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文舟盯着这个温馨的画面,有些嫉妒。

  唐朵看着躺在怀里的宝宝,感受到乳汁流入宝宝口中。嘴巴撇了撇,眼圈有些红:“老公,我当妈妈了。”

  郁文舟俯下身,同时搂住她们两个:“老婆,开心吗?”

  唐朵点头幸福到委屈:“开心,特别开心。”

  喂好奶,郁文舟自己不太敢,叫来护士帮忙拍奶嗝。

  唐朵很想让他抱抱孩子,看他一脸局促的样子,便没有开口。他需要适应父亲这个角色。

  郁文舟关上灯:“快睡吧,两个小时后,我叫你。”

  唐朵头靠到宝宝的方向,舍不得闭上眼睛。但她确实累了,眼皮打着架,很快入睡。

  郁文舟半蹲在地上,专注地看了她很久,才转过身,借着微弱的壁灯,看女儿四处张望的小脸。

  他试着伸出一只手指,想摸摸她肉乎乎的手背。

  曦宜软软的小手胡乱地抓住郁文舟的手指,抓住就不肯放。

  一瞬间,郁文舟被温暖包裹得满满,一颗心被滚烫的蜜融化了一般甜软。

  父亲,他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这世间又多了一个他爱的人。他想用所有的爱来灌溉她。

  郁文舟心跳加速,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柔软、幸福,想要用尽一切爱她保护她。

  他躬下身小心翼翼把女儿抱起来。

  郁曦宜头还不太能动,眼睛好奇地看着模糊的世界。

  郁文舟也不敢乱动,她只有自己半只手臂大小,头正正倚在他心脏的位置,娇弱无比。

  他缓缓低下头,轻轻吻女儿的额头,软软的带着奶香。

  她好美,眼睛很大很亮,睫毛很长。嘴巴很小巧,微微张着,像是在感受他的气息。

  郁文舟嘴角沁着笑,忍不住又亲了一下。然后就这样一直抱着她,站在唐朵身边。一家人,在温和的夜色里,紧紧靠在一起。

  郁文舟关掉闪光灯,给宝宝拍了张照片,骄傲地发到群里:我女儿。

第275章江染怀孕

  消息先炸醒了觉少的老年人谢继墨。他摇醒叶落落,立刻给卫晋和秦添打电话,几个人直奔医院。

  非探视时间,闲人免进。大家只能徘徊在走廊的玻璃门外,伸着脑袋往里张望。

  谢继墨透过玻璃门缝,朝着护士站轻声喊:“我是孩子的舅舅,孩子和母亲怎么样?”

  卫晋和秦添也跟着说:“我们都是舅舅。”

  护士们都认识卫晋,打趣道:“母子平安,孩子健康也很漂亮。不过晋哥,你不是叫郁太太嫂子吗?”

  卫晋乐呵呵:“产妇为大,我们现在都跟着朵朵论辈分。”

  叶落落打着哈欠:“这里不是私人医院吗?怎么还这么多限制。”

  江染遥望着紧闭的病房门,不知道自己将来是不是有机会也住到里面:“唐朵需要休息,咱们等天亮再进去探望。”

  屋里,郁文舟轻轻把唐朵唤醒:“老婆,到时间喂奶了。”

  唐朵缓缓睁开眼,看到郁文舟温柔小心地抱着女儿,目光慈爱温和,心里暖暖软软:“老公,我也想抱抱她。”

  郁文舟轻柔地把小曦宜放进唐朵臂弯,帮她解开扣子。蹲在床前,和唐朵一起看女儿努力喝奶。

  忍不住,郁文舟倾下身轻轻吻女儿起伏的脸颊。发梢搔在唐朵胸前,两股不同的温暖甜腻的香气溢进鼻腔。

  唐朵拽他的头发低声娇嗔:“医生说不能经常碰宝宝的脸蛋,容易流口水。”

  郁文舟抬起头亲她的脸:“老婆,谢谢你生了这么可爱的女儿。”

  唐朵傲娇地翘起唇:“男人,你要记住,生活上的事永远要听老婆的。”

  郁文舟点头:“都听老婆的。伤口疼吗?医生说可以吃不影响哺乳的止痛药。”

  唐朵的伤口确实很疼,但是这点疼又算什么呢,是药三分毒,她宁可自己忍着,也不想有一点点伤害到宝宝的情况发生:“现在还好。”

  宝宝吃饱,郁文舟轻轻抱起女儿,把她枕在自己肩上拍奶嗝。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动作温柔娴熟。

  护士敲门,告诉他们有人来探望。男士不方便,郁文舟只同意江染进来。

  唐朵轻声:“落落可以的。”

  郁文舟很谨慎:“她年纪轻,莽撞。等满月了再说。”

  江染套了件白大褂才被放行进来。

  看到精致小床里的柔软婴儿,喜爱又向往,想摸又不敢:“师哥,你要好好照顾唐朵。外面那哥几个现在都是唐朵娘家人。我爸和我妈说,他们也是唐朵这边的。”

  郁文舟轻笑:“心疼还心疼不过来。”

  唐朵笑着说:“染姐,你是第一个进来探望的,可以接到好孕福气哦。”

  “但愿。”江染蹲下身仔细看宝宝,她似乎在朝着她笑。

  唐朵眼里满是柔色:“她喜欢你,她能感受到你是她的亲人。”

  在医院住了一周,确保唐朵和孩子一切健康。郁文舟才带着唐朵回家。

  唐朵被强制要求坐在轮椅上,头上裹着围巾,脸上带着墨镜、口罩,身上裹着大衣,几乎没有一丝皮肤露在外面。

  回到御苑,郁文嫒又找了一批产妇和婴儿护理的医护。她自己也干脆搬过来,直接长久住下。

  每天眼巴巴盯着唐朵和郁文舟,只要他们一放下孩子,她立刻接手又把孩子抱起来。

  傅川不放心郁文嫒,默不吭声跟来。但他有规有矩,从不跨入唐朵的生活区域。

  姐姐对孩子爱不释手,甚至过于溺爱,唐朵多少有些不满。但是想到小曦宜可以在热闹温暖、充满爱的大家庭里长大,她又很开心。

  郁文舟暗中提醒过姐姐很多次,郁文嫒不得不收敛了一些。

  但只要唐朵休息或者有事情,她一定冲在前面抱孩子。

  家里的场面几乎是唐朵和孩子在一起时,大家一起照顾曦宜和唐朵。唐朵不在的时候,郁文舟和郁文嫒斗嘴抢曦宜。

  所有人现在都默认,湖畔别墅是郁家的聚集地。

  小曦宜运动能力很强,不到四个月学会了翻身,开始满床骨碌。一家人二十四小时不敢离开。

  这个时候传来好消息,江染怀孕了。

  卫晋把唐朵怀孕时的医护全请过来。江染自觉断了工作,在卫晋家里养胎。

  卫母关心备至,把她当女儿一样照顾。

  但是天不遂人愿,三个月的时候,江染还是流产了。

  江染搬回了自己家,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

  卫晋干脆也搬到江家,一句不提怀孕生子的话,只求和她一起。

  江染几乎放弃。和卫晋一起快乐两三年,也算人生一段美好的记忆。

  小曦宜周岁这天,郁文舟请了很多朋友来家里庆祝。

  唐朵特别开心,因为按照原来的约定,孩子满一岁,她就可以回去工作了。

  在家窝了快两年,几乎没什么自己的时间。唐朵感觉自己已经颓废到脱离社会了。

  一周岁的小曦宜已经学会了说一些短句,可以歪歪斜斜地走路。她习惯了家里很多人,还有很多叔叔阿姨经常来看她。

  特别是那个谢叔叔,总是偷偷让她喊舅舅。

  她最喜欢的还是卫叔叔和染阿姨,因为长得好看。

  秦添开玩笑道:“嫂子,这孩子随你啊,以貌取人。”

  唐朵拉着曦宜的小手:“相由心生。”

  田沅最会夸人:“曦宜长得越来越像妹夫了。”

  郁文舟怕唐朵弯着腰劳累,躬身把曦宜抱起来:“性格随朵朵。”

  小曦宜软软的胳膊勾着郁文舟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留下好多口水:“爱爸爸,爱妈妈。”

  然后瞧了眼直勾勾看着她的郁文嫒:“爱姑姑。”

  郁文嫒满意地仰起头。

  卫晋和江染带着礼物进来。

  小曦宜立刻挣扎着下来,跑到江染怀里:“染姨姨,曦宜想。”

  江染寄情于工作,拍的戏曲特刊获了奖,最近心情一直不错:“染阿姨也想曦宜。”

  小曦宜在江染脖子上蹭了蹭,看到两块红色:“草莓,妈妈也有。”

  唐朵和江染一起红了脸。众人一起哈哈大笑。

  江染放下小曦宜。

  曦宜抱着她的腿仰头看,指着江染的肚子说:“弟弟。”

  江染一愣,她好像很久没来例假了。以前经常不准,最近工作忙也没注意。但是身体没什么异样的感觉。

  卫晋有些小激动,都说孩子有天眼,没准真的有了。但是怕江染紧张,不敢表现出来。

  郁文嫒不清楚他们的事情,只希望身边孩子成群。江染怀孕,没准唐朵一开心,又想再生一个。

  不由分说,拉着江染就往里走,让傅川给她把脉:“去查查,孩子说话准。”

  卫晋护住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