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虽然发火,但下面依然威风凛凛,裤子里的小帐篷搭得很高。

他分明是有欲望的,但又在拼命的压制自己的欲望。

我鼓起勇气,看着他说,“佛爷,我只是不想被那些男人糟蹋,只是想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你。”

和尚没有说话,兀自喘着粗气。

看得出来,他忍得很难受。

“如果我的第一次让那些粗鲁的男人要了去,我不甘心。”我又接着说。

“佛爷……”

“滚!”

和尚吼了一声,伸手抓起我的头发,将我拖死狗一样拖到寺庙门口,重重的扔在了寺门口的墓地里。

然后扭头进了寺庙,头也不回。

我忍着身上的疼痛,慢慢的爬回了营房。

再一次引诱失败。

一夜都没有睡好,天气闷热,隔壁营房里不时传来女人的惨叫声和男人的狂笑声。

天亮的时候我刚刚睡着,却马上被冰水淋醒。

“起来了,金刚已经到了,今天你就开始第一轮,一百零八个人很多,要抓紧时间杵。”

我被人拖起来,营房里很快进来十几个士兵。

他们都身强力壮,皮肤黝黑。

全都盯着我看,眼里闪着邪恶的光。

喉结一上一下,似乎正在咽口水。

一个妇女冷着脸对我说,“今天完成这十几个,你就可以休息了。明天再继续。”

我如坠冰窟,自己要被这十几个男人轮了吗?

云婆不是说给和尚下了情降,他就会迷上我吗?怎么还会让我被这么多男人侮辱?

“你们谁先来?”妇女问。

一群男人像狼一样扑了上来,“我先来!”

“我先!”

一个最强壮的男人扑了上来,将我摁倒在地,伸手就直接撕扯我的裙子,一副要吞掉我的样子。

我又惊又怕,如果我今天被这十几个男人给轮了,那小佛爷肯定是不会再碰我的。

那我借他逃出去的希望也就彻底破灭了。

我会被一百多个男人轮番侮辱,然后被毒虫咬下体,最后还要用火烤。

直到我那一块干了,才会被割下来。

而半途中稍有闪失,我可能就死在这原始丛林当中了。

我不能死,我要是死了,我弟弟和我妈妈也活不成。

我用尽全力去推压在我身上的男人,但他实在太强壮了,我根本就推不开他。

没有办法,我只好狠狠的一口咬在他的耳朵上。

舌尖上传来了带血腥的咸味,他的半只耳朵竟然被我咬在嘴里!

他血流如注,黏糊糊的洒了我一脸。

他痛得嗷嗷大叫,双手卡住了我的脖子,嘴里叽里呱啦骂着我听不懂的话。

我的呼吸渐渐困难,胸腔因为缺氧而刺痛,意识开始模糊。

我感觉我要死了,我再也回不到我的家,再也见不到我的亲人了。

心里有巨大的悲伤涌了上来,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溢了出来。

就在我眼前发黑的时候,仿佛间好像听到什么响声。

那双卡住我的手好像松开了一些,氧气重新进入我的肺部,我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呼吸,并且剧烈咳嗽起来。

我活过来了!

那个要强我的男人软软的趴倒在我的身上,眼睛鼓得大大的看着我。

他的头被打爆了,血液和脑浆一起涌了出来。

营房门外面,一头大象发出‘昂昂’的叫声。

大象的身上,骑着一个穿着鲜红色僧衣的英俊和尚。

小佛爷来了!

和尚的旁边站着一个卫兵,是他指使卫兵打爆了那个男人的脑袋。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情降发挥了作用,但他确实是救了我一命。

其他那些之前想要抢着强我的士兵,看到佛爷后像见了阎王,一个个面色苍白,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

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向小佛爷走了过去,他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必须要牢牢抓住。

他骑在大象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没有说话,表情却非常复杂。

我扯住他的僧衣,仰视着他英俊而又冷漠的脸。

“佛爷,谢谢你救了我。”我虚弱地说。

“你说要把自己给我?”他淡声问。

我赶紧点头,“是的是的,我只给你!”

他没再说什么,将大象掉头,示意我跟着他走。

第4章

虽然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儿,但不管他带我去哪儿,总比留在这被这一群男人轮的好。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跟在他的大象后面走了。

大象平时走路好像慢吞吞的,但小佛爷所骑的大象却是走得极快。

他骑着大象在前面走,我要在后面小跑才能勉强跟得上。

山里的风吹起他鲜红的僧袍,白色的阳光照射在他苍白而英俊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有一种妖异的美。

他与这个环境显得格格不入,甚至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小佛爷没有把我带回他的佛堂,而是带到了山脚的一座两层的竹楼。

竹楼旁边有一条小溪流过,四周长满硕大的鲜红色的花,那花朵足有锅盖那么大,像鲜血一样殷红。

花朵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定睛一看,是一条条细小的红色的蛇。

花与蛇完全一样的颜色,很难看得清楚。

每朵花上面几乎都有一条小蛇,直看得我头皮发麻。

门口有两个穿着当地服装的年轻妇女,看到小佛以后就双手合十,齐齐跪到了地上。

云婆也从竹楼里迎了出来,看到我还活着,似乎是松了口气。

小佛爷用当地的语言对云婆说了什么,云婆点头弯腰:“是。”

二楼环境清静,应该是小佛爷修行之外的正常居所。

这时云婆对我说,“小佛爷说了,既然你不愿意练肉莲法器,他可以放过你。”

我心里一阵狂喜,没想到这么容易他就放过我了!那我就不用被108个男人折磨了!

“但是佛爷说了,炼法器是为了救这个部落所有人的命。如果没有法器交给政府军的首领马吞,他就会带兵剿灭我们整个部族。所以你不练法器也行,但你得帮我们把马吞给杀了。”云婆道。

马吞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奇怪,但是缅甸人只有名,没有姓氏,马吞不是姓马,而是他的名就叫马吞。

我对于马吞这个人没有任何了解,但之前云婆跟我说过,小佛爷要练肉莲发器,就是为了献给这个政府军的首领。

既然我不愿意练肉连法器,那就让我去杀人,把那个政府军的首领杀了,自然也就不用献肉莲法器了。

这样的方法确实是比送肉莲法器要好,把人杀了相当于彻底解决问题。

可是我一个弱女子,如何能杀得了政府军的首领?

“马吞好色,见到漂亮的女子绝对不会放过。一周之后,小佛爷会在镇上和马吞秘密见面。到时候佛爷会带上你,马吞见你生得好看,肯定会向佛爷主动要你。这样你就能潜入马吞的身边,伺机杀了他。”云婆道。

所以我现在不用练肉莲法器了,但我会成为小佛爷使美人计的工具。

但其实我也是死路一条,因为假如我在政府军的军营里把政府军的首领杀了,我还怎么可能逃得出来?

当然了,小佛爷不会考虑我能不能逃出来的问题。

对他来说,我只是一枚棋子,如果我失败了,他会推得一干二净。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小佛爷,他盘腿坐在竹榻之上,桃花眼微微闭上,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来。

他看起来那么温润漂亮,却有着一颗蛇蝎般的内心。

虽然看起来都是死局,但我从中看到了有一线生机。

一周以后小佛爷会带我离开这里,到镇上去和马吞秘密会谈。

只要到了镇上,我认为我还是有机会逃走的。

机会虽然不大,但是至少存在这种可能。

只要有这种可能,哪怕只有1%的希望,我也要努力去争取。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一周之内我爬上小佛爷的床,让他迷恋上我,我成为他的人,他自然就不舍得把我送给马吞。

但这种可能就更小了,云婆所说的情降,看起来是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