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心蓝蒋庭谌愣了愣,随即追问道:“募捐日是哪一天?”

对面的声音明显愣了一下,而后立马回道。

“是今天哦,地址就在冰城猫狗福利院,十点正式开始,毛孩子都很想您,记得一定要来哦!”

洛心蓝蒋庭谌飞快地应声道:“好,等会见。”

“等会见。”

为了代替江星苒好好活着,所以她生前想做的,洛心蓝蒋庭谌都愿意接替她去做,也算是一种生命的延续吧。

洛心蓝蒋庭谌将手机放下,起身刚要去洗漱,小菲便端着脸盆缓缓走了上来。

“小姐,我伺候你洗漱吧!”

看来小菲还是保留着之前照顾江星苒的习惯,但洛心蓝蒋庭谌根本适应不来,她忙笑着打断。

“小菲,我现在身体好了,不需要这么贴身照顾啦,你呀就去忙自己的吧,我有事会叫你的。”

见小菲闷闷不乐的样子,她抬手弹了弹她的脑门,笑说道。

“我需要自己的空间呀,小菲,去替我把脏衣服洗干净就行啦。”

洛心蓝蒋庭谌垂眸看了看手表,惊呼道:“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说着在小菲奇怪的视线中冲去了浴室洗漱。

洗漱完毕,门铃声适时响起,小菲忙上前去将门打开,一看到来人是盛禾鸣,忙连声喊道。

“小姐小姐,盛先生来啦。”

盛禾鸣身着墨色西装,领结扣得一丝不苟,满面笑容地站在门口,斯文又温柔。

第十五章

听到小菲说盛先生这三个字,洛心蓝蒋庭谌便条件发射似地从衣帽间跑了出来,丝毫没注意到身上衣服扣子还没扣完。

她拼命想按下心口涌出的欣喜,可那抹欣喜却似一团暖流似的直接冲上了眉间。

她眉眼带笑地呆呆看着盛禾鸣,对一旁小菲的提醒视若无睹。

望着眼前可爱的她,盛禾鸣嘴角不由得上扬,眼底涌上宠溺。

他径直上前伸出手温柔地替洛心蓝蒋庭谌扣起了扣子,如细流般的声音缓缓流出。

“真是个小笨蛋,扣子都忘记扣了。”

小笨蛋三个字直直地落在洛心蓝蒋庭谌的心上,顷刻间,激起千层涟漪。

精致白皙的脸颊上瞬时泛起红晕,洛心蓝蒋庭谌只觉心跳异常加快。

她就那样垂着眸子,一动也不敢动地站在原地,尽情闻着盛禾鸣身上那抹好闻的栀子花香。

见洛心蓝蒋庭谌没有说话,盛禾鸣压抑住心底的喜悦,故作镇定地继续说道。

“今天是冰城猫狗福利院的募捐日活动,上个月我们商量好去参加活动了。”

盛禾鸣稍弯下腰偏过头看了看洛心蓝蒋庭谌,在发觉她竟然羞红了脸以后,心里愈发甜蜜。

“所以,今天我特意来接你去参加活动的,好了,快去收拾一下,我们就出发吧!”

他的声线似三月的春风,温暖又动听,散落在心间,顿时一片生机盎然。

洛心蓝蒋庭谌闻言,将头垂得更低了,几乎要将自己整个嵌进胸腔。

她满脸羞赧地转身,迅速朝化妆间奔去,似乎晚一秒就会被识破全部心思。

一个小时后,冰城猫狗福利院门口。

盛禾鸣走下车后,立马又来到另一边绅士地替洛心蓝蒋庭谌将车门拉开,更是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牵她的手。

望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洛心蓝蒋庭谌愣住了神,心底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呼喊着:“没关系,不过就是牵个手。”

而另一个却声嘶力竭地制止道:“不行!注意你们的身份!”

正在纠结不知如何是好时,盛禾鸣却猛然收回了手。

他悻悻地拉开车门,站在一旁耐心地等待着洛心蓝蒋庭谌。

洛心蓝蒋庭谌顿了顿,瞬时一股异样的感觉袭遍全身。

她不知道盛禾鸣和江星苒之前发生过什么,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些渴望,渴望了解他们之间的事情。

她愣了几秒,随后收拾好情绪,快速朝外走去。

可因为着急,脚下一崴,身子失去重心就要重重倒下之时,一双柔软温暖的手猛然托住了洛心蓝蒋庭谌细软的腰。

洛心蓝蒋庭谌慌张地抬眸,下一秒正对上盛禾鸣那双深邃的眸子。

她定定地看着眼前俊俏温柔的男人,心脏似乎都漏跳了一拍。

那抹熟悉的绯红再次爬上了她娇俏的脸庞。

盛禾鸣呆望着怀中娇羞的洛心蓝蒋庭谌,彻彻底底愣了神。

半晌,洛心蓝蒋庭谌才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打破了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氛。

盛禾鸣猛然将洛心蓝蒋庭谌扶起,略显尴尬地说了一句:“那个,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进去吧!”

他的手不自觉背在身后搓了搓,试图掩盖自己的尴尬、紧张。

洛心蓝蒋庭谌笑着瞥了一眼局促紧张的盛禾鸣,似乎有一股强烈的力量在支撑着她,促使她主动轻快地拉起了他的手,大步朝福利院走去。

盛禾鸣愣了一秒,随后会心一笑,攥紧了洛心蓝蒋庭谌的手,跟了上去。

第十六章

冰城猫狗福利院内。

一见到洛心蓝蒋庭谌拉着盛禾鸣走了进来,小落便立马迎了上去,满脸笑意地说道。

“江小姐,盛先生,欢迎你们来参加我们的募捐活动!”

“我先领你们过去看看毛孩子们吧!”

洛心蓝蒋庭谌早已迫不及待,忙回道:“好!”

前一世她也喜欢做一些关于救助流浪猫狗的公益活动,也曾三番五次邀请蒋庭谌一起去,可他似乎对此毫无兴趣,每次都是借口不去……

洛心蓝蒋庭谌望了望身侧的盛禾鸣,一颗心瞬间暖了起来,就好像是上天赐给她的一个救赎。

来到毛孩子生活的地方,一只雪白的小狗立马冲了上来,扑到洛心蓝蒋庭谌的面前不断地摇着尾巴,高兴地转着圈圈,似乎和她很是亲昵。

洛心蓝蒋庭谌整个被它萌化了,立马蹲下身去,轻轻抚摸着它的头,一股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看来江星苒和这只小狗很是熟悉。

亲密互动的时候,白色小狗却突然起身朝屋外跑去,边跑边回头朝着洛心蓝蒋庭谌叫喊着,似乎有意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洛心蓝蒋庭谌有些疑惑,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见洛心蓝蒋庭谌呆愣在原地,白色小狗竟径直跑了回来,用嘴叼住了她的裙角,一个劲地往外拉。

盛禾鸣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禁感到一阵疑惑。

星苒怎么连六六都不认识了呢?平常她见到六六都是冲上去抱住六六,大声叫它的名字。

而且更奇怪的是,她竟然不知道六六这样做是为了要跟她玩球?

盛禾鸣压下心底的疑虑,走上前愣了一下,还是坚定地拉住了洛心蓝蒋庭谌的手,语气温柔。

“六六叫你去陪它玩球呢!”

洛心蓝蒋庭谌这才猛然回神,跟着六六朝屋外走去。

在一棵大桂花树下,六六停住了脚步,歪着头朝洛心蓝蒋庭谌叫了两声。

洛心蓝蒋庭谌心脏咯噔一下,一股不安浮上心头,她迟疑了。

她不知道六六这是什么意思!

再这样下去会露馅了!洛心蓝蒋庭谌急得后背渗出一片冷汗。

就在她矗立着对六六的喊叫无动于衷的时候,一旁的盛禾鸣心里似乎对此一片了然。

他拉着洛心蓝蒋庭谌的手,走到桂花树下蹲下,柔声解释道。

“星苒,六六是想要跟我们玩球,之前我们也是这样玩的。”

盛禾鸣一面说着,一面轻轻用手刨开了树根旁用树叶掩盖的一个小土丘。

“看,你每次都会将球藏在这里,六六都知道了。”

洛心蓝蒋庭谌的心重重沉了下去,心口传来一阵窒息的痛意,她痛得有些恍惚。

是啊,她不是江星苒,她不是……

可,这一切都是属于江星苒的……

洛心蓝蒋庭谌心不在焉地接过盛禾鸣挖出的水晶球,猛然脱口而出。

“哥,我有些不舒服,我就先回去了。”

她再不逃走,一切都会被识破,她必须得走。

话音刚落,洛心蓝蒋庭谌边便一把将水晶球塞回盛禾鸣的手中,转身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只留下盛禾鸣一脸疑惑地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