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将画轴打开,看着画中的自己,问道:“这画中的是我吗?”

闻言,裴知衡眸光微颤,停顿了瞬,才说:“李姑娘,认为不像你吗?”

不是不像,这根本就是她。

但却是未来的她,并不是现在的她。

但沈月卿又不能这么问,只能委婉的说:“和我的长相一样,但我并没有这样打扮过。”

听到这话,裴知衡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快他就调整好了自己。

但还是被沈月卿发现了他这微不足道的异样。

之前脑海中的那个猜测又在心中不断放大。

却听裴知衡说:“我只是想象的了一些,就画了出来,可是在下逾越了。”

“只是想象?”沈月卿不可置信的问。

裴知衡却爽朗的笑了。

“的确如此。”

瞧着男人眼中的真切,沈月卿信了,紧张的心也放松了些许。

之后,沈月卿打算离开。

裴知衡却突然大声说了一句:“我叫裴知衡,希望还能与姑娘再相遇。”

不知为何,这一刻,沈月卿好像看到了前世那个追求自己的裴知衡。

也是这样的热情又赤诚。

可心口突然涌上的痛却将她打回现实。

沈月卿,想什么呢?难道你还想要重蹈覆辙吗?

那样被一次次抛下的痛苦,你还要再经历一遍吗?

沈月卿很肯定心中的答案,不,她不想。

思及此,她收起了嘴角刚要浮起的笑意,淡淡的说:“萍水相逢,席公子不用在意。”

说完,还把画像还给了裴知衡。

“公子上面的人并非我,公子还是送给你寻之人,真正的有缘人。”

话落,沈月卿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着女人决绝的背影,裴知衡拿着画轴的手默默收紧,心底也暗暗发痛。

突然,开始起风,风吹着尘土飘扬在他的头上,身上。

那双刚才还激动的黑眸,此刻变得黯淡。

但只有裴知衡知道,他不是因为这糟糕的天气,只是因为那个再也追不回的人。

直到,一旁有难民的呼唤声才叫裴知衡从思绪中回神。

“席太医,我孙女又口吐了,您可否帮我去看看。”

裴知衡收起思绪,跟上这位老婆婆,重新投入到救人中。

天渐渐黑了,沈月卿上了海棠找来的马车。

坐在车上,她却下意识打开了车帘,看着穿梭在难民中那道白色的身影,心绪复杂。

海棠忍不住的夸赞:“小姐,奴婢觉得宫里的传闻,可能不是错的。”

“什么传闻?”沈月卿即使没有心情,也还是浅浅的回了一句。

“就是传闻席太医是因为骗了女人的感情,才会被害的一夜白头啊。”

“你看看席太医的长相,的确是一表人才又英俊,就算满头白发,也难敌他的英俊。”

“怪不得咱们府那个萧小姐,会痴迷啊!”

沈月卿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看到海棠的嘴一张一合。

她疲惫的撑着手肘靠着头,闭上了眼睛。

见状,海棠才住了嘴,拿上一旁的大鳖给沈月卿盖上,就安静的坐在一旁去了。

但其实沈月卿并没有睡着,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都是裴知衡那双赤诚的黑眸!第29章

再加上马车颠颠簸簸,根本就没法冷静下来。

当快到将军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新人也渐少了。

“小姐,我们到了。”海棠叫醒了沈月卿。

沈月卿睁开眼,尽管没睡着,还是装作刚睁眼的样子。

“我一直觉得燕阳城挺大的,忽然发现燕阳城的街道还是太短了。”嘲笑似的嗤笑一声。

沈月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跳下了马。

走向李府,却发现李焱正站在大厅,焦灼的样子。

突然,李焱回头看见沈月卿,立马上前抓着她的手。

“妹妹,你跑哪里去了,害娘担心死了。”

沈月卿苦涩的笑笑,李母可不会担心她,毕竟都带着萧凉儿去庙里祈福,却唯独没有带她。

她拂开了兄长的手,淡淡的回了一句:“随便逛了逛,兄长不必担心。”

话落,就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这时,李母急匆匆敢了过来,一把将沈月卿抱住。

沈月卿怔住,就听李母说:“欣艺,你身子骨才好一点,怎么还穿这么少出去,娘担心你。”

说着,就抓着沈月卿冰凉的手在嘴里呼暖气。

一旁的萧凉儿看着这一幕,眼中的嫉妒都快要藏不住了。

“欣艺,娘今天特意去庙里和你妹妹一起求了平安符,定会保佑你此生平平安安。”

“以后要出去,跟娘说一声,别让娘担心。”

闻言,沈月卿有些不敢相信,诧异的问:“您去寺庙是为了给我祈福?”

“带萧凉儿去也是为了给我祈福?”

“是担心我的身体,才没有带我一起去的?”

她激动的一连问了三个问题,眼睛都开始泛红。

李母慈爱又温柔的牵着沈月卿坐下,声线特别温柔:“你这傻孩子,娘肯定是为你求啊!”

话落,沈月卿瞬间心头一暖,眼眶都泛红了。

她抱住李母,埋在母亲的怀里,感受着亲情。

李焱在一旁取笑她:“妹妹,你都多大了,怎么还在娘的怀里哭鼻子,羞不羞。”

这次兄长的调侃在沈月卿的眼里显得那么的动听。

沈月卿知道,李焱并非真的调侃她,只是在逗她笑。

这一刻,就算还是显得不真实,但沈月卿都盼了好久。

直到萧凉儿在一旁委委屈屈的发声:“欣艺姐姐,还有凉儿,你可没有感谢凉儿啊。”

沈月卿这才发现萧凉儿也站在大厅,但却没有把她回事。

李母轻轻给沈月卿擦去眼角的泪水。

随后,极其温柔的把从寺庙求来的平安符放到沈月卿的手上。

“欣艺,好好呆着,娘希望你一辈子都平平安安。”

沈月卿点了点头:“好,我会的,多谢娘。”

之后,李母没有责怪沈月卿一副男孩子的装扮,反而关切的问她今天都去干嘛了?

有没有哪些趣事?

母女二人聊得很是开心,萧凉儿彻底变成了局外人。

有好几次,萧凉儿都想插入话,可是根本就没有机会。

最后,她只得娓娓道:“娘,凉儿身子不适,先回房休息了。”

李母这才吧目光看向萧凉儿,关切说道:“好,凉儿,今日你也辛苦了,好好回去休息。”

虽然关心依旧,但却很明显生疏了许多。

萧凉儿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只能咬了咬牙,走了。

待门外萧凉儿的声音彻底消失,沈月卿这才想起今天见到的事情。

“兄长,娘,我想帮一帮城中村的那些难民。”第30章

说到这,李焱的眼中也布满了忧伤。

难民的事,他早就发现了,可是以他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

不知该如何帮助,正巧这时沈月卿提起这个话题。

李焱走上前问:“欣艺,你有何想法?”

李母虽然是端庄的主母,但也并非是不关心外面事情的人,关于燕阳城涌进了大量的难免,她也有所耳闻。

沈月卿看着两人,说出自己的想法。

“首先是要解决他们的住处,可是如果我们安排好了他们的住处,那慕名而来的难民只会越来越多,这样也解决不了根本。”

李焱赞同道:“是啊,当初我也想到了这点,曾像陛下请示过,但想到这点……”

“欣艺,你可有更好的办法?”

沈月卿站起来,手指趁着下巴,细细的说:“住的地方,还是要修建。”

“一来是彰显我朝的宽善,还有陛下的民心,但不是也要让他们自己有生存之道,一技之长,这样才能真正的在这里扎根,生存下去。”

李焱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欣艺,你仔细说说。”

沈月卿继续说:“我们以陛下的名义出面,修建一座难民营,前三个月是免费的,但是从第三个月开始就要按照其他旅馆的价格来收费。”

“那他们哪里有银子?”李焱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沈月卿走到兄长的面前,明媚的眼眸一闪:“这就是我要说的重点。”

“修建难民营不是需要人吗?我们可以让那些身体健康的难免先来工资,给他们发银子。”

“其次,还有城里其他商铺却少工人的也可以来难民营招人,大家互帮互助,才能成功。”

“光靠我们李府的力量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