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金韫婉准备好了出发向北都。

  她身边跟着吴宗仁,还带了十多个乔装打扮后的东洋军人,几人分散在了几节不同的车厢内。

  火车离北都约近,金韫婉就越是惴惴不安,她希望此行千万不要遇到盛沛霖,让她平平安安地混过就好了。

  晚上,吴宗仁和金韫婉交代起了此行的计划。

  “到了北都我会马上安排你去见废帝,把那些东洋人也带去废帝居处……然后我会通知盛沛霖对东洋人进行清剿,在他们到达前带你离开。”

  “你的目的是那些炸弹?”金韫婉问。

  吴宗仁点了点头,“A-17是东洋人研究了好几年才开发出来的,听说技术上已经和欧美比肩了……在还不能量产的情况下,只要我们持有半数,对方也没办法轻举妄动。而且我这边有弹药专家可以进行研究复刻。”

第302章

  金韫婉抬头望了望火车车顶,闷闷地道,“所以最后倒霉的是盛沛霖吧?东洋人肯定会和他结仇的。如果他们直到了我和盛沛霖的关系的话...”

  东洋人肯定会觉得盛沛霖才是罪魁祸首。

  “你心疼了?”吴宗仁反问她。

  金韫婉思索了片刻,摇了摇脑袋,“我才没有。”

  吴宗仁垂下眼,缓缓道,“其实让盛沛霖练练兵也好,你不觉得他这一年太无所事事了吗?你都不晓得我看到他出现在洋文学校的时候有多震惊。”

  洋文学校的事情被他提起,金韫婉反倒觉得是自己被抓住了小辫子一样。

  那段时间盛沛霖是为了盯紧她。

  吴宗仁叹了口气,接着又道,“北系是关东军往内陆进犯的第一道防线,下面可就是新京政府。前些年盛沛霖也算是个英雄好汉了,拿下了不少战乱地区。唯独去年不知怎么回事,一点警惕性也没有。除了拿下贝海和切断了战略资源流失两件事,感觉去年什么功绩都没有。”

  金韫婉低下了头。

  这两件事也都是盛沛霖被逼急了才做的。

  “但是我觉得北都这两年发展的还可以呀,和我去大不列颠前,变化还是不小的。”金韫婉不知道怎么的,就帮盛沛霖说起了话。

  “这倒也是,北都工业、贸易、文化方面都还做的不错。但是现在是乱世,又有强敌在侧,兵还是多练练好。”

  三天后,众人下了火车,正式踏入了北都领地内。

  两月未归,金韫婉其实有些担心盛沛霖还在派人在城里搜查她,但如今的北都城确实一篇安逸祥和。

  春节还没有过,到处洋溢着一股喜庆劲儿。

  金韫婉和吴宗仁,还有十几个东洋人分开住在了临近的几个旅店中。

  翌日,吴宗仁先以金韫婉的名义向废帝居处送去了拜帖,得到回复后……第二日,金韫婉才带着一众东洋人前往。

  吴宗仁趁机把炸弹送走,所以没有和他们一起行动。

  这位年少的废帝实际上还比金韫婉要小个两三岁,却是她叔叔辈的人,和她父亲一样排行溥字辈。

  废帝见到她时也没什么好脸色,一开口便戳到了她的痛处。

  “我听说前段时间你阿玛去世了,怎么都没有叫人来句话,让我去悼念悼念。”

  金韫婉故意在东洋人面前对他行了大礼。

  “回禀圣上...”

  “我已经不是皇帝了,元帅夫人何须行此大礼呀?”

  废帝的口吻中明显含着讽刺的味道。

  金韫婉斜眼打量了一下身后的东洋人,幸好他们没有听懂废帝的话。

  她反正也没有真心要请废帝复辟,于是固执地自话自说起来。

  “圣上,我阿玛额娘去世之事突然,意外横死也不方便大操大办……所以只召回了家里人办完丧事,没有敢惊扰圣上。”

  废帝摆了摆手,“行了,你就直接说你今天来的目的吧。”

  “回禀圣上,关东军的池田中将和近藤少将想要邀请圣上去关东州暂住一些时日,商讨复辟之事,不知圣上意下如何。”

  废帝皱紧了眉头。

第303章

  “金韫婉,你什么时候勾结上了东洋人?”

  “事既然还没成,就不算是勾结。”金韫婉轻声答道。

  废帝放声大笑了起来,“你是不是糊涂了,东洋人怎么可能那么好心帮我们复辟?”

  金韫婉不语,心中却想着她这位「叔叔」也还算是清醒。

  等废帝笑够了,她才又道,“圣上,能否借一步说话。让我为您详细阐述阐述。”

  她想要和废帝说实话,也怕这些东洋人从他们的只言片语里猜到什么。虽然他们不懂国语,但是在关东州待了那么久,兴许能听明白一些。

  于是二人入了室内,东洋人还想要跟,被金韫婉拦了下来。

  她用从吴宗仁那里临时学来的东洋话对他们道,“圣上生性警惕,我与他私下谈就好。”

  进了室内,她便老老实实地和废帝交代了。

  “既然前朝已经亡了,那我姑且叫您一声叔叔吧。您也知东洋人生性狡诈,是不可能帮助我们的……何况当初国运衰败也皆是由和东洋那场海战而起,叔叔就不想让东洋人也吃一下亏吗?”

  废帝表情严肃,反复地摸了摸下巴。

  “东洋人会不会报复我?”

  “他们只想拉拢你做他们的傀儡,要报复也是报复盛沛霖。”

  废帝沉下眼,盛沛霖他也讨厌。

  这天下本来该是他的天下,现在反倒变成了盛沛霖的天下。

  “你也想要报复盛沛霖?因为你阿玛的事?”

  金韫婉听他这么说,心想自己已经离开了两个月,盛沛霖也没澄清,看来他的确拿不出证据了。

  “嗯,算是吧。”

  “要我怎么做?”

  “只要今晚把那些东洋人留下来就好了,其它我会安排。”

  民国政府对废帝有所优待,现今让他居住在一座三层小楼中,还有几个前朝的太监宫女伺候着,住下十几个矮小的东洋人不算难事。

  翌日,天还没有亮,吴宗仁就开车来接走了金韫婉,带着她奔赴了北都火车站。

  “我听说这些日子盛沛霖在北都对你的排查已经放缓了,我们直接搭火车去关东州应该问题不大,我问人弄来了一张公民证,一会儿你披个头巾装感冒就是了,不会被查出来的。”

  他说着,把头巾递给了金韫婉,金韫婉也赶紧围在了脑袋上。

  而另一边,盛沛霖接到了东洋人去游说废帝复辟的消息。

  他立马下令封锁了废帝居处,并且亲自赶了过去。

  这是动摇民国国本的大事,他无法掉以轻心,他也没想到东洋人速度会这么快,并且敢直接赶到北都来。

  东洋人手上有最先进的武器,但是他们已经被盛沛霖的军队团团包围住,即便是拼死一战也无法突出重围。

  上午九点,这场短暂的战事结束,十几个日本人全数被俘虏。

  盛沛霖上前提醒着废帝,“如果你想要活命,最好不要碰危险的事。”

  废帝笑了笑,也提醒他,“这些东洋人都不会说汉语,也不会说满语,你觉得他们是怎么来说服我的?”

第304章

  盛沛霖立马意识到了什么,扭头道,“主谋跑了!得追。”

  姜孝予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立马询问道,“元帅,上哪儿追?”

  “东洋兵囤聚在关东州,来北都肯定是走的火车,先打电话全面封锁,然后去火车站追。”

  火车站,金韫婉和吴宗仁刚刚检完票,上车松了口气时,火车站就接到了要求全面封锁的消息。

  火车原定九点五十发车,但是十点十分了都还没有动静,车内的群众全部焦躁了起来,拉着铁路警察问,“这是怎么回事呀?火车出了故障吗?怎么还不走。”

  “车站不肯放行,我们的人已经去问去了,大家稍安勿躁,一有消息我们肯定马上通知大家。”

  可是这大过年的谁愿意耽搁时间,车厢里的人开始闹腾起来。

  “到底能不能走呀,我还等着回家过年呢。”

  “就是,大年三十没赶上,大家都想早点回去陪家里人。”

  “车站怎么回事,怎么会不放行呢!”

  金韫婉不安地看着吴宗仁,“现在怎么办?”

  “等会儿吧,先看看是什么情况。”

  两人又等了十来分钟,铁路警察才过来道,“各位,请大家坐在自己座位上,不要随意走动。最近这几班列车上可能会有北都逃往关东州的东洋间谍。请大家配合盛元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