亲儿子,这要不是亲的,分分钟在土里。

  辰辰丝毫不怕陆闻炼这凶巴巴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