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圣上连下数道旨意,让摄政王上朝。
“王爷,圣上说他尚且年幼,国之大事还需要多仰仗您来处理,这几日王爷不上朝,圣上已无比焦虑,故此才遣老奴用轿撵专程把王爷接入宫中。”
总管太监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对墨宸说。
至于墨宸这几日为何没有上朝则提都没提。
有些事,尽管整个上京高层大概都知道,但只要墨宸一日还是摄政王就没人敢提出来。
连私下里都不敢讨论,谁知道有没有隔墙有耳。
墨宸轻扫了一眼总管太监,他察觉到后立马更加恭敬。
只希望摄政王能够怜悯怜悯他。
最终,墨宸还是进宫去了。
……
下朝之后,墨宸朝宫门外走去,行至宫门口的时候,他脚步一顿,看着右侧宫墙内一个宫女的背影怔住。
但很快,那身影转身便消失在他视线中。
墨宸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前面领路的小太监见摄政王停下来,一直往他右手边看去,不由得转头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只有空荡荡的宫墙。
“王爷。”小太监小声喊着。
墨宸转过头来。
“王爷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待办的事?可以交由小的去。”小太监恭敬开口。
“无事。”
墨宸说了一句后,抬脚走出宫门。
外面王府里的马车早已等候多时,车夫见墨宸出来,赶忙把车帘掀开。
等墨宸上了马车之后,小心稳当的驾着马车往夏王府驶去。
没多事,马车便停在了夏王府正门前。
墨宸一下马车就往书房走去。
行至一半时,他发现王府内不远处有一个地方正在冒着浓烟,像是着火了一般。
“那边是怎么回事?”墨宸询问跟在后面是的小厮。
小厮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恭敬的回答:“回摄政王,是王妃早上说最近府里诸事不顺,正好趁着冬日时节,特请护国寺法师做了替身烧了祈福。”
墨宸听完神色一闪,没有说话。
显昭国确实有烧替身祈福的说法,但一般是年尾的时候才会如此。
而且那个方向,墨宸莫名感觉有些熟悉。
不过他没有多想,不管元柔是不是这个目的,墨宸现在都没兴趣知道。
然而在看到空无一人的水晶棺时,他整个人僵在原地。
原本应该放在水晶棺内的慕小卿消失无踪,整个密室一眼望去,没有一丝痕迹。
这时,他骤然想起下人说元柔正在烧替身祈福,心里下意识有种不好的预感,眼神渐渐变得深沉,双拳紧握,转身离开密室。
轩月阁是原来慕小卿住了五年的地方,也是夏王府最偏僻无人的角落。
一座院子孤零零的在这里,周围没有其他任何屋舍。
然而这时,轩月阁内空旷之地却燃起熊熊大火,一些丫鬟婆子不时的往里面添柴。
使得这里的火越来越大,丢进去什么东西都能被焚烧殆尽。
慕小卿你可不要怪我,谁让你非要挡我的路呢?
元柔身穿雪青撒花锦袄站在轩月阁廊下,看着前方的熊熊大火,眼底深处划过一抹阴狠。
她身边的贴身丫鬟碧桃看着不远处添柴的下人们,大声说道:“你们快点,多添些柴,把里面王妃让护国寺法师扎的瘟神替身烧干净,这样来年才能顺顺利利。”
丫鬟婆子们听到这话,看到火堆中间被包裹的紧实的人形替身,更加卖力的添薪。
时间一息息过去,人形替身逐渐烈火焚烧。
就在这时,轩月阁的院门突然被一股大力踹开,里面的众人都下了一跳。
抬眼看去,只见墨宸浑身冰冷的站在外面。
在看到燃着大火的火堆时,墨宸瞳孔猛地一震。

第十四章 白丽嘉玉罐

元柔见突然出现的墨宸,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又很快恢复正常。
她下阶梯走到墨宸身边:“侯念,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墨宸没有回答,看着远处的大火阴沉着声音问:“火堆里面的是什么?”
元柔闻言一怔,笑着说:“是妾身请护国寺法师做的替身,特意烧了祈福的。”
“为何要在这里烧?”墨宸强忍住怒意问。
“自然是因为这里宽敞,不然王爷以为呢?”元柔似笑非笑的回答。
听到这,墨宸勃然大怒,用手掐住元柔的脖子。
“本王在问你一次,里面烧的究竟是谁?!”
墨宸突如其来的怒意让轩月阁的一众丫鬟婆子吓得心惊胆战,纷纷跪在地上。
元柔突然一下被噎住脖颈,呼吸不畅,脸上顿时一片青白。
丫鬟碧桃忙上前跪在墨宸脚边替元柔求情:“求王爷息怒,放过王妃吧。”
“滚开。铱驊”
墨宸正在盛怒之中,抬脚一记便将碧桃踢翻在地。
手上力道却不减,元柔愈发感觉呼吸困难,眼底闪出一丝惧意。
她抬起手指着不远处的火堆,声音断断续续:“李……李岚……”
墨宸神色一凝,转头看向院中烈火,手逐渐放了下来。
元柔全身无力软瘫在地上,心里有着后怕,就在刚才,她差点死在墨宸手里。
只是因为她烧了慕小卿的尸身?!
她从来不知道,慕小卿在墨宸心里竟是如此重要。
她以为不过是一个死人而已,没了便没了。
毕竟她认为墨宸至少是爱她的,但是现在,她不确定了。
在元柔沉思的时候,墨宸已经走到了持续不断燃烧的火堆旁,只不过里面的慕小卿早已化为灰烬,尸骨无存。
……
日头渐渐落下,落日的余晖将整个天空映出大片晚霞。
夏王府内却是异常压抑。
墨宸盛怒,府里下人们当差都比平时小心了很多,不敢行差踏错一步,生怕被赶出府去。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