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就好了,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去。”

第127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怕苦

方妤慧挣扎着就要起身。

结果又被周叙深给一把按了下去。

“你就在这里好好养病,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多想,一切有本王在,本王会护你周全。”

周叙深很霸气的说道。

紧接着又为她盖了被子。

“王爷,是不是妾身的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不然的话,周叙深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态度上的转变。

一般情况下,也只有发生这种问题,周叙深会有这样的情况。

毕竟电视剧里面都是这样演的。

方妤慧只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周叙深就以为方妤慧是多想了,随后又解释道。

“家里面一切都好好的,你也不用多想,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本王对你好是应该的,你我本就是夫妻,我们二人也冷战了那么长时间,是时候该重归于好了。”

再者说周叙深这段时间,也不是故意冷落她,只是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

当然最高兴的事情,还不是这件事情。

最主要的是这里的郎中告诉周叙深,方妤慧有了身孕,所以一切都好说。

那他上次见到方妤慧喝避子汤,应该是方妤慧故意那样说的。

说到底她心里面,还是有自己的。

所以他身为男人,更不应该小气。

更应该主动爱护好自己的妻子,爱护好自己的孩子。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给方妤慧说。

他不想让她觉得,自己是因为孩子才对她这么好的。

只是这么长时间来,自己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去接近她。

刚好这个孩子来的正是时候。

但是周叙深并没有选择,告诉方妤慧这一切,而是默默的守护在她的身边。

“不是便好,那王爷先去忙吧,我能照顾好我自己的。”

周叙深只是答应下来,随后离开了。

方妤慧还以为是真的将自己的话听了进去,谁知道过了半盏茶的时候,周叙深又来了。

“快来喝药吧,刚刚才熬好的药。”

方妤慧一抬眼看到周叙深脸上一块块灰的。

噗嗤就笑出了声音。

“王爷该不会亲自熬药吧?”

周叙深咳嗽了两声,才点点头。

“王爷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应该交给丫鬟做,就不至于把自己给搞得灰头土脸的。”

说完之后还是有些想笑。

而周叙深却不以为然。

“我为自己的娘子熬一碗药,又如何?虽然本王不会,但是可以学呀。”

周叙深舀了一勺,放在自己的嘴边吹一吹,然后又送到方妤慧的嘴边。

“不用了,王爷,我自己来吧。”

方妤慧不喜欢有人伺候在旁边的感觉,更不喜欢喝这种苦苦的药。

“让本王来喂你吧,就不要拒绝了。”

周叙深的态度很是强硬,让方妤慧没有办法拒绝。

但是最后还剩两口的时候,方妤慧还是一把抢过碗,直接一口气喝了下去。

苦涩的药水充斥着整个口腔,让方妤慧呛的咳嗽。

这个时候周叙深就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糖。

“快吃吧。”

“王爷你怎么会知道我怕苦?”

如果方妤慧没有猜错的话,大概这是周叙深第次一看见她喝药。

第128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哪来的孩子

又怎么可能会为她准备好糖果呢?

“本王在你旁边都守了三天,你在昏迷的时候,本王给你喂药,你还是皱着眉头,我就猜测你大概是怕苦的。”

可是在她昏迷的时候,又不能给她喂糖果。

怕是糖果会顺着她的口腔一直往下滑,在半梦半醒之间卡着了,可是会丧命的。

周叙深这样担心着,所以口袋里一直放着糖果,就等她醒来再给她吃。

方妤慧点点头,恍然大悟的样子。

“那王爷我药已经喝完了,而且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就不必再喝其他的药了吧。”

若是身体还有点小情况,后面坚持坚持就可以了,但是这苦涩的药实在不想再喝第二口。

上一世的时候也是如此,到后来她坚持着再这样坚持着。

身体的抵抗力竟然就提上去了。

“到时候再看吧,那你先休息,本王就不打扰了。”

似乎就是怕方妤慧睡得不安稳,他在方妤慧闭上眼睛之后才悄悄的离开。

离开之后,周叙深立刻去找了郎中。

“有没有什么,不那么苦涩的药,王妃一直说她喝不下去这些药。”

看着她皱着眉头,那样子极度的痛苦,想来药是不特别不好喝的。

“王爷良药苦口利于病,虽然王妃不愿喝,可是为了身体着想,为了自己的孩子也不能不喝。”

郎中摸着胡子,一把年纪的老者,更令人信服他的医术。

所以周叙深自从请他回来之后,就再也没请过旁人。

“还有,王妃已经说她的身体好转了,那是否就不用喝这些药了。”

自从得知了自己还有孩子之后。

周叙深每日都沉浸在喜悦之中。

而且与他人说话的口气,也都十分温和。

“这副药倒是不用再喝了,不过有一副药,我再重新调配一些方子,让她继续喝保胎药吧。”

郎中说的一本正经,让人不疑有他。

接着郎中又说。

“但是在喝保胎药之前,先停几天,不能一直在喝药。”

而周叙深也谨记着他的话,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对方妤慧也是无微不至的照顾。

而同样方妤慧想要什么东西,只要提一嘴,隔一天就会收到。

但是方妤慧不太习惯这样的,她还是喜欢周叙深一本正经的样子。

因为周叙深这样,总觉得他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一样。

可每次问他,他又不说话。

搞得方妤慧一头雾水。

今天在郎中的安排下,方妤慧终于又开始吃药了。

结果方妤慧在喝第一口,就察觉到不对劲。

“王爷这药是不是拿错了?怎么会是保胎药?”

方妤慧从未怀疑过周叙深,可是这药确实不对劲。

“没有拿错,正是郎中给你开的保胎药,你好好喝下去,对你和孩子都好。”

周叙深说完之后,方妤慧直接将药喷了出来。

她什么时候还有孩子了,还需要喝保胎药?

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就这样被别人给安排了?

看着方妤慧呛的咳嗽出来,周叙深立刻给她拍拍背。

“王爷,你说的什么意思?孩子?什么孩子?”

第129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兵分两路

方妤慧的这一套反应,在周叙深认为就是她不想要孩子的表现。

像是没有准备好,想要这个孩子。

“是郎中说你有孩子了,是我们的孩子。”

与之不一样的是周叙深,表现的异常开心,他对这个孩子的到来很是高兴。

可是方妤慧却明白过来。

这个郎中不过是个庸医。

连喜脉这个简单的脉象,都整不明白,还有什么本事?

可能就是江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