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胸膛没有起伏,她就像睡着了一样安静。

“根据被救孩子母亲和医生的话,是上游闸道开闸排水,她躲避不及,又因为生病体力不支才导致溺亡。”

公安解释着,语气透着惋惜和敬佩。

梁妤洁像是没听见,下意识地擦掉梁妤洁脸上的水渍,可当触碰到她的皮肤时,他心骤然一紧。

天这么热,她竟然这么冷。

车停下大院门口,通讯员转头看向后座还呆着的梁妤洁,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政委,到了。”

梁妤洁黯淡的眼眸闪烁了一下,嗯了声缓慢下车。

想到他一整个下午都跟丢了魂似的,从太平间出来时还险些摔倒,通讯员赶忙下车扶住他。

想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梁妤洁拂开通讯员的手,声音嘶哑:“你回去吧。”

说完,深一脚浅一脚地进了大院。

看着他的背影,通讯员于心不忍,沉叹了口气。

圆月高挂,闷热的晚风吹着梁妤洁干涩的眼角,酸胀上涌。

“妤洁!”

忽然,熟悉的声音让他登时停下脚。

抬头望去,只见梁母一脸焦急地从家门口跑过来,连声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妤洁呢?”

梁妤洁一哽,不由又想起梁妤洁面无血色的模样,唇瓣颤了颤,始终说不出一个字。

见他不说话,梁母面色逐渐沉重:“我听隔壁的说妤洁一个多星期都没回来了,你们……离了?”

面对母亲的追问,梁妤洁沉默了很久,才喃喃出声:“妈,妤洁死了。”

梁母眼神一震:“……你再说一遍。”

梁妤洁下颚紧绷,像是在强迫自己接受现实,声音拔高了几分:“她死了,为了救一个孩子溺……”

‘啪!’

一个巴掌突然狠狠甩在他脸上!

第12章

梁母力道很大,饶是作为军人的梁妤洁,也被打偏了脸。

“梁妤洁,我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亏你还是个军人,是个政委,你帮于英楠的时候我就告诫过你,别让妤洁寒心,现在你居然咒她死!”梁母恨铁不成钢地痛斥道。

梁妤洁听着,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

看着母亲眼中愤怒,他再一次开口,声音更加清晰:“妤洁是为了救一个溺水的孩子,现在人在太平间。”

每说一个字,他都觉得心都被刺穿似的疼。

他都还没有完全相信,更没有接受,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就没了。

明明几个小时前她还站在自己面前,哪怕是在哭,在祈求他的放手,至少还活着,还活着啊……

面对儿子眼中从没有过的痛色,梁母的心登时沉了下去,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妈!”

次日,医院病房。

天刚亮,打从醒来后,梁母就开始哭,哭到没眼泪,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呜咽。6

被赶出去的梁妤洁站在病房外,满是血丝的双眼无神空洞。

通信员疾步过来,见他下眼睑乌青,里头还传出梁母的哭声,哽了一下才压低声音:“政委,夫……汪同志的遗体已经被送去殡仪馆了,您现在要过去吗?”

梁妤洁眼神闪烁了一下:“几点火化?”

“十点,工作人员说最近天热,不能拖太久。”

闻言,梁妤洁转头看向半掩着的病房门,推开走进去。

见他进来了,梁母更气了,边哭边骂:“没良心的混球,给我滚出去!你让我死了以后,怎么有脸去见妤洁啊!”

梁妤洁扯动着脸部僵硬的肌肉:“妤洁十点火化,您要去吗?”

他知道母亲伤心,说起这事跟是会戳到她的痛处,但他也明白,如果母亲不去送梁妤洁最后一程,她一定会遗憾……

而梁母听见这句话,慢慢止住了泪,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耷拉在被子上的手不停地在抖。

半小时后,两人赶到殡仪馆。

工作人员拿来火化证明,直接递给了梁妤洁。

梁妤洁怔了一下,才拿出笔在亲属确认栏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同志,我能再去看看我儿媳妇吗?”梁母怀里抱着件淡蓝色布拉吉,眼巴巴看着他,“这是我给她做的新衣服,还没来得及送给她呢……”

工作人员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梁妤洁,还是点点头,带着梁母去了停放间。

相比外头的闷热,停放间冷暗的像冰窖。

梁妤洁站在门外,呆看着地面,没有焦距的眼神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梁母深吸口气,踏进了停放间。

狭窄的空间,只有一盏垂吊的白炽灯,照着正中央床上瘦弱的身躯。

看到这一幕,她不忍地捂住嘴,踉跄了一步,泪水再次涌出眼眶。

半晌,梁母才慢慢走过去,颤抖的手从梁妤洁的头发,一寸寸抚过她的额头、眉眼和脸颊。

“好孩子,妈来了,妈来看你了……”

说着,她把怀里的布拉吉拿出来是,含泪扯出个笑:“你之前不是说很羡慕别人妈给孩子做衣裳吗?妈也给你做了件裙子,妈现在给你换上……”

第13章

梁母轻轻帮梁妤洁换上裙子,一举一动,温柔的像对待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说穿好新衣裳走,下辈子要投生一个好人家,无病无灾,吃饱穿暖,好好上学,有疼爱你的爹妈,再找个一心一意对你的男人,生个跟你一样乖巧的孩子,平平安安过日子……”

说到这儿,她眼泪大颗大颗低落在裙子的领口上。

“妈对不起你,生了个让你受委屈的儿子,你好好去,把咱们都忘了,妈一定会替你教训他,你好好去,啊……”

梁母把梁妤洁搂进怀里,低声啜泣。

外头,工作人员看了眼自始至终都一声不吭的梁妤洁,又看了眼怀表,只能进去提醒梁母时间到了。

两个小时后。

工作人员把装着梁妤洁骨灰的盒子拿出来,正要交到梁妤洁手里,梁母却先一步接过了盒子。

她看都没看梁妤洁,自顾抱着往外头走:“妤洁啊,咱们回家了……”

梁妤洁站在原地,僵硬收回伸出去的手,朝一脸尴尬的工作人员点点头:“谢谢。”

说完,转身跟上已经出去的梁母。

回去的路上,梁母耷拉着眼皮,抱着骨灰盒,整个人靠在车门。6

梁妤洁坐在一边,唇线绷直,好像已经完全从梁妤洁去世这件事剥离出来了。

等车驶到一个路口,梁母突然出声:“停车。”

通讯员愣了一下,还是把车停下。

刚停稳,梁母就下了车。

梁妤洁回过神:“妈,你……”

梁母丝毫不在意还有其他人,劈头盖脸就说:“妤洁的后事我会办,至于你,再没把于英楠的事处理好之前,别回来,也别叫我妈!”

说完,‘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通讯员大气不敢出,余光却还是忍不住瞥向梁妤洁,腹诽大概除了司令,也就他爹妈敢对政委这么说话了……

看着梁母远去的身影,梁妤洁慢慢握紧了拳,半晌后才开口:“走吧。”

通讯员怔了怔,反应过来,立刻掉头往电视台驶去。

半小时后。

梁妤洁脚步匆匆,直奔演播厅的办公室。

没想到一进去,就看见台长、主任以及播音室其他工作人员都一脸严肃地站在里头,而于英楠站在一边,苍白的脸上满是泪。

见他来了,像是看见救星似的靠过去,抓住他的手臂:“妤洁,你快帮帮我……”

面对于英楠的靠近,梁妤洁眼底浮起抹抗拒,看向台长,顺便抽出手:“怎么了?”

台长没有说话,压抑怒火的眼神瞄向了于英楠。

主任也剜向她:“上午小于做直播节目,提到昨天梁妤洁见义勇为的新闻,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笑了。”

“整个中午,电视台投诉部的电话一个接一个。”说着,又拿起桌上厚厚一摞信,“还有这些,都是群众指责小于不尊重英雄的批评信。”

梁妤洁登时黑了脸。

于英楠一慌,连忙解释:“我没有!妤洁,那只是角度问题,我根本没笑!”

听到这话,助理也看不下去了,直接站了出来。

“你直播时笑没笑我没看清,但我见你拿到新闻稿,看见梁妤洁牺牲那页时就是笑了!”

第14章

于英楠瞪着助理,眼神有一瞬的狰狞。

没想到这助理平时唯诺的三锥子扎不出个屁,处处瞧不上走后门的她,现在居然敢跳出来跟她作对!

可到此时,她也顾不得跟别人争论什么,只能对梁妤洁做出一副无辜委屈的模样:“我是和妤洁有些小误会,可她因为救人牺牲,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去幸灾乐祸啊,你相信我……”

台长将目光转向脸色难看的梁妤洁,字眼委婉:“梁政委,小于是你推荐来了,但出了这样的直播事故,我们必须得给观众一个交代,所以……”

于英楠心一咯噔,脸也白了。

听台长的意思,是要开除自己吗……

没等她反应,梁妤洁决绝的声音就打断:“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这事我也有责任,我会回去向上级做检讨的。”

于英楠诧异看着男人的侧脸,一下没回过神。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梁妤洁突然陌生了好多,特别是那双眼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