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庭故意往她这边挪了挪,看向她地目光柔和了不少。

回到知意庄园,刚下车,顾言庭便二话不说粗暴地将温念念扛在肩头。

温念念吓得脊背一僵,不停的踢打着顾言庭,他脚步匆匆上楼,任有她发泄。

来到顾言庭的卧室,他将温念念抛到床上,温念念背部一痛,双眼警惕的盯着顾言庭。

“顾言庭你不是选了沈知意吗?你别告诉我你现在后悔了!”

顾言庭闻言一怔,想到当初自己的愚蠢他就心痛欲死。

他脱掉外套,伸手不紧不慢的接着衬衣纽扣,目光幽深晦暗的盯着她,哑然道:“我是后悔了,念念,我不懂如何爱人,所以才伤了你,以后我不会再做这种蠢事。”

温念念却是冷冷一笑,红唇一开一合。

“顾少,覆水难收,难道你能当之前的事都没有发生过吗?”

温念念低头笑笑,嘲讽地道:“也是,被当作替身的不是你,被囚禁的不是你,被逼流产的不是你,被放弃的也不是你,你当然能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顾言庭喉头一哽,竟然被逼得说不出话来。

他想起当时她有多期待那个孩子,他双手颤抖地抱着温念念,低声道:“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你所受的委屈和伤害我会一一补偿你。”

第十六章

温念念根本不在。

“怎么补偿,你毁了我,拿什么补偿?”

想到自己没有机会睁眼的孩子,她眼中盈着泪花。

“不管以后我有多少孩子,也代替不了我已经失去了的那一个,因为他永远也没办法来到我的身边。”

顾言庭看着她的泪如断线的珍珠簌簌滚落,心口又在隐隐作痛。

泪水一滴一滴,像砸在他心上。

他突然凑近吻上她的眼。

温念念身子僵直,随即反应过来,猛地一把推开他,眼中排斥和厌恶交织。

顾言庭似乎没想到自己只是亲吻她的眼睛,就惹来她这么大的反应。

她抗拒自己的亲近,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

又想起刚刚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互动,顾言庭便嫉妒的发狂。

“温念念,你是喜欢上那个废物了?那个废物有什么好,你宁愿跟他也不跟我?”

顾言庭双手死死捏着她的双肩,眼中充血。

温念念完全不想理这个疯子,拼命想挣开他的禁锢,但是男女力量悬殊,她挣扎了半天,顾言庭压在她身上不受任何干扰。

她气得脑中缺氧。“你别一口一个废物,他才不会像你这样无耻!”

顾言庭死死盯着她,看到她对自己的排斥和厌恶,和对外人的维护与偏袒,气得发狂。

“我是无耻小人,他是正人君子,你还说你不爱他?”他眼中的戾气愈渐浓郁,咬牙厉声道:“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女人,温念念!你这辈子都别想逃!”

说完他低头吻上她的唇,一手按着她,一手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温念念吓得失声大叫,顾言庭早已经失去理智,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心中满满都是对她的占有欲。

“嘭!”一声巨响。

温念念捂着唇缩到床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顾言庭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额上鲜血直流,他望着她拿着台灯砸向他的那只手,惨烈的笑了笑。

他清晰的知道,温念念已经不爱他了。

“啊,你们在做什么?”

沈知意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尖叫起来。

看到被砸的头破血流的顾言庭,立即冲过来,担忧地问:“言庭,怎么回事,是谁弄的?”

说完看她才看见了温念念,她尖叫出声。

“你,你是人是鬼。”

温念念冷声:“沈小姐,别来无恙!”

沈知意看到本应该早就死了的人却好端端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来纠缠顾言庭,气得咬牙。

“温念念!真的是你!你不是早就死了吗?”说完她看向顾言庭的伤口,气势汹汹地道:“是你伤了言庭,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顾言庭突然厉声开口:“你出去,这是我跟她的事。”

沈知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这半年来顾言庭对自己冷淡了不少,但终究还算是平和的,但现在顾言庭为了这个女人竟然要赶自己走!

“言庭,我送你去医院,她把你伤得这么严重,你怎么还相信她。”

沈知意说着便要去扶顾言庭,却被顾言庭不动声色得躲开。

他眼神暗了暗,语气冰冷:“我说的话你听不懂?滚出去!”

沈知意被吼得一愣,眼泪不受控制得滚落,委屈巴巴地道:“言庭哥哥。”

顾言庭看着沈知意抽抽嗒嗒的模样只觉得心烦。

“念念,你送我去医院。”

温念念原本以为自己又要被关起来,没想到现在顾言庭居然让她送他去医院。这让她有些吃惊。

第十七章

“你还是让沈小姐陪你去吧,太晚了,我要休息了。”

温念念语气淡淡,没有丝毫伤人之后的愧疚。

顾言庭眸光的光彻底暗沉下去,他眉头紧锁,似乎又在想着怎样威胁她。

“言庭哥哥,还是我陪你去吧,她如此心狠,怎么会好心送你去医院呢,她巴不得你早点死呢!”

沈知意得意的瞥了温念念一眼,趁机说些挑拨的话,却不知道她无形中又给顾言庭心口补了一刀。

他避开沈知意的触碰,抬脚往外走,走到门口又不忘吩咐新任管家。

“看好她,不许任何人伤害她。”想了想有道:“她如果想出门,你们跟着就行。”

顾言庭走后,温念念也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的意思,起身下楼。

沈知意没有跟顾言庭一起去医院,而是坐在大厅沙发一边品着红酒,一边等着温念念。

她锐利的眸子扫向温念念,像是萃了毒。

“温念念你命还真大,炸弹都没把你炸死。”

温念念缓缓下楼,双手抱怀,居高临下看着将她视作眼中钉的女人,对着她浅浅一笑。

“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死呢?”

沈知意喜怒都在脸上,现在看着温念念恨不得上手将她撕了。

“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故意吊着言庭哥哥,让他为你着迷是吗?”

温念念看白痴一样看着她:“关你什么事?”

说完她便没再管她,回到自己房间。

沈知意看到她居然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指甲陷入掌心的肉里。

她扑上去想好好教训一下温念念,却被管家拦住,管家面无表情地道:“抱歉沈小姐,先生吩咐过不准任何人伤害温小姐。”

“该死,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吗?”沈知意瞪着管家,脸色铁青。

管家低着头表示歉意,却还是横在她面前,丝毫不退让。

温念念回到房间,看到里面的东西都没有变动过,她从床底翻出一个木箱,收拾了几样自己的东西,便拎着箱子出门。

见她出来管家立马热情的迎上去。

“温小姐,您要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