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得离开?!
慕小卿身体一愣,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轩月阁的大门被侍卫缓缓关上。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屋内的,外面天色越渐阴沉,一滴滴雨水落下。
慕小卿坐在镜子前,脑中不断地回荡着侍卫的话。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人推开。
她听到开门的动静,转身看去,就见一个老妈子带着几个丫鬟进来。
老妈子看着慕小卿笑着道喜:“恭喜姑娘,贺喜姑娘,摄政王要纳您为良妾,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慕小卿闻言,面色苍白,一个字也说不出。
见她神色有异,老妈子讨喜的话不敢多说,嘱咐丫鬟放下成婚所用的东西后便匆忙离去。
她们走后,慕小卿看着桌上妾氏入门所穿的桃红嫁妆,喉咙苦涩。
……
夜色渐深。
墨宸推门而入,房间内光线很暗。
他轻蹙眉头,来到慕小卿的身边:“怎么不多点几盏灯?”
慕小卿仰头看向他:“王爷,外面侍卫说奉了你的命令活人不得离开轩月阁,是吗?”
墨宸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冷色,他温声回:“这是为你安危着想,等你入门,他们便会离开。”
闻言,慕小卿眼尾发红。
“我李家书香门第,从未有做妾的先例,既然王爷要娶新王妃,那便放我离开吧。”
她此话一出,墨宸不由愣住。
五年来,慕小卿规矩地待在轩月阁,从未提过离开。
他声音变得冷硬:“本王已给你安排新的身份,从现在开始,你是倾容,不再是李丞相之女慕小卿。”
这句话如同一道惊雷直击向慕小卿,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墨宸,声音顿哑。
“你说什么?”
墨宸看着她泛红的眼眶,大掌轻轻地扶着她的脸,一字一句。
“如今,除了夏王府,你已别无去处。”
慕小卿怔在原地,许久都回不过神。
墨宸不知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一阵寒风吹灭了桌上蜡烛,整个房间内霎时陷入一片漆黑。
……
翌日。
轩月阁人来人往安排着妾室迎门。
不少丫鬟婆子都恭贺慕小卿好命,这么受摄政王宠爱。
慕小卿却怎么也感觉不到……
午时。
慕小卿忽然听两个丫鬟说:“今天丞相来府与王爷商议婚事,我们可要好好准备。”
屋内,慕小卿眼底不由诧异。
爹爹只有她一个女儿,商议什么婚事?
她想着自己已五年没有见过爹娘,眸色暗淡。
今日或许是丞相过来,轩月阁守卫并不森严。
慕小卿几经思索,最后还是决定去见爹一面。
她躲过了守卫,而后一路朝着待客的之地而去。
途径后花园时,慕小卿忽然怔住了脚步。
此刻远处李丞相就站在花池边,身形佝偻,头发花白。
慕小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远处那个熟悉却陌生的背影。
五年的时间不见,爹爹竟已变得如此苍老?
眼眶逐渐湿润,良久,她声音轻颤的朝着背对着自己的人喊了一句:“爹爹……”

李丞相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过身来。
在看到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脸时,不觉疑惑:“你是何人?为何唤我爹爹?”
慕小卿一愣,想起自己如今相貌大变,忙解释:“爹爹,我是岚英。”
“因为换了一张脸,所以你才……”
她话还没说完,李丞相一甩衣袖,眼神犀利:“放肆,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充本相之女,来人,将这胆大包天之人立马赶出去!”
后花园的廊下立马跑来两个小厮,生生将慕小卿拖回了轩月阁。
轩月阁。
院内空寂凄冷。
慕小卿孤坐铜镜前,看着镜中自己。
突然发现,换脸之后,她不仅没了王妃的身份,还没了家……
想到几日之后墨宸就要成亲,她更觉苦涩、悲凉。
“也罢……”
慕小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决定去把自己的脸换回来……
三更响过,夜深人静时。
慕小卿打开房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夏王府。
一刻钟后。
她来到了一处朱色的大门外。
敲门后,不多时,便被迎了进去。
屋内,微弱的烛火跳曳。
给慕小卿换脸的师父程子募一袭白衣,温润如玉:“这么晚过来,可有急事?”
“师父,我想把脸换回来。”
话音刚落,房间内骤然寂静下来。
程子募眸色深沉的看着她:“为何?”
“我想回相府了。”慕小卿低声回。
程子募见她面色难看,没有再多问,只说:“如今换不了,你且先回去吧。”
慕小卿愣住,久久都难回过神。
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的程府。
刚走出几步,忽然就听到不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慕小卿抬头就见墨宸骑着马,停在自己面前,神情冷峻。
“谁准你私自离开?”
慕小卿身体一僵,望向他:“我为何不能离开?”
墨宸见她最近一次次反驳自己的话,不由得捏紧了马背的缰绳。
他看了眼不远处程子募的住处,声音冷淡:“你来这里做什么?”
慕小卿不愿他多想,轻声回:“没什么。”
墨宸却感觉她在刻意隐瞒什么,他不由想到之前程子募看慕小卿的眼神,心底烦闷。
他俯身,一把将慕小卿抱起,两人同垮在马上。
“以后未经本王允许,你不得再来这里。”
回到府邸。
墨宸将慕小卿直接带回了自己的明德院,关在一处偏房内。
临走前,他温声说:“本王都是为了你安危着想,你切不可再惹本王生气。”
慕小卿听着他温和的嗓音,但无半丝情意,心底不由发凉。
她的侯念何时成了这样?
……
接连几天,墨宸都没有回府。
大婚前一天,夏王府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慕小卿听丫鬟们交谈,得知墨宸是亲自去城外捕捉活雁去了。
活雁为聘,慕小卿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心里五味杂陈。
曾经,墨宸未对她如此用心过……
慕小卿站在窗边,看着外面被北风吹得四散凋零的残叶。
她打开房门走出去,想要透透气。
然而刚行至后花园,她的目光怔住,就见墨宸携着一女子朝自己走来。
远远看去,那女子身着芽黄闪珠缎裙,一举一动透着青春。
慕小卿不愿看这些,转身正要离开。
可下一秒,就听那女子开口:“侯念,她怎么还活着?”
慕小卿闻言愣住,转身,正要问她此话何意。
然而在看清女人的脸时,她瞳孔骤然一缩,眼底满是震惊!
这不就是曾经自己的脸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