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将冉铮和蓝元龙,及今天抓到的那个死士首领的事全部交代一番。

  几天后他们要出发雀国,这些事情只有交给轩辕澈,他才放心。

  “洛儿,怎么了?”轩辕澈刚离开,黎洛就拉着他回房,看着她难得对自己和颜悦色,他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黎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下巴对着桌上那碗雪莲羹点了点:“天气炎热,喝一点雪莲羹。”

  “好。”墨玄宸眉眼都是笑意。

  刚刚急急忙忙去厨房就是为了给他炖雪莲羹,没有多想,端起碗就喝了一大口。

  一口下肚,他有些愣住了。

  他双腿残疾之后没少喝药,药味还是能喝得出来,这雪莲羹里面的药材全是降火的,剂量还不小。

  可他没上火啊。

  “洛儿,雪莲羹里怎么会有降火的药材?”

  “没上火也要预防,清热降火的,以后每天都要喝一碗。”

  黎洛微微眯着美眸,等三四天葵水结束,他才能清心寡欲。

  “可以不喝吗?”墨玄宸放下手里的碗,清热降火的作用他又不是不知道。

  “不喝?”黎洛挑眉看着他。

  “嗯,不喝。”墨玄宸叹了口气,不去看她。

  “为什么?”黎洛皱眉,他不喝怎么能行?

  那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

  “这东西喝了何止清热降火,恐怕还会清心寡欲吧?”

  墨玄宸把雪莲羹推远了一眼,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窘意:

  “你不想要‘幸’福了?”说着,大手就往她腰际游弋。

  心里暗暗想着,等会就去把雪莲羹的药材全部扔了。

  “……”他居然知道这雪莲羹的作用!!!

  黎洛咬了咬唇,认真地看着

  他:“不行,你要喝,这可是我好不容易熬的。”

  “洛儿……”墨玄宸看着眼前坚持的丫头,脑海中灵光一闪,暗暗咬紧后牙槽,明白过来,这丫头就是故意的。

  他心里气得要死,却不舍得对她发火,咬牙切齿问:“你是知道这雪莲羹的药效?故意给我吃的?”

  “也不全是,主要清火。”黎洛见他脸色沉了下来,有些怂的开口。

  “呵。”墨玄宸笑容渐冷,撑着头,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他就说怎么突然给他炖雪莲羹,对他和颜悦色了,原来在这等着他呢。

  黎洛吞了口唾沫,总觉得这次好像撩了老虎的胡须……

  就在两人都沉默的时候,墨玄宸忽然端起桌上的玉碗,一口饮尽。

  “我喝了,为了不让我碰,你还真是什么都能想得出来。”

  平静的声音下,似在竭力克制着些什么。

  还没等黎洛说话,墨玄宸直接站起身,扭头就走。

  黎洛红唇微张,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小嘴一撇。

  这男人好像……生气了。

  她哪里知道这男人居然能猜出雪莲羹的作用。

  与墨玄宸在一起这么久,他几乎没对自己黑过脸,这段时间更是把她宠在心尖上。

  这一次。

  他真的生气了。

第425章两人不会吵架了吧?

  门外,墨玄宸连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想到她的目的就是不想让他碰就止不住怒气。

  “王爷,王妃在屋里吗?”红衣端着冰镇西瓜汁走了过来。

  墨玄宸淡淡的嗯了一声,转身就要走,下一秒,脚步一顿。

  冰镇的?

  本身葵水来了不舒服,喝了冰镇的,回头又要闹肚子疼。

  “去换个常温的给她,这两天不准给她吃任何冰镇的东西。”

  话落,转身离开。

  红衣也经历过葵水的折磨,每次来葵水折磨的她是疼不欲生。

  知道有些东西要忌口。

  旋即转身去厨房,换一杯西瓜汁。

  可刚刚王爷脸色明显有些不对。

  两人不会吵架了吧?

  换了常温的西瓜汁,刚绕过屏风,就看到某人双手托着下巴,坐在榻上发呆。

  红唇抿着,小脸皱成了小包子。

  加上刚刚王爷的神色。

  妥妥吵架了呀。

  红衣眉梢一挑,王爷可是出了名的疼媳妇,粑耳朵,哪里会舍得跟王妃生气?

  看着黎洛呆滞的接过西瓜汁,然后呆滞地喝了一口,然后愣住。

  呆滞的眼神逐渐有了焦距,眼咕噜一转落到西瓜汁上。

  “怎么不是冰镇的?”

  这么热的天喝冰镇的才舒服呀。

  这个朝代没有风扇,没有空调,每天穿几层衣服,热了还不能脱,捋起袖子就会有人指着你鼻子骂你不守妇道。

  唯一解暑的就是这冰镇的各种东西。

  若不是要去雀国,她都是躲到避暑山庄住到立秋才回来。

  “王爷交代,说王妃这几日都不能碰任何冰镇的东西,王妃忍几日吧。”

  “……”黎洛眨了眨眼,那男人不是生气了么?

  还记得交代葵水来了不能碰凉的东西?

  她默叹了口气,将西瓜汁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红衣见她又要开始发呆了,作为下属主子的事他们不能多嘴,但以王爷那么宠爱王妃,必然不舍得跟王妃冷战,过两日说不定就好了。

  想到王妃的交代,她开口禀告:

  “王妃,小院的药房整理出来了,你要的药材也准备好了。”

  听到这个,黎洛来了精神。

  “那我过去看看。”黎洛跳下贵妃榻,大步走出门。

  去雀国路途颠簸,冥邪那受伤的小身板怕是撑不住

  她要趁这几日为他熬制一些药丸。

  还要自备一些药。

  雀国之行肯定危险重重,必须要备一些救命的药。

  ***

  三日后,黎洛看着满满六瓶药丸,嘴角缓缓扬起满意的笑。

  黎洛手中拿着一把药豆子,往空中一丢,就见到她肩膀上趴着的一只白貂儿就算一跃而起,将那豆子颗粒吞入嘴里。

  黎洛忍不住笑了起来,笑颜明艳不可方物。

  但旋即想起什么,嘴角的笑容又淡了下去。

  这三日,那个臭男人都没来找过她。

  晚上回房间的时候也不见人影。

  黎洛叹了口气。

  小气巴啦的男人。

  她端着一碗熬好的药去了冥邪的房间。

  冥邪今日已经可以半躺着,看着黎洛端来的药二话不说一口闷掉。

  “喏,这是你的药,每日每个瓶子里的药吃三粒。”

  见他喝完,黎洛将药碗放在一旁,从袖中拿出五个药瓶丢到他怀中。

  冥邪自然不怀疑黎洛的医术,将药瓶放在枕头旁,就看到某人坐在板凳手指撩着雪白貂儿的下巴绒毛,目光无意识地看着某一处。

  冥邪想起这两日王爷过来,那脸拉得老长,墨离跟着他身边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他还疑惑这是谁惹到王爷了,没想到祸首就在面前。

  冥邪拿起枕头靠在身后,王爷自然不会跟她置气,宠都来不及。

  能把王爷气成阎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