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食言,的确放过了他们不是吗?”沈云涧转眸看向她,唇角上扬,“但他非要追上来送死……公主,你知道我不是什么心善的人。”

祝云姝浑身狠狠一颤,四肢百骸冰冷而僵硬。

她的脑海里倏地浮现出个念头——

他要杀了陆文烨!

祝云姝猛然抬眸望向远处,只见一道身影正策马而来。

她下意识屏息看去,心顿时狠狠坠落!

是陆文烨,真的是他……

再顾不得其他,祝云姝撕扯着嗓子喊道:“陆文烨,回去!”

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闻言,沈云涧侧眸看了她一眼,却仍是笑着的,什么都没说。

其实他们都很清楚,陆文烨既然孤身前来,就绝对不可能会退缩。

沈云涧正盼着他来送死,又怎么会放人?

吴江的将士拦住了陆文烨的去路。

陆文烨冷眼看着他们,手紧紧攥着剑。

沈云涧箍着祝云姝的腰站在马车上,他笑了笑,扬声道:“陆文烨,我当真是小瞧了你,真没想到你敢一个人来啊。”

闻声,陆文烨抬眸望去。

眸色在看见祝云姝被挟制的那一瞬骤然冷沉。

可他凝视着她,声音温柔似水:“云姝,别怕,我来救你了。”

祝云姝心口猛地抽疼。

但她咬紧牙,指甲深深嵌进手心,故意放冷语气:“谁要你救!陆文烨,你不知道我就是为了逃离你才跟沈云涧走的吗?我不需要你救,你给我滚!”

然而话落,陆文烨的神情却没有一丝凝滞。

他轻轻挑起唇角,笑意看上去是那般的苦涩:“但我不能看着你被带走,我也曾答应过先帝,要保护好你,要让你永远做那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但从前我没能做到……云姝,对不起。”

陆文烨握紧了手中的剑,眼神一瞬凌厉冷冽:“今日若是我没能救出你……还请你原谅我。”

言罢那霎,他喉间发出极其悲愤的一声。

紧接着就向面前的千万人马冲了过去!

像猛兽在临死前的挣扎。

“陆文烨……”祝云姝低喃出声,眼泪忍不住涌出眼眶。

沈云涧目光幽深地盯着她脸颊上晶莹的泪水,突然就冷笑了声。

“竟然把我心爱的公主给惹哭了呢。”

那冰冷的嗓音让祝云姝狠狠一颤。

她惶恐地转过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沈云涧利落地抽出了剑。

而后他勾了勾唇角,脚尖一点,向着陆文烨就刺去!

祝云姝狠狠一怔,失声道:“陆文烨!”

“铮!”

两剑相交,陆文烨堪堪挡住了沈云涧的这一剑。

可沈云涧没有收手,反而逼得越发的紧!

僵持间,浑身满是伤痕的陆文烨力气逐渐不抵,就连握着剑的手都开始发颤。

见状,沈云涧挑起眉:“你打不赢我的,陆文烨,你也救不了她。”

陆文烨神情一冷:“就算我死,我也一定要带走她!”

沈云涧轻笑:“好啊……”

“那你就去死吧。”

话音未落,只见沈云涧的另一只手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把匕首!

那寒光在陆文烨眼前转瞬即逝,而后——

直接刺进了他的心脏!

第五十七章

刹那间,祝云姝眼前的一切全都失去了色彩。

只余陆文烨心口处,那抹迸溅而出的血红……

紧接着,他的身影轰然坠地!

祝云姝狠狠怔在原地,瞳孔骤然紧缩。

心霎时好似被生生撕裂成两半,悲伤与痛苦全都哽在了喉咙。

不,不要!

“陆文烨……”祝云姝双眼失神,下意识迈动僵硬的步子想到他的身边去。

但她忘了自己还站在马车上。

这一步直接踩空,她毫无防备,重重跌倒在地。

浑身传来细细密密的疼,可祝云姝仿佛感觉不到一般,撑着双臂又踉跄地站起身。

她要去找陆文烨,她要去找他!

Finition citron

祝云姝谁都看不见了,眼底只倒映着那人的身影。

陆文烨似有心灵感应的偏过头。

他的目光穿过重重人影,直直撞进她双眸。

只见,他嘴唇翁动,无声地在说:不要过来。

祝云姝身形一震,顿时停住步伐。

而沈云涧也瞧见了她。

他勾起个残忍的笑,抬脚便踩在陆文烨的身上,语调戏谑:“我说过的吧,你打不赢我,也救不走她。”

心口传出的剧痛已然袭遍四肢百骸,陆文烨却始终都没发出一声痛呼。

他紧紧盯着祝云姝,嗓音沙哑:“我救不走,还会有别人来救她……只要北昭尚在,她就永远都是北昭的公主。”

沈云涧不以为然地挑起眉:“所以,你是想让我灭了北昭吗?”

“你灭不了。”陆文烨狠狠咳出一口血,神情却依旧冷然,“你只会被北昭灭掉。”

闻言,沈云涧脸上的笑僵了些许。

他伸手一把抓住陆文烨的衣领,拖着他到了悬崖边,眸色晦暗。

“我会不会被灭掉还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就可以灭了你。”

祝云姝心狠狠一抽,抬步跑过去:“沈云涧,不要!”

沈云涧却只当没听见。

他居高临下地睨着陆文烨,睨着这个他恨了十几年的人,心底涌上股快感。

而陆文烨的眼神早已变得空洞苍白,仿佛盛满千万年的悲寂。

“永别了,陆文烨。”

沈云涧笑着轻声说完,没有一点停顿,直接松开了手。

陆文烨的身影就那样消失在悬崖边……

如晴天霹雳砸在身上般,祝云姝呼吸一滞,直直冲着悬崖而去。

“陆文烨!”

然而就在她想跟着跳下去时,沈云涧拦住了她。

他双臂紧紧箍着她,嘴唇贴在她耳边,声音像十八层地狱走出的恶鬼:“公主,你要做什么?我可不会让你死的。”

“放开我!”祝云姝竭尽全力挣扎着,“我要去找他……”

她撕心裂肺地哭起来,哭到嗓子疼,眼睛疼,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

沈云涧一双黑眸像是淬了毒,但始终都没松手。

不知哭了多久,祝云姝再没有一点力气,整个人瘫软在地。

她绝望地看向沈云涧,双眼毫无光采:“你会被千刀万剐的,沈云涧。”

沈云涧无谓地笑笑,伸手用指腹擦去她脸上的泪痕:“我早知自己是要下地狱的,但那有怎么样?”

祝云姝死死地攥紧了手。

突然,她身形一晃,捡起匕首就对准了沈云涧。

“我要杀了你。”

沈云涧微顿了瞬,反而笑着张开双臂:“那就杀吧。”

可对上他那双阴森的眸子,祝云姝却是狠狠战栗。

她杀不死他的……

但她可以杀了自己。

祝云姝咬住嘴唇,翻转手腕,将匕首冲着自己的心口直直刺去——

第五十八章

利刃刺进血肉,空气中霎时弥漫着血腥味。

可祝云姝没感觉到一点疼痛。

她怔楞地睁开眼,只见沈云涧不知何时伸出了手挡在她身前。

而那匕首扎穿的正是他的手掌。

祝云姝眼神茫然,眼底划过不可置信的惊愕:“为何……”

这一切到底都是为何?!

若陆文烨不执意要来救自己,他不会死。

若他不死,她不会这般绝望的像与他同去。

沈云涧也不会莫名地替她挡下这一刀!

像有无数根针扎进太阳穴,祝云姝的头突然一阵刺痛。

她抬手死死捂住,喉间却还是发出一声极其痛苦的呜咽。

终于,心底紧绷的那根弦断了。

祝云姝眼前一黑,整个人向后重重倒去,彻底陷入了昏迷。

沈云涧脸色骤然冷沉:“祝云姝?!”

……

再醒来时,祝云姝头疼欲裂。

她缓缓睁开眼,眉心在望见四周陌生的一切时深深皱起。

这是哪儿?

祝云姝捂着头慢慢坐起身,逐渐回想起了昏迷前发生的所有事。

陆文烨来救她,然后……被沈云涧杀死丢下了悬崖!

“醒了?”

耳边倏地传来道声音。

祝云姝狠狠一震,猛地抬眸看去。

只见沈云涧正向自己走来,手上还端着碗药。

他坐在榻边,看着她扬起抹温柔的笑:“你终于醒了,公主,若是再晚些,外面那几个没用的太医就要掉脑袋了。”

祝云姝下意识屏息,身子往后缩了缩。

她紧盯着男人,嗓音发颤:“陆文烨呢?”

沈云涧唇角的笑有一瞬间的僵硬。

须臾,他垂下眸拿着瓷勺在药液中舀了舀:“死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