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沈星语心如死灰的脸,梁西州不知道自己,什么事情竟然成了沈星语不认识的人。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从乔思出现开始吧。

沈星语第一次带她来见自己的时候,他并不喜欢这个看起来有些小气和懦弱的女人。

在沈星语璀璨的光芒面前,她太不起眼了。

无数次沈星语出现的日子,她都跟在沈星语的身后,穿着简单颜色却十分鲜艳的裙子。

一开始,她叫他梁律师。

后来,和沈星语待得久了,她也开始跟着叫他阿州。

相处一段时间,他才知道,乔思比他想象的更讨人喜欢。

在沈星语为了季铭洲而放他鸽子的时候,是乔思不顾大雨,赶来陪他。

在他生日的时候,亲自去做了蛋糕送给他。

除了沈星语,没有人对他这么用心过。

只是沈星语身边有了季铭洲,她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时时刻刻都依赖她了。

有时候梁西州想,多乔思一个朋友,好像也挺好的。

可是他没想到,沈星语会在这个时候露出她的占有欲来。

分明没时间陪他的是她,可是她也不能容许乔思出现在她的身边。

她扔了乔思准备的礼物,不许她单独和自己见面,甚至在她试图解释的时候,给了她一个耳光。

那些都是他从来没想过的,他不知道沈星语什么时候嫉妒心变得这么强。

分明,她是那样善良的一个人啊。

是什么改变了她?梁西州不知道,他从来没见过沈星语这一面,他想或许是不是自己误会了。

所以他不断的想要调节两人的关系,可是无意识的,他不知道自己其实早就站在了乔思的那一边。

当他看到乔思留下那样一封声泪俱下的信时,他心中所有的理智都丧失了。

他的沈星语怎么会变成今天那样,是不是这些年他一直对她太过宠溺,才会看不到她的变化?

让人轮奸乔思,这样的事,她怎么做得出来!

对于沈星语,他更多的是失望。

第十六章

所以,在惩罚沈星语的过程中,他只是冷漠的充当一个帮手,却从来不会主动去做一些惩罚她的事情。

说实在的,在看到沈星语绝望的向自己求救时,他有过那么片刻的心软。

可是一想到,她会用那样龌龊肮脏的手段,对对一个无辜的人,梁西州便觉得可怕。

给她一点惩罚吧,让她知道自己做错了,只要她愿意改,一切还有可以挽回的余地。

只是,为什么从监狱出来以后,她会像是变了一个人。

曾经那个肆意飞扬,明媚如风的女人,如今却变得怯懦,颓废,就像是被乔思夺舍了一样。

梁西州不愿意相信,他的沈星语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于是他不停的刺激她,就是想看到她反抗的那一天。

只是,他好像用错了方法。

沈爸爸沈妈妈去世的那一天,他冥冥中觉得,沈星语可能不会原谅他了。

尽管她父母那的死直接原因并不是因为他,可他是递刀子的帮凶,多多少少逃不了关系。

看到沈星语那么失魂落魄的奔向太平间的时候,梁西州觉得自己的心好似也跟着一起破碎了。

那种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失去的痛不欲生,他好像也能感同身受。

以前都是她陪着自己,如今却没有人陪她。

后来,他再次前往乔思的病房的时候,沈星语绝望的从房间里冲出来,连看到没有看他们一眼。

那一刻,他的心中是有些慌乱的。

多年的相处,他能看出来,知道这一次沈星语似乎真的被逼上了绝路。

可房间里传来乔思的哭声,还是忍不住让他停下了去追寻沈星语的脚步。

一念之差而已,却已经是阴阳相隔。

他在病房里,听到沈星语直播的消息,亲眼看到她放出乔思亲口承认的罪行。

那一刻,梁西州的天塌了。

从没想过,自己一直选择相信的人,织就了这么大的一个骗局,把所有人骗的团团转。

他究竟是有多愚蠢,才会被她蛊惑,伤害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沈星语。

可是,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她绝望的在自己胸口捅了那么多刀,然后一跃而下,结束了这场悲剧。

甚至连给他们道歉忏悔的机会都没有留。

这一切,都是他们活该。

如果他们肯相信她,哪怕只是一次,结局也不会这么惨烈。

回想起自从乔思出现后的这些年,他们从来没有一次再相信过沈星语。

该死!真该死!

该死的人是他们三个才对,怎么会是沈星语呢?

第十七章

梁西州陷入了这样痛苦的循环里,他转过身看向沈妄,来人同样也是一脸痛苦。

和季铭洲梁西州不同的是,沈妄认识沈星语的时间并不长。

他的生命本就不该与沈星语有所交集,她是盛开在清风里的花,他是陷入沼泽的淤泥。

初相识是因为沈星语的一个朋友,被他手底下的人为难,为了给她朋友出气,沈星语竟然直接找上了他。

在苏市,没有人不知道沈妄的名号。

他和季铭洲,一个混商场,一个混黑道,两人都是炙手可热的危险人物。

偏偏她胆子大的很,竟然敢直接在他面前,把他很很训了一顿。

尽管当时他手下的人拿到威胁她,她吓得抖成筛糠,却还是自作镇定的让她朋友先走。

也就是这一刻,让他彻底服了这个小丫头。

后来,他被查出肾衰竭,她竟然还不犹豫的便选择了捐献自己健康的肾脏。

要知道,失去一个肾脏,意味着什么,可是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做了。

沈家人并不缺钱,也不需要黑道的帮扶,这么做纯粹是因为她的一番热心。

可也是因为这样,她不敢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父母,更不敢告诉季铭洲。

他早就听说了,季铭洲把她保护得很好,若是知道她这么捐献自己的肾脏,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风波来。

后来,他听说她因为过失杀人,被关进了监狱,她曾经的爱人和朋友,都倒戈相向,视她为仇人一般。

这些,都是从新闻或者内部人员口中听到,他不相信,他认识的沈星语会做这样的事情。

在他的记忆里,沈星语大方,善良,即便是小动物,她也会用尽自己的所有温柔。

这样的她,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恶劣狠毒的手段?

所以他不管怎样都不相信,在看到沈星语被送进监狱时,那破碎的眼泪,重重的打在他的心上。

当下他便立誓,一定要把沈星语救出来。

不管季铭洲如何的权势滔天,他绝不会让人伤害沈星语!

就在他紧锣密鼓的想着要如何替沈星语翻供的时候,梁西州找上了他。

那是他第一次和沈星语口中的阿州见面。

她时常和自己说季铭洲和梁西州的故事,他知道,梁西州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最信任的人。

可是,他却亲口告诉自己,她使用手段陷害乔思的事情。

那一刻,他犹豫了。

第十八章

作为沈星语亲自承认,最了解也最相信她的人,都能如此决绝的和她断绝关系,是不是证明,沈星语真的做错了一些事情?

沈妄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他不会凭借别人的三言两语便怀疑沈星语。

尤其是,他曾经亲眼看到过,她为了自己的朋友,连性命都不顾,又怎么会做出这样恶劣的事情呢?

可是,梁西州居然把证据都拿了出来。

那些她霸凌乔思的证据,一一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承认自己动摇了。

如果沈星语真的是那样一个人,她受这样的惩罚,也不算过分。

只是,她终究为自己捐献了一个肾脏,救了自己一命,要他去惩罚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始终做不到。

直到梁西州告诉他,原来当初沈星语捐献肾脏,根本就是一个谎言。

真正捐献肾脏的人,其实是乔思!

沈星语之所以会说是自己捐献肾脏,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利用他,拉拢关系罢了。

到这一步,沈妄才彻底相信了梁西州所说的每一句话。

他从来不知道,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