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皆是一怔,茫然回眸,便见数不清的箭矢携着冷光,破空刺来!

江染眠迅速拔出剑,护在祝云姝身前。

但飞来的箭雨太过密集,她心有余而力不足。
眼看一支箭妘直直射来,祝云姝躲闪不及,下意识看向正跑来的陆文烨。

“陆文烨……”

她轻唤了一声,却眼见着他从自己身边掠过,直直奔向江染眠!

一瞬,如坠冰窟。

同时,箭矢直直刺进祝云姝心口,霎时,鲜血蔓延……



第六章
祝云姝从昏迷中悠悠转醒时,人已回到了摄政王府。

她缓缓坐起身,手抚上心口的伤,眼神微黯。

昏迷前的画面重新涌上脑海,想到毫不犹豫奔向江染眠的陆文烨,只觉得疼痛加剧。

祝云姝深呼了口气,尝试着想要下榻。

转头间,却见弟弟祝明慎坐在外殿木椅上,正沉思着什么。

察觉到她的注视,祝明慎看过来,见祝云姝双眸清明,他顿了几秒,猛地起身走近。

“长姐,你醒了!”

“阿慎。”祝云姝嗓音微哑,气息因虚弱还有些紊乱,“你怎么在这儿?”

祝明慎点头:“听闻你受伤,我心中担忧,便带了太医来,幸好你无事……”

说到这儿,他脸色骤然沉下:“长姐放心,那些伤了你的刺客我定一个都不放过。至于摄政王与江将军,他们未护长姐周全,同样难逃惩处。”

“不可!”

祝云姝浑身一震,她起身去抓祝明慎的衣袖,本就素净的脸此刻更加苍白:“阿慎,长姐是自己不小心才受了伤,与他们无关,你莫要牵扯无辜。”

过往十二年,祝明慎向来最在乎祝云姝,几乎言听计从。

然而这次,他却始终沉默。

寂静却在殿内许久蔓延。

僵持间,祝云姝正想再说些什么。

祝明慎却别开眼,嗓音淡凉:“长姐身子虚弱,须得精心休养,宫中还有事要处理,我便不打扰了。”

说完,他便抬步离开了长乐宫。

望着弟弟的背影,祝云姝微蹙起眉,心里莫名一阵不安。

而这预感……终在第二日成了真!

“公主,皇上刚刚下了旨,摄政王护主不力,罚一年俸禄,以儆效尤。”

听着雪儿的话,祝云姝不敢相信,当即起身就要进宫。

不想竟在府门处,撞上陆文烨。

他眉眼微冷,祝云姝看得心底一颤:“文烨,我正要去找陛下让他收回旨意,你……”

还未说完,只听陆文烨嗓音寡淡——

“不必,皇上金口玉言,圣旨已下,断无更改。”

祝云姝顿住,掩在袖中的手不自觉收紧:“可……”

“若公主于心不安,便替臣给皇上传句话。”陆文烨一字一句,“您受伤一事皆是臣一人之过,与江将军无关,还望皇上莫要牵扯无辜。”

祝云姝望着他眼中对江染眠的关切和在乎,再思及生死一瞬时陆文烨的选择,鼻间发涩:“……好。”

“多谢公主。”

言罢,陆文烨越过她就走,下一秒,衣袖却被拽住。

祝云姝望着他看来的目光,轻声问:“你非要与我如此生分吗?”

“我知你不喜我,可抛去成婚一事,你我二人至少也算熟识……”

陆文烨却只是抽回衣袖:“长公主为君,我为臣,只此而已。”

祝云姝狠狠怔在原地。

刹那间,她只觉心脏好似被生生剖开,血肉模糊!

祝云姝死死抿着唇,将喉间涌上的腥气咽下:“只此而已……”

“可陆文烨,这是你想的,并非我所求。”

她深吸了口气,死死掐住手心,剖出心里话:“你可知,其实我倾慕你多年!”



第七章
话落,一片寂静。

冰雪漫天盖地,冷得祝云姝打颤。

但陆文烨的嗓音更冷:“长公主何时学会了说谎?”

祝云姝浑身一僵。

她对上陆文烨那双墨般的眼,整个人如坠深渊,心口上的伤像是被人狠狠撕裂扯开,鲜血淋漓!

七年,这份情意足足在心底积压了七年才终坦白——

可他竟是半分都不信!

祝云姝想解释。

但刚启唇,喉间那股血腥味却倏地变得浓郁,她只能咬紧唇瓣死死忍着。

最终,一个字都说不出。

而陆文烨已然抬步离开,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

祝云姝凝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直到再看不见,才撑不住瘫软倒地,剧烈地咳了起来。

皎白的雪,鲜红的血。

她静静看着,悲哀与伤痛一瞬蔓延全身……

皇宫。

祝云姝走进议事殿时,祝明慎正在批阅奏折。

见她进来,他忙起身迎上前:“长姐!你的伤还没痊愈,怎么不在王府好好休养?”

祝云姝没回答,只是问:“阿慎,你为何要下那道圣旨?”

祝明慎顿了片刻,神情霎时从担忧转为冷肃:“长姐,你此刻……是在为了陆文烨而质问我吗?”

“是。”祝云姝拧了眉,“陆文烨身为摄政王,是你、是整个北昭的支撑!你如今动他,天下人会如何想?那些敌国又会如何想?!”

“阿慎,你怎能如此糊涂?”

话音刚落,祝明慎倏尔挥袖:“够了!”

他紧紧盯着祝云姝,眉眼敛着怒意:“我是君他是臣,我为何不能动他?难道没有他陆文烨,我就不是北昭的皇帝了吗?!”

“别说只是罚扣俸禄,就算我要罢免他的官职又如何?”

闻言,祝云姝狠狠一震。

她满眼错愕茫然,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神情阴鸷的少年竟是自己的弟弟。

无声的僵持在沉默中蔓延。

许久,祝云姝微颤的声音才在殿内响起:“陆文烨位高权重,我知你一直忌惮他,但是阿慎,他从未害过北昭,更未害过你,你为何……”

“因为我不是任人摆布的傀儡!”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