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缅甸的城市,手机的普及率也还是很高的。

除了去手机店,我还可以从普通人手里买手机。

手机店里卖1000块钱的手机,我在外面买,我付2000他会不会卖?我想应该会卖的。

感觉手机的问题没有那么难解决,最困难的还是买辆车逃出去。

买车的动静太大了,这里好像到处都是小佛爷的眼线,如果我去买车,很容易被发现。

不能买车,那就只能租车。

但是租车也需要办手续,那就不如直接打车?

我相信只要钱给的足够,直接包辆出租车到市里,应该是有人愿意的。

跑车的人不就是为了钱么,有钱赚的话,肯定有人愿意干的。

只要能包辆车,那就比买车和租车风险要小很多,而且会隐蔽很多。

第一次肯定不能成功,但我可以先尝试一下。

小佛爷不也在试探我吗,我也可以试探他一下。

我背上小佛爷给我买的女士包,把枪放在包里,走了出去。

和上次一样,一路通行无阻。

街上晚上也还是很热闹,倒像是比白天还要热闹一些。

耳边经常能听到华语,有些普通话还很标准。

店铺上多数打的招牌也是华文,恍惚间会以为在国内。

但其实这是在异国,这里处处充满危险,并不像国内那么太平安全。

我慢悠悠的溜达到热闹的街心,偶尔装作无意的回头看一下,看能不能发现跟踪监视我的人。

满眼只有人潮汹涌,我什么也发现不了。

心里突然有一种侥幸的心理,或许小佛爷真的相信我了,并没有派人跟踪我。

我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后,司机问我去哪里。

我示意他往前开,并没有说目的地。

司机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倒也没说什么,就把车往前开去。

司机长得比较矮小,皮肤还黑,但说的也是华语。

不过我认为他是本地人,很多本地人也是说华语的,但他们叫‘果语’。

“从这里去最近的城市需要多久?”我试探的着问。

“你是穿老街吗?”司机问我。

这个城市的名字我是听说过的,以前影视作品中听说过。

因为名字比较好记,所以就记住了。

我就随意点了点头,“是不是需要两个多小时?”

“差不多三个小时,不过现在已经没车了,白天你可以坐客车去。”司机说。

“那如果请你送我去需要多少钱?”我随口问道。

“我还真没送人去过老街,路上有时候会遇到危险。你是华国人吧?”司机问我。

我其实不太想承认,因为我担心会引起他的怀疑,或者是打什么不好的主意。

但我知道肯定骗不过他,他常年跑出租车,外地人他肯定是一眼都能认出来的,他们有自己的辨识方法。

于是我就点了点头,撒谎说:“我老公在这边办事,我可能要先回老街去,他开不了车送我,我想自己打车去。”

我说这话的意思也很明显,我不是一个人,我老公是在这边的,你不能随便打不好的主意。

“老公是来这边投资的?他做哪一行?”

司机看我的眼神,竟然突然间就怀疑起来。

我猜测,他问我这话的意思是我们是不是搞毒的。

“他是做小家电生意的。”我随口编道。

“哦,原来是这样,这边卖家电的老板大多都是华国人。你要说你老公的名字,没准我还认识呢。”

这话题好像是聊偏了。

我强行把话题揪正回来,“如果请你送我到老街去要多少钱呢?”

司机摇了摇头,“我不去。”

我心里还挺诧异的,猜测他们可能是有某种常规,这边的出租车不能直接送人到老街去。也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我不确定。

“你如果今天晚上去,然后你凌晨赶回来,我可以多付点钱。”我直接说。

司机沉默了一下,应该是有些动心,“你能付多少钱?”

“你要多少?”

他想了一下,“6000块。”

6000肯定不是指的人民币,没那么贵。

“可以。现在就去。不过我没有缅币,人民币可以吗?”

司机应该是没想到我这么快就答应了,“当然可以啊,人民币在这边也是可以流通的。人民币的话我要六百。”

其实这算是很便宜了,虽然我也不知道到老街到底有多远。

“可以,那我们现在走吧。”

司机反而到犹豫起来,也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我继续用钱引诱他,“我可以给你800,但我有一个条件,你要把你的手机卖给我。”

“你要买手机?”

“我的手机没电了,我要买你的手机。这样如果有什么状况,我方便打电话给我老公。”

他摸出一个很落后的低端手机,“我的手机是这样的,你要买的话,你给500块钱吧。”

我高兴的不得了,马上给了他500块钱。

“但我的卡我要收回来。”

那就扯淡了,没有卡的话我怎么打电话?

“我要买就要连卡一起买。”

司机更奇怪了,“你要我的手机卡做什么?你不是自己有手机卡吗?”

“我的手机卡好像也坏了,这样吧,我给你1000块,你把卡一起卖给我。然后你重新买一张卡。”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想了想,“我可以重新帮你办一张卡,但我的卡我还是要回来。我认识卖卡的人,买一张放上去就可以了。”

我点头,“行。”

于是司机重新将我拉回街中心,让我在车上等他,他去帮我办卡。

我坐在车里,心狂跳的厉害。

拿到手机我就可以先往国内打个电话,至少给家里说清楚,我现在什么状况。

如果这个电话能打成功,家里就可以帮我报警。

虽然国内的警方要赶到这里来救我,恐怕也是险阻重重。

但至少又多了一份希望。

但是司机一直没有回来,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年轻人,直接钻进了驾驶室,发动了出租车。

我正要问他干什么,他对我说:“丁小姐,太晚了,你得回去了。”

我的心瞬间往下沉。

第31章

我没有再说什么,任他把我带回了木楼。

他也没说我什么,下车之后给我拉开车门,请我下车。

然后向我敬了一个礼:“丁小姐早点休息。”

我的腿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地上楼。

小佛爷还没有回来,楼里就我一个人。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虽然我只是试探一下,但经过试探以后,让我更加绝望。

我感觉我插翅难逃,小佛爷的能量,不是我能想象的。

我去洗了一把脸,躺下睡觉。

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直到天明,这才勉强睡去。

我醒来的时候天快亮了。

睁开眼一看,小佛爷正坐在床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我。

我睡觉平时很清醒的,但他今天什么时候来的,我真的不知道。

我爬起来,“你回来了?”

他扔过来一个东西,是一部手机。

我认出来这是那个司机的手机,上面沾满了血迹,我甚至能闻到一股血腥味。

“你不是要这个的吗?给你。”他冷声说。

我浑身轻轻发抖,“对不起……”

他突然暴起,一把卡住我的脖子,将我从床上扔了下来。

他英俊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你不是说你不离开我的吗?你要买手机干什么?”

事到如今,我只能老实交代:“对不起,但是我真的担心我妈妈。我妈妈有抑郁症,之前就几次试图自杀。现在我也没了消息,我担心我妈妈会支撑不下去。”

这是实话。

我说着就哽咽了,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我不是在表演,我是真的很难过很绝望。

他脸上的怒意稍微淡了几分,但表情依然阴沉:“那如果你国内的亲人都死光了,你是不是就没了牵挂,就可以安心的留在这里了?”

我吓得赶紧赶紧哀求:“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求求你!”

“你答应过的,你说你不会离开我的。”他的声音愤怒而悲怆。

“我也不是想要离开你,但我无法彻底割舍我的家人。如果你伤害我的家人,我马上去死!”

他拔出枪,扔在我的面前,“那你现在就去死!”

我没有勇气,而且我也不能死。

“如果你能帮我找到我弟弟,让他回国。我就留下来陪你,从此以后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哭着说。

他没有说话。

“我真的不是想要离开你,但我真的不能不管我的家人。请你帮帮我,求求你。只要你能帮我找到我弟弟,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继续哀求。

“你弟弟叫什么名字?他是在哪里失踪的?”

我赶紧说,“我弟弟叫丁玮,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失踪的。他是被骗到这边来的,可能被电诈集团给关起来了。”

“他长什么样子?”

“我之前的手机里面有他的照片,但后来手机被他们没收了。他身高1米8左右,有点偏瘦,发型是三七分。他会抽烟……”

小佛爷挥手制止了我的介绍,这样的介绍实用性确实不大。

1米8左右,偏瘦的男生实在是太多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