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默周闻风》 小说介绍

洗手间里面,小家伙一动不动的坐在马桶上面,全然当作没有听见周闻风的命令。小家伙的不理不睬,周闻风真有点儿来气了。于是,直接和他说道:“你认为我要你出院,是一道房门能拦得住的吗?”...

周闻风云默(周闻风云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云默周闻风:周闻风云默最新章节(周闻风云默)

《云默周闻风》 第18章 免费试读

两眼冷冰冰的看着屋子里面,周闻风的脸色无法形容了。
眼见周闻风正要踹门进去,向远连忙在旁边一把拉住了他:“周总,我们借一步说话。”
向远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周闻风的动作停住了。
随即,想起云默昨晚为顾知州的奋不顾身,周闻风冷冰冰的收回眼神,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她要是想和顾知州双宿双飞,这辈子也只能是想想了。
等回到自己的病房,向远马上跟他汇报:“周总,其实顾总刚刚看到你了,他是故意拿少夫人做文章。”
不等周闻风开口说话,向远又说道:“而且我觉得,顾总他就算打不赢周总你,但也不至于伤的这么厉害,感觉这苦肉计是做给少夫人看的。”
如果周闻风刚才进去了,如果兄弟两人再次打起来,向远觉得周闻风和云默这婚,云默是更要离了。
向远的一番话,周闻风沉默了。
之后,他转身走到窗户那边就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顾知州的那些小伎俩,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只是,云默的心在顾知州那里,所以顾知州无论耍什么小伎俩,云默都会上钩。
说到底,输赢这个东西,它只会站在被偏爱者那一边。
床尾处,向远看着顾知州落寞的背影,不禁暗叹一声气。
明明不想离婚,明明是在乎,为什么就不能好好把话说清楚呢!
……
刻意的避开了周闻风几天,这天上午,云默刚刚从顾知州的房出来,就在走廊里碰到周闻风了。
碰见的意外,云默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周闻风依然是他自己的节奏。
等走到云默跟前的时候,他还是停下来了。
冷清清的瞥了一眼顾知州的病房,周闻风的神色明显阴沉了许多。
他的老婆天天往别人病房里窜,云默真给他长脸。
淡漠的看了周闻风一眼,云默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周闻风的眼神又看向了她,明显也没有让路的意思。
云默见状,准备绕开他时,只见周闻风抬起右手就向了她额头轻轻触了过来。
条件反射的挡住了他,云默先声开口说道:“君临可以办出院手续了。”
怕周闻风借题发挥,她又补充:“孩子年纪小,总待在医院不太好。”
云默的见外,周闻风悬在半空中的右手先是一顿,而后缓缓地握成拳收了回来。
垂着眼眸,一动不动的看了云默半晌,周闻风这才开口说道:“君临黏你,出院的事情恐怕得麻烦你亲自跟他沟通一下。”
云默则是面不改色的看着周闻风:“工作职责,不麻烦。”
云默的一句工作职责,周闻风自嘲的笑了。
认识18年。
她对他,仅仅只是工作职责。
右手悄然的揣回兜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云默。
明明近在咫尺,明明应该是最熟悉的人,他却觉得如此遥远。
就连周遭的空气,都充满了疏离感。
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云默,周闻风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云默先开口了。
她说:“我还有门诊,我先走了。”
说罢,她也不等周闻风回应,默默的绕开他,就这么悄然地离开了。
她的不惊不扰,仿佛就像当年来到他身边时候的那般轻轻。
高跟鞋的声音渐行渐远,云默想着周闻风为周也忙前忙后,忙进忙出的模样,想着他对自己截然相反的冷漠和看不上眼。
她便无奈地扬了一下嘴角。
他不喜欢她,所以她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错。
甚至连存在都是错误的。
前面不远处,周闻风听着云默远离的脚步声,他不经意回头一看,只见云默还是和以前一样,干脆的连头都不回一下。
眼眸微微垂了垂,周闻风回过神,就往小家伙的病房走去了。
“小少爷,医生说你已经好了,要是再不回去的话,每天就都要打针了。”周闻风刚进屋,就听见佣人在劝小家伙。
这会儿,屋子里头的东西又被他砸了个遍,他又闹上脾气了。
“哎!”佣人叹了声气,看见周闻风过来了,连忙上前和他汇报:“少爷,小少爷听说要出院又在闹脾气了。”
双手抄在裤兜,看着屋子里的乱七八糟,一时之间,周闻风别提有多恼火。
养了他四年,周闻风自认为自己的脾气还算好,没在他跟前发过脾火,没给他树立不好的榜样。
可他这爆脾气,到底是像谁?
冷冰冰的看着小家伙,周闻风耐着性子的跟他说:“周君临,你有没有生病,你心里比谁都清楚,难道你以为可以在这里赖一辈子?”
不等小家伙给反应,周闻风又冷着脸给他下最后通牒:“你今天不出院出得出。”
落地窗那边,小家伙扭头看向周闻风的时候,看他今天心情不太好,小家伙板着脸,嗖的一下起身,一溜烟跑进洗手间,哐当一声把门摔上了。
“……”佣人。
周闻风见状,冷着脸走近过去,抬手拧了一下门手柄。
果然,门从里面反锁了。
紧接着,周闻风的脸色不忍直视了。
冷着脸拧了两下门把手,周闻风命令:“周君临,马上把门打开。”
洗手间里面,小家伙一动不动的坐在马桶上面,全然当作没有听见周闻风的命令。
小家伙的不理不睬,周闻风真有点儿来气了。
于是,直接和他说道:“你认为我要你出院,是一道房门能拦得住的吗?”
紧接着,他又给了小家伙几个选择:“你在里面给我想明白了,你是自己开门出来,还是我直接打119。”
看着周闻风也生气了,佣人在旁边更加不敢说话了。
暗戳戳得觉得小包子的脾气,就是和周闻风如出一辙。
就在周闻风正准备打电话给心理专家,让心理专家来开导小家伙时,病房的房门再次被推开了。
佣人扭头看过去,看见是云默来了。
云默的出现,佣人像看见了救星一样,连忙过去打招呼:“云医生。”
感到气氛不对,云默看了一眼屋子里头问:“怎么回事?”
听着云默的问话,佣人就把刚才的事情和云默说了一遍,包括周闻风要给心理医生打电话的事情。
听闻周闻风要打电话给心理医生,云默顿时有些无语,觉得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一点。
再说了,这种事情搞多的话,会让小孩潜意识的觉得自己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潜意识觉得自己有病。
看了一眼洗手间那边,云默又看向周闻风说:“要不让我试试吧!”
退出拨号界面,周闻风盯着云默看了半晌,然后淡淡地‘嗯’了一声,答应了。
虽说小家伙喜欢云默,但周闻风觉得云默未必能搞得定气头上的小家伙。
只不过,试试就试试吧!
得到周闻风的批准,云默把侧脸和耳朵贴在门板上,尽量地放柔语气:“宝贝,你在里面还好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