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呢?为什么就你一个?”

卓柠月犹豫的不想上车。

“洛家的事非同小可,义父重病不能向外透露出半分风声,也别奢求一个外人会来。”

“怎么就这么怕哥哥会吃了你?”

侵略又带有极度占有的目光,卓柠月身子往后退了步,无论怎么想,都让她感觉着林玦是邀请走进他的陷阱。

订婚宴后,卓柠月就没有再见到过林玦,他现在被卸任了职位,在他脸上任然还是一副风轻云淡,于事安然的模样。

“别耽误时间,上车!”林玦态度也转变的极快,眯起的眸子,透着警告。

卓柠月对他小心而又警惕,最终她还是坐上了车。

林玦朝她走过来,卓柠月知道他的意图,自己快一步的拉过了安全带系好,“我自己可以来。”

林玦嘴角勾起不明深意的弧度,手指勾起一缕她的长发,“剪头发了?”

卓柠月故作淡定的撇开视线,随口附和着:“太长就剪了。”

其实她也没剪多少,就发尾的末端因为天气的缘故,有些干叉分裂,谁知道林玦关注的这么仔细。

他越是这样,卓柠月越感觉到心里发麻。

“以后不许剪。”他将她的头发拨到耳后。

卓柠月抚开他的手,“哥哥管的未免也太多了,这是我自己的头发,还是开车吧。”

“好。”林玦笑,视线撇过她白皙纤细的手上戴着一枚银白色素戒,眸光暗藏汹涌,如碧波辽阔的大海,掀起万丈巨浪。

他将情绪压制而下,开着车很快离开了机场。

夜里来往赶飞机的人不算多,卓柠月还未习惯帝都的时差,她现在精神还很好,全程都很清醒,看着快速往后倒退的树,卓柠月蓦然开了口:“父亲向来注重养生,烟酒不进,他是怎么病倒的?”

“诗涵这是怀疑哥哥?”

卓柠月:“林玦你不用在这里跟我绕圈子,我知道这事是你做的,我始终都不明白,父亲早就已经准备蔚蓝交给你了,可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他,比起我,父亲更看中的人是你。”

“我根本想不出别的原因,你要对父亲动手的原因。”

明明这一世,白玉书没死。

如果上一世白玉书的死,是林玦对洛家动手理由,那么这次呢?

白玉书明明还好好的,她改变了江裕树,也改变了白玉书的命运轨迹,按道理来说,林玦根本没有理由动手。

上一世她不明白。

这一世,她还是不明白,林玦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玦将车开近了一处分叉的小道,这里没有摄像头,也正好完美的被隐匿在阴影之下,就算开着远光灯来往的车辆也不会轻易的发现。

他停下了车,“诗涵还不明白吗?”

“如果说,哥哥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卓柠月听到这句话,只觉得荒唐的有些想笑,“你不用跟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要做什么从来都不会为了一个人去做。林玦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这些吗?况且…现在我根本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

“你有白玉书,还有应月瑶…”

“有了她们还不够吗?”

说不定以后他还会很快会跟宋萋萋再次相见。

到时候,他还会说出这样为了她的这些话嘛?

他从来都喜欢把她当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去用甜言蜜语来骗她。

林玦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现在哥哥又想要诗涵了怎么办?”

卓柠月瞬间瞠目,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他突然伸手,拉拽着她,不知何时解开的安全带,林玦也一手扣住了她的腰,眼里像是有团燃烧的火焰,见她受惊的而又捂住的模样,就像是上次在酒店,第一次要了她,把她弄哭时,我见犹怜,楚楚可怜的姿态。

惹的让他一阵口干舌舌燥,林玦也是第一次。

没想到一旦破了戒,尝了男女交融,翻云覆雨的滋味,却这么让人食之入髓。

狂烈想要她的念头越发的冲动。

玩女人的资本就是权利跟地位,也难怪有这么多人,想要在帝都有一席之地。

“…我告诉你,来之前我已经给裕树打电话了,你敢动我,他不会放过你。”

林玦笑,瞧她慌张的样子,突然一时就有了别的兴致。

如果以前想要占有卓柠月的身体是她的目的。

那么…他愿意再费点时间,去占据她的心。

想要她的身体,无论何时何地,他都可以尝到她的滋味。

比起一而再再而三用强迫的手段,他更喜欢眼前这个小姑娘,变得跟以前一样,为了他心甘情愿的交出自己的心。

“那就试试看,他到底会怎么不放过我。”他的声音变得低沉沙哑,同样也带着隐忍。

林玦手穿过她那头长发,扣住她的后脑勺,温热着唇吻住了她,卓柠月无论如何都挣扎不掉,直到她感觉到手上的那枚戒指脱落,卓柠月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气,用力将他给推开了。

“戒指,把…戒指还给我。”

卓柠月气喘吁吁,衣服头发都有些被蹂躏过后的凌乱。

林玦按下窗,抿着薄凉的唇,伸手直接它丢出了窗外。

‘叮’某处传来清脆的金属落地声。

“不要。”卓柠月站起来就要去夺过,可她没有站稳直接扑在了林玦身上,“你凭什么丢我的戒指!”

“林玦,你疯了吗?”

林玦将她禁锢在怀里,擦去她嘴角的湿漉,“以后哥哥会让你知道,现在我们先回家。”

“不要,我要下去找戒指。”卓柠月失措的就要从他身上起来。

这是他们订婚的戒指,要是这样被他丢了,她怎么跟裕树交代。

而且…整个帝都只有这么一枚。

林玦后倒退着车,卓柠月身子狠狠往他胸口撞去,重新开上高速。

任由她怎么拍打车窗,林玦毅然决然的开车离开。

第301章你不是一贯喜欢用这样的手段

卓柠月连拖带拽的回到南苑别墅,眼眶里挂着泪珠。

到了家,林玦直接将门锁上。

姜曼坐在客厅沙发上悠哉的吃着酸梅,“回来了?”听到了身后的动静,站了起来。

卓柠月用力甩开她的手,她打开门就要走出去,就被门口的保镖拦住。

姜曼笑了下,柔声说:“这是怎么了又吵架了?小宴…好歹也是当哥的,诗涵也是你你总要让着她。”

卓柠月见离开无果,也是认命的擦掉眼泪,一脸面无表情的转身,“我上楼看看父亲。”

姜曼眼神淡漠而又陌生,嘴角微微一笑,“去吧,你父亲他有意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