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听明白了。”陆铭是懵的,“能不能问一下你做这个决定的原因?”

“不能。”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他放下手机看向明明全都听到了还假装没在意的女人,“满意了吗?”

云橙眼神不自在地看向了外面,脸也往旁边偏了。

一只不似女人那般细嫩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带着点强势将她的脸转过来,眸光深邃如泼墨般的黑夜一般,一点也不明朗,略有些阴沉,“说话。”

“说什么?”云橙的眼神闪躲,根本就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傅暄难得又重复了遍,“满意了吗?”

第66章画上了一个句号

云橙对他的态度是满意的,做到这一步确实没话可说了。

但她还是略有几分作的扬着下巴,不说话。

“你是不是……”傅暄被她这模样弄得无话可说,索性就直接将她按倒在沙发上,覆身上去吻住她那张倔强的唇。

“唔……”云橙拍着他的后背。

傅暄松了一下在她张嘴要说话的时候再一次占领,这一次越发强势,凶猛。

他的手掌贴在她的腰间,薄薄的睡裙根本就无法阻挡他掌心的温度,轻而易举就能将她一举拿下。

云橙扭动着身体,还在挣扎。

最后,傅暄喘着粗气松开她,看到她满脸通红,眼睛里有水雾,手掌已然钻进她平坦又在急促起伏的小腹上,正在往上游走,“有什么跟我说,别乱想。”

云橙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这会儿软绵绵的。

她脑子还算清醒,“你这样对我,我怕以后离不开你了。”

“那就别想着离开。”傅暄的吻再一次落下。

云橙偏头,吻落在她的脸上。

傅暄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做我男朋友。”云橙眼睛明亮。

傅暄微怔,“我不是吗?”

“见得光的那种。”云橙想要的太明确了。

她这会儿,就想要个肯定的结果。

傅暄的手从她的衣服里拿出来,坐到了一边,往沙发上一靠,那副冷清的样子好似换了一个人。

云橙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态度,她丝毫不意外,但是那种失望还是有增无减。

“我不是要逼你娶我,我只是想要可以见得光的恋情。”云橙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在他身边,平缓了情绪,声音淡然,“如果不行,就算了,不强求。”

云橙站起来,“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走了。”

“时不时的就闹这么一出,你真的觉得有意思吗?”傅暄突然抬头盯着她,“这三年来不都是这样过的,你为什么突然就想改变现状?能不能好好过了?”

他在生气。

云橙非常清楚,他有点毛了。

她垂眸看他,真诚地说:“嗯,就是觉得没意思,所以才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管我结不结婚,我都想改变一下现状。”

傅暄紧蹙眉头,看得出来她这一次是认真的。

以前她闹的时候,不像今天这样的平和。

“就因为韦雯让你爸难堪了?”傅暄说:“我都已经处理了,你还有什么不满?”

“不全是。”云橙心平气和,“我知道我爸做着那份工作有他该尽的职责,就算是不是韦雯,也还有别人会那样对他。其实你知道我一直想要什么的,我不是故意要跟你闹,只是真的有些疲倦了而已。”

云橙冲他微笑,“这些年跟你在一起很开心,会成为我一生最美好的回忆。我想留个空窗期,好好地调整一下状态。你跟我不一样,你缺的只是一个床伴,谁都可以。我,想稳定下来。”

“是因为有了想结婚的目标吗?”傅暄的脸色阴沉,“那个男人给了你希望,所以你现在借题发挥?”

云橙没想到这种时候他还在翻她和韩唯的旧账,谁说男人心胸宽广不记仇的?他这心里记得清清楚楚呢。

已经不想再解释那些旧事了,淡淡地说:“随便你怎么想。”

傅暄危险的眯起了眸子,他冷声说:“最后一次机会,你今晚只要走出这道门,我再找你我就是狗!”

“我知道,我也不会再找你了。至于我父亲那里,你觉得他不适合的话让他走就行了。”云橙深呼吸,“晚安。”说完,她的手放到了门把上,感应开门,然后走出去,把门关上了。

她没有再期待傅暄来追她。

现在不想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戏码了,是真的累了。

她和傅暄不管怎么纠缠,都不会有结果的。

已经拖太久了,早该断了。

回了家,爸妈根本就不知道她出过门。

她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刷着朋友圈,矫情地编辑了一句话:我也想看见阳光,奈何一把黑色的伞遮住了所有的光……

配图只是一个大大的句号。

预示着她的这一段感情,画上了一个句号。

……

云橙在家里关了三天,除了午饭和晚饭,她都在她的卧室里。

许是她的心情太过压抑,林母每次想问她这是怎么了都咽了回去。

林母怕她在家里关坏了,便让她下楼丢垃圾。

云橙穿着吊带裙,头发也没有梳,脸也没洗出了门。

她踩了垃圾桶的脚踏,把垃圾甩进去,转身就看到一个书香气十分浓的优雅妇人正在小区里张望,这样光鲜亮丽的装扮一看就不是小区里的人,那样子像是在找人。

云橙没多管闲事,转身就准备走。

“姑娘你好,请问一下……”妇人一开口声音也是软软的,很好听。

云橙回头,看着妇人。

那妇人见到她突然就两眼放光,满心欢喜地走过去,

“你是云橙?”

云橙眨了一下眼睛,也打量着妇人,在她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她礼貌地问:“我们认识吗?”

妇人笑眯眯地说:“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呀。”

云橙一脸疑问。

“我儿子叫韩唯,你认识吧。”

“……”

妇人看她呆愣的样子,很是可爱,对她更是喜欢。

“我姓赵,你可以叫我伯母。”赵夫人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和善,是个平易近人的妇人。

云橙有点懵,她完全不知道韩唯妈妈为什么会突然来了这里,似乎还是专门来找她的。

出于礼貌,云橙还是客气地喊了一声,“伯母,你好。”

“我看到你和韩唯的视频了,你很漂亮。”赵夫人那眼睛都是亮的,“那小子也是,非得不肯跟我们说实话。要不是他三姨看到了你们的那段视频跟我说,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云橙脑了是乱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小橙,你放心,只要你愿意跟韩唯在一起,我们可以搬到Y市来。我跟韩唯的爸爸商量过了,反正我们也退休了,去哪里生活都一样。韩唯的工作也可以调动,这些都不是问题。”赵夫人上前拉住云橙的手,爱不释手,越看越喜欢。

云橙咽着口水,她完全是懵的。

“等等,伯母,您的意思我怎么听不太懂啊?”云橙有点慌。

赵夫人很耐心地说:“你跟韩唯好好谈,什么时候结婚都行,我们很开明的。房子想买在哪里,你和你家里人商量看看,我们买来赠与你。车子的话你喜欢就跟韩唯说。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就希望你和韩唯组成个小家,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

云橙脑子嗡嗡响,她在怀疑是不是没睡醒,还在梦里?

第67章见家长

云橙丢个垃圾半天没上楼,林母下楼找她,就见到了赵夫人。

赵夫人一见林母就如同见到了好友知己,非常亲热地拉着她的手,喊着妹妹。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多年未见的亲姐妹呢。

林母得知赵夫人是韩唯的母亲之后,那也是非常的热情,还邀请人家上楼坐坐。

云橙趁着这个机会赶紧给韩唯打电话问是什么情况。

韩唯得知自己母亲跑去找云橙了,吓得连忙买机票飞往Y市。

为了探清楚到底是怎么回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