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默周闻风》 小说介绍

没想到这次,云默简简单单几句话,小家伙就把门打开了。小家伙的这些事情,云默当然都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自己对他而言,到底又有多重要。只觉得这小孩乖惨了,比大人还要讲道理。...

云默周闻风小说全文在线赏阅 周闻风云默小说免费赏阅全文大结局

《云默周闻风》 第19章 免费试读

说罢,云默又接着和他聊道:“宝贝,你躲在厕所里,是不想离开医院,是想陪我的吗?”
抬眸看了云默一眼,周闻风觉得她的厚脸皮倒是还和从前一模一样,挺会给她自己脸上贴金的。
洗手间里面,云默的话音落下,小家伙短臂一挥,哐当把旁边的东西挥落在地上,当作给云默的回应了。
云默见状,继续的和他说道:“宝贝,可是阿姨要工作,没有办法总来看你,你先跟爸爸回家好吗?”
说到让小家伙回家,里面就毫无反应了。
云默有点儿哭笑不得了。
于是又说道:“宝贝,那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交换手机,互加一下微信,就算你回去了,我们还是可以联系,还可以视频的哦!”
云默说完,里头似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云默又趁热打铁道:“宝贝,小朋友总住在医院不好的,而且你这样会占用公共资源,会让那些生病的……”
云默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门咔嗒一声响了。
下一秒,小包子就这么出现在大家眼前了。
周闻风愣住了,旁边的佣人更是目瞪口呆。
云医生几句话居然就让小少爷把房门打开了,云医生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就把小少爷搞定了。
云医生太神奇了。
一旁,周闻风的眼神也复杂了。
同时,也想不明白了,想不明白云默到底给他儿子下了什么蛊,为什么他儿子对她言听计从。
她说话,甚至比他这个亲爹还管用。
周闻风还记得,小家伙上次闹脾气把自己锁在顶楼的小木屋,他好说歹说,劝了整整两个多小时,后来叫来了心理医生,小家伙都没有开门,最后还是在里面累得睡着了,他让消防过来拆的门。
没想到这次,云默简简单单几句话,小家伙就把门打开了。
小家伙的这些事情,云默当然都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自己对他而言,到底又有多重要。
只觉得这小孩乖惨了,比大人还要讲道理。
于是,蹲在小家伙跟前,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宝贝真乖,谢谢宝贝的理解。”
被云默夸奖,小家伙的情绪顿时缓和了不少,继而走到柜子那边,就将一只手机拿了过来,要云默把电话号码存进来。
看着小包子递过来的手机,云默伸手就接过来了。
然而,号码预存到一半的时候,她看到通讯录里却已经有她的号码,备注的是【十七】。
一时之间,云默的动作怔住了,就连脸上的表情也微微怔了一下。
周闻风见她脸色有变,伸手就把手机拿了过去,三两操作了一下,就说号码已经存下来,微信也加上了,然后才把手机还给了小包子。
周闻风的平静,云默那颗波澜乍起的心,却久久没有恢复平静。
十七!
这是周闻风以前对她的称呼,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是7月17号。
云默怎么都没有想到,时隔五年,他还保持着以前的称呼。
接过周闻风的手机,小包子检查了一番,看电话号码和微信确实都加上了,他这才安心的把手机揣在怀里。
之后,就乖乖的跟周闻风一起回去了。
目送着车辆的远行,云默想着刚刚病房里的一幕,想着周闻风手机里的备注。
她的心,终究还是被触动。
他们过去的种种回忆,一拥而上的让她措手不及防。
只是,过去的终究是过去。
她不是周闻风的十七,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更不会是。
回到家里之后,小包子就把那只存在云默电话号码和微信的手机供起来了。
晚上,周闻风出去开了个会回来时,只见他还像个虔诚的信徒,一本正经地盯着手机,两眼都望得欲望了。
冷不丁的看着小家伙,周闻风嫌弃地说道:“魂都被勾走了。”
“闻风,君临他是怎么回事?怎么从医院回来之后,就跟着了魔似的抱着手机不撒手。”这时,周闻风他妈拿着碗筷从厨房那边出来了。
不等周闻风说话,她又说道:“我听说小默回来了,听说君临喜欢的那个云教授就是小默。”
说到这里,周夫人的脸色忽然沉了沉说道:“我还听说你这段时间又在为周也忙前忙后,你这孩子,小默都回来了,你怎么还不收敛一点?”
“我丑话跟你说在前头,别说周也她身子不好,就算她身子好,她也别想给君临当妈。”
“再说了,君临难得也这么喜欢小默,依我看来,你趁早把小默接回来,就让小默给君临当妈。”
“而且我看小默和君临还挺有缘分的,两人虽说不认识,之前也没有见过,但眉眼之间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一旁,小家伙本来是抱着手机在发呆的,听着奶奶这话,他连忙看向周闻风直点头,以示赞同奶奶的提议。
表示极其愿意云默给他当妈妈。
一老一小的一唱一喝,周闻风的眼神别提有多嫌弃,只觉得他妈是在瞎胡扯。
特别是她说小家伙的眉眼和云默有几分相似,更觉得她是睁眼说瞎话了。
想到这里,他还特意多看了小家伙几眼,然而也没看出哪里相似。
倒是周君临,听着手机微信一响,马上就低头去翻手机。
随即,嘴角便扬起一抹笑,看得周闻风哑口无言。
紧接着,只见他给某人发完信息,端起碗筷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周夫人见状,整个人都傻眼了。
平日里,这大孙子吃饭就跟吃药似的,非要人哄着才肯吃一点,怎么今天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偷偷看了一眼小家伙的手机,看着是云默给他发了信息,让他好好吃饭,周夫人恍然大悟了。
于是又扭头看向周闻风说道:“你和小默的事情,你爸也是这个意思,还特意让我转达你一下。”
周夫人的传话,周闻风若无其事的拉开椅子就坐在餐桌跟前了。
然而,抬头看了小家伙一眼,看云默一条微信就能搞定他吃饭,周闻风再次陷入迷茫了。
云默,她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
吃完晚饭,周夫人把小家伙哄睡着之后,看小家伙还抱着手机依依不舍的放不下,她便又拉着周闻风谈心了。
周闻风听得烦,敷衍的说自己有分寸,就把她打发去客卧休息了。
以前的时候,她每次过来都说孩子不能没妈,让他把云默接回来。
现在云默回来了,他的耳朵恐怕更不能清楚了。
只是很多事情,并不是他说了算,不是他让云默回来,云默就能回来。
卧室里,周闻风看着床上已经熟睡的小家伙,他走近过去,俯身便摸了摸他的头。
拇指轻轻触碰着小家伙的眉毛,想着他妈那句小家伙的眉眼和云默相似,周闻风的眼神便更加深邃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