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默周闻风》 小说介绍

他们个个都是祖宗,自己不招惹总可以吧!顾知州见状,往前迈了两步,面无表情的说道:“三个月,我能给的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如果在这期间,他还没能和云默重修于好,云默还是要离婚。那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说什么也赖不上他了。...

云默周闻风(周闻风云默)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周闻风云默)云默周闻风最新章节(周闻风云默)

《云默周闻风》 第20章 免费试读

两人到底有几分相似,周闻风是没有看出来的。
不过小家伙这么喜欢云默,这么跟云默亲近,周闻风确实很意外。
还是说,父子两人心有灵犀,连喜欢的都是同一种类型。
大手轻轻抚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周闻风自言自语的问:“她有什么好的?”
这话,周闻风不仅是在问小包子,也是在问他自己。
明明知道她嫁给自己是为了云家,是云鸿伟给的压力。
明明知道她的心不在自己这里,他却偏偏不肯撒手,不肯跟她把婚离了。
他又何尝不是自讨没趣?
云默,云默她现在又在做什么?
--
“医生,求求你,求求你帮我留住我的孩子。”
手术台跟前,云默满身是血的抓着医生的手臂,苦苦地哀求着她,哀求她帮自己留住这个孩子。
“小姐,我们会尽力而为的。”
“求求你们了。”缓缓松开医生的手臂,云默早就哭成了泪人。
尽管周闻风把她送走了,尽管周闻风让她成为所有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这个孩子却是无辜的,她的孩子是无辜的。
“小默,是个男孩,可咱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孩子还是没能救过来。”
许宁红着眼,抱着孩子站在手术台跟前的时候,云默猛地睁开眼睛,嗖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急促地喘着气,云默满头都是大汗,整个人都发抖的厉害。
孩子,孩子!
她的孩子就那么没了。
脸色煞白,一动不动的在床上坐了很久,直到身体的颤抖平复了一些,云默这才挪动着双腿下床,魂不守舍的去了洗手间。
接了一捧凉水冲脸,云默的状态渐渐地缓和了一些。
但是,心脏依然在阵阵抽蓄,依然在阵阵揪得疼。
“宝宝。”自言自语的喊了一声宝宝,云默两行泪潸然而落。
是她不好,是她没有保护好他。
屏气敛息,云默看着镜子中两眼猩红的自己,四年前那个夜晚的回忆再次一涌而上。
是谁?
那个晚上围堵她,害她失去宝宝的那些人,到底都是谁?
幕后指使者又是谁?
还有那次的车祸,害她的老师许宁到现在还昏迷不醒的凶手,到底又是谁?
那一次,要不是老师心疼她太累了,要不是老师非要帮她开车。
如今躺在医院里的人,恐怕就是她了。
到底又是谁非要置她于死地?
不知在镜子跟前站了多久,直到外面的天色渐渐亮了,云默这才从记忆中抽离出来,转身回卧室了。
看来,她以后还是要离小孩远点,特别是周君临。
不然总会噩梦,总是被打扰。
至于她和周闻风,她也要赶紧把婚离了。
这次回来,除了查明当年的真相,和周闻风撇清关系也是首当其要的事情。
这一夜,周闻风也失眠了。
看完小包子之后,他就在书房的落地窗前整整站了一夜,直到天彻底的大亮,他这才收拾着自己回公司了。
“周总。”
“三哥。”
到了会议室,周闻风刚刚还很平静的那张脸,看到顾淮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紧接着,看到顾知州,脸色就更加阴沉了。
“周总。”兄弟俩擦肩而过的时候,顾知州见外的喊他周总。
顾淮在旁边见状,马上乐了,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三哥,五哥,我听说你俩前几天在酒吧里为默默打起来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听说我五哥肋骨都断了几根,三哥你下手也忒狠了吧!”
顾淮是周闻风小姑家的儿子,还和云默路小南是同学,几个人的关系都很不错。
顾淮的幸灾乐祸,顾知州冷不丁的白了他一眼:“就你长嘴了。”
“五哥,你别害臊啊!你连三哥的墙脚都……”顾淮话还没有说完,看着周闻风扫过来的冷眼,他马上做了个闭嘴的动作:“三哥,我错了,我在公司里不该提私事的。”
只是没有亲眼看到当时的场景,真是遗憾啊!
这几天,他一直在跟别人求视频,可是别说视频,他就连张照片都没有求到。
会议桌那边,向远见开会的人到齐了,就宣布会议开始了。
几个项目敲定之后,会议快接近尾声时,周闻风啪的把手中的文件扔在桌上,漫不经心的看向顾知州说道:“西北那边的项目,知州你过去跟进一下。”
听闻要顾知州去西北,大伙全都愣了。
条件那么艰苦的地方,而且西北的几个项目并不是周氏的主流业务,周总怎么把顾少爷给派出去了。
这完全不合符逻辑,也不符合情理啊!
顾知州旁边,顾淮一下就炸了:“三哥,你是不是安排错人了,怎么让我五哥去西北?”
他的旁边,顾知州倒是风轻云淡,嘴角甚至扬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主座位上,周闻风见顾淮的咋咋呼呼,他冷清清的看着他说:“你要是想替他去,我这边没有任何意见。”
什么?
让他去大西北。
顾淮连忙摆手:“不不不,还是让我五哥去吧!他工作能力比我强。”
顾淮话音落下,顾知州不以为然的表态:“三个月,我最多过去三个月。”
淡漠的收回眼神,周闻风冷声道:“再说。”
眼看顾知州接受了这次的调动出差任务,向远马上就宣布会议结束。
片刻后,大伙纷纷离开会议室之后,就只剩他们兄弟三和向远在里面了。
不动声色地站在周闻风跟前,顾知州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顾淮试探性的先开口问:“三哥,你让我五哥去西北出差,是怕他和你抢默默?”
顾淮的一声默默,周闻风的眼神立即有了杀气。
他的老婆,他们一个个怎么喊得这么亲热?
看着周闻风冷戾的眼神,顾淮马上投降闭嘴。
他们个个都是祖宗,自己不招惹总可以吧!
顾知州见状,往前迈了两步,面无表情的说道:“三个月,我能给的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如果在这期间,他还没能和云默重修于好,云默还是要离婚。
那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说什么也赖不上他了。
更何况,在这之前,他和云默已经就分开了五年。
他们之间的问题,从来就不是别人,而是他们自己。
顾知州话里的意思,周闻风自然没有说开,只是整了整他的衣领,气定神闲道:“知州,那辛苦你了。”
一旁,顾淮看着两人,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生怕他们再次动手会殃及无辜。
“应该的。”顾知州依然还是那副不以为意的态度。
这时,他的话音落下,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云默打过来了。
下一秒,几个人刚刚缓和的气氛,顿时又紧张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