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威继续兑现他的承诺,他找到了我弟弟转移的地方。

但是他看起来没那么乐观,“这个园区守卫比较森严,后台老板是军方高层的人。警察局是根本奈何不了的,而且我和这位后台老板之前有些过节。目前我正找人和他联系,希望能用钱买回你弟弟的自由。”

我听了心里也很紧张,“他和你是有过节,那会不会故意为难你?”

“有可能会。但他未必知道你和我还有和你弟弟之间的关系。从理论上来说,被骗过来的人那么多,也不差你弟弟一个,只要舍得花钱,应该是能卖出来的。无非就是价格高一点。”

“那万一他漫天要价怎么办?”

“只要不是特别离谱,我都会给他。但还是那个问题,在提出交换条件之前,你还是要先进去确认一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你弟弟。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一早就过去。”

我心里充满了感激,“好。”

这一次可能是为了隐藏行踪,陆威并没有带其他人。

他亲自开车,和我一起来到了那个园区门口。

接头的人已经等在了那儿,我看到他从包里拿出一沓钞票递给那个人,和那个人交谈了几句。

然后走过来,递给我一套衣服,“你到车里把衣服换上,然后跟他进去,我在外面等你。”

这个诈骗集团竟然还有统一的服装,规模可想而知。

我来到车上,换上了他给我的蓝色工装。

等我换好以后,陆威打开车门,递给我一个包。

“里面有枪有炸弹,炸弹我之前教你用过,你还记得怎么用吧?”

我紧张地点了点头。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用。能不开枪就不开枪,炸弹就更加要谨慎使用。”陆威交代我说。

我点头,我当然不会乱用了,我压根就不想用这些东西。

之所以会接触这些东西,全都是因为环境所迫。

陆威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胆大心细,你能做到的,这是你的强项。见到你弟弟以后,只需要确认他的身份,其他的就什么都不要做,不要说。”

我点头,“好。”

其实我心里还是紧张。

我跟在那个人的后面,走进了全封闭的园区。

我想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带那个人马上提醒我,“到处都有摄像头,你不要到处乱看。”

吓得我赶紧低下了头。

园区很大,走了好几分钟,才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员工宿舍,你弟今天休息,在里面睡觉,你赶紧去见他,你们只有5分钟的时间谈话。要抓紧一点,不能被人发现。”那人叮嘱我说。

“好。”我赶紧答应。

“一定要小心,如果被人发现,你就说你是新来的。”

“好。”我再次点头答应。

“那你进去吧,记住,抓紧时间!”

第37章

员工宿舍很宽,没有床,都是地铺。

一排过去,有上百处地铺。

地铺旁边有换下来的鞋和袜子,空气中弥漫着不好的味道。

我往里面走了很远,才看到一处地铺上躺着一个人。

我走了过去,仔细一看,躺在地铺上的人正是我弟弟丁玮!

他的头发剃成了平头,人好像也变得更苍白了,但他的脸我肯定是不会认错。

我压低了声音,弯下腰推了推他:“小玮……”

丁玮睡得很沉,我推了几下他才醒过来,看到是我,也是瞪大了眼睛:“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言难尽,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但我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小玮,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姐,你怎么来了?我们都转移了几个地方,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是我一个朋友帮我找到这里的。小玮,你跟我走吧,我们现在就走。”

我太过于激动了,只想带着我弟弟尽快脱离险境。

我进来的时候没人阻拦,我就想当然地认为一会我们出去的时候也没人阻拦。

但丁玮的反应却让我感到很意外,“姐,我不走。你也留下吧,我跟我们主管说,帮助你当主播。只要你能骗来一个人,就有很高的提成。一年能赚几十上百万,一点问题都没有!咱们姐弟俩在这里干上几年,发了大财再回去!”

我吃惊的张大了嘴。

丁玮被骗到缅北后,我们全家都没有一刻不在操心这件事。

妈妈甚至因此而患上了抑郁症,我不得不孤身来到缅北,陷入狼窝,差点万劫不复。

可我没想到,因为他竟然是自愿来的,而且并不想离开。

“丁玮你是疯了吗?这里是诈骗集团,骗的都是我们的同胞。就算是有钱赚,这钱我们也不能赚啊!你赶紧跟我走,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我拽着丁玮的手,让他跟我走。

但他甩开了我的手,“有钱不赚那是傻子!在国内辛苦上班,一个月就那么几千块钱,我什么时候才能买的起大房子,买的起我想要的车?在这里既然能赚钱,为什么不赚?姐,我和我们主管关系很好的。你形象好,我跟他说一声,直接把你包装成主播。你就骗国内的那些人过来旅游,到时候把他们控制起来了,你就能拿到一笔提成。等我们赚足够几百万,我们再一起回去。”

我是真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失望透顶。

要是早知道他是这样的,那我也不会来这里受这么多的苦,差点把命给搭上。

“丁玮你变了,变得面目全非了!你真让我失望,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坏人?妈妈因为你都快气死了,你竟然在这里做着发财梦?这是犯罪集团,是你可以发财的地方吗?”

“那些被骗的人是因为他们贪心,不然他们也不会上当。要怪也怪他们自己!姐,你留下吧,我们一起发财!”

他说话的语气和眼神,都已经不再是我熟悉的那个弟弟。

我其实不想管他了,可他毕竟是我弟弟。

我还得把他带回国内,让我妈看到他,我妈才能活。

于是我再次试图拉他走,“你现在就跟我走,快!”

“我不走,我要留下来挣钱,我要挣很多很多钱!姐,你如果不留下来,那你赶紧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你来了我也不会跟你走的。”丁玮说。

“妈妈因为你患上了抑郁症,你就不管她的死活了吗?”我难过地说。

“等我赚了大钱回去买了大房子,妈就能享福,到时候她的抑郁症自然就好了。”

看到丁玮说到钱时那癫狂的样子,我就知道我不可能说服他了。

常言说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他不想走,谁也帮不了他。

5分钟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