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默周闻风》 小说介绍

……“小默你傻不傻啊?你要砸也是砸周闻风,你砸自己干嘛?”医院里,看着处理好伤口的云默,路小南心疼的说着她。云默气定神闲道:“我动了他,我和顾知州,还有云家都必死无疑。”“哎!”叹了声气,路小南又愤愤不平地说:“周闻风确实太过分了,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小说《云默周闻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周闻风云默小说全文在线赏阅

《云默周闻风》 第17章 免费试读

云默的拿酒瓶的动作,周闻风看见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见了。
骤然间,酒吧里的空气凝结了。
大伙的眼神,齐刷刷的全都落在云默的身上。
这会儿,周闻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看云默的眼神,也别提有多阴冷。
就在所有人以为云默要砸周闻风,就在苏秦他们几个正准备去劝云默的时候,只见云默抡起那只酒瓶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地一下,砸在她自己脑袋上了。
哗!!!
被砸破的酒瓶子,混着啤酒哗啦啦地落在地上。
下一秒,云默白皙的脸庞,满是鲜血。
云默突然的举动,大伙全都傻眼了。
谁都没有想到,云默拎起那只酒瓶子,居然是砸她自己。
“如何让爱决定你够不够资格。”
“如何让我觉得你独一无二。”
劲爆的音乐,仍然在嘈杂的播放着。
然而,不管是苏秦路小南,还是旁边的围观者,全被云默给愣住了,没人发出一点儿声音。
静默地看着周闻风,云默拿着那只还剩下半截的啤酒瓶,怼在自己的脖颈上:“周闻风,是不是非要我死在你眼前,你才肯善罢甘休。”
自己这条命,在周闻风的眼里不值钱。
但是,周也的命值钱。
她要是死了,周也后面会怎样,那就不好说了。
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云默,看云默为顾知州自残,看她甚至以命相挟。
周闻风只觉得讽刺。
一动不动的盯着云默看了好一会儿,看着破碎的啤酒瓶已经刺破她的肌肤,周闻风的眼神愈渐暗淡,最后缓缓的把顾知州松开了。
论起狠,他终究比不过云默。
“小默,你还好吧!”眼见周闻风松开了顾知州,路小南连忙拿走了云默手中的酒瓶。
这时,顾知州看着云默,嘴角倒是扬起了一抹一如既往的痞笑。
之后,在苏秦他们的安排下,酒吧现场被清理了,场子里的每个人的手机都被检查了一遍。
今晚这场闹剧,所有人都只能烂在肚子里。
……
“小默你傻不傻啊?你要砸也是砸周闻风,你砸自己干嘛?”医院里,看着处理好伤口的云默,路小南心疼的说着她。
云默气定神闲道:“我动了他,我和顾知州,还有云家都必死无疑。”
“哎!”叹了声气,路小南又愤愤不平地说:“周闻风确实太过分了,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再说你和顾知州也没有什么,他只是看你喝了酒,过来劝你一把。”
路小南的不平,云默沉默了。
在周闻风眼里,他就是王法,他的旨令,谁要是违背他的意思,那便格杀勿论。
不想谈论周闻风,云默便转移了话题:“顾知州怎么样了?”
路小南:“伤得有点重,还在检查。”
云默:“我过去看看。”
路小南:“行了,你还是先把你自己顾好吧!再说了,他们家人现在都过来了,你还是别过去了。”
兄弟两人为云默打起来,路小南觉得云默眼下还是回避一下为好。
看了一眼镜子里面的自己,看着自己的狼狈,云默最后还是打消了过去的念头,想着还是明天过去吧!
于是第二天早上,云默在休息室收拾好自己,就去顾知州那边了。
“小默来了啊!”病房里头,顾夫人见云默来了,对她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热情,没有为昨天的事情不高兴。
“姑姑。”云默也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喊她姑。
病床上,顾知州见云默来了,随意找了个借口就把他妈支走了。
房门被轻轻地关上,云默拉开病床旁边的椅子,不紧不慢地坐在顾知州跟前。
云默满脸的内疚,顾知州轻轻揉了一下她受伤的脑袋:“傻不傻?你要砸也是砸我哥,你砸自己做什么?”
听着他和路小南一样的话,云默眉心微微一拧:“我那还不是怕被他弄死。”
目不转睛的看着云默,看她为自己受了伤,顾知州的眼神更柔和了。
云默见状,便又问:“你怎么样了?”
顾知州抬手按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肋骨断了三根,医生说要养一下。”
云默的眼神鄙视了,都是自家人,周闻风下手真狠。
一动不动的看了顾知州片刻,也不知道和他聊什么,云默便瞥了一眼旁边的保温盒问:“你还没吃饭?”
“嗯!”应了一声,顾知州故作痛苦地说:“浑身都疼得厉害,要不你喂喂我?”
“……”云默。
依她看来,他除了一点皮外伤,哪哪哪都好好的。
知道顾知州是这种性格,知道他打小就喜欢和她开玩笑,云默便没有和他较真,转身就拿起了保温盒。
再怎么说,他也是因为自己而受伤。
“张嘴。”舀了一勺粥,云默递到顾知州嘴边,像他上次喂她一样的口气说道。
门口外面,周闻风正好换完药,正好从顾知州的病房跟前路过。
扭头看了一眼顾知州的病房,他一眼就看见云默在给顾知州喂饭了。
下一秒,他的步子就停住了,脸色瞬间也可想而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