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想抢了戒指上正电荷的风头,所以特地选了颗不大的钻。

翌日一早,难得杨清涵醒的时候齐景宸还在睡。

看来是昨晚茅台兑雪碧的威力太大了,向来不睡懒觉的齐景宸都挨不过。

杨清涵给宋淮聿发了条微信,告知他齐景宸身体不舒服,请一天的假。

那头的宋淮聿一收到微信,一副地铁,老人,手机的表情:讲个笑话,发工资的向收工资的请假。

而且考勤都是由步茗雪来记的,他只负责代老板发工资。

步茗雪照例在他饭后打了杯香蕉奶昔放在宋淮聿的桌子上,敲了敲桌沿,示意他及时喝。

宋哥经常熬夜陪客户,不光高血压,还低血糖,外加岁数大了,容易死,算工伤。

所以齐景宸给他安排了个助理,也就是步茗雪,算是总助的助理。

扫了眼宋淮聿微微上扬的唇角,步茗雪歪歪头,“宋哥,今天心情不错?”

宋淮聿应声笑笑,“今天公司暂时姓宋,你说呢?”

“老大不来了!?”

步茗雪极力抑制着即将起飞的嘴角。

齐景宸不来,于在座所有人来说,是好事。

一不用开会,二可以早退。

宋淮聿清清嗓,“别急着高兴,先把今天的工作完成。”

步茗雪吞了吞口水,“然后?”

“然后该下班的下班。”顿了顿,又道:“叫上程昱和椿时,下班去看看霁总。”

步茗雪努努嘴,“可是程昱刚跟我请过假诶,还替傅椿时一起请了。”

宋淮聿眉心一蹙,程昱,替,傅椿时,请假。

明明所有字他都认识,也都听得懂,但连在一起怎么就不明白了?

看了眼电脑显示屏右下角的时间,ᴊsɢ11月12日,就算要过光棍节,也是昨天,两个大男人同天请假是个什么情况?

毕竟上了年纪,操心后辈也是正常的。

嗯,绝对不是因为八卦。

做好心理建设后,宋淮聿拨通了程昱的电话。

“嘟——”

“嘟——”

照往常来说,程昱都会在第二声“嘟”响之前接起电话的。

步茗雪凑在一旁,听着电话里的“嘟”声,心跳莫名提到了嗓子眼。

办公室内安静如鸡。

片刻后,一个略带沙哑的磁性男声自听筒功放传来,“嗯,宋哥。”

好陌生的声音。

印象里程昱的嗓音比较清润,是很有少年感的那种。

同宋淮聿对视了一眼,步茗雪比了个口型:这是谁?

宋淮聿愣怔两秒,摇摇头,听着有点像傅椿时。

他收神,问电话那头:“你身体不舒服?”

“没,刚睡醒。”

听声音像是熬了个大夜。

宋淮聿实在是觉得这个声音太不像程昱了,斟酌过后还是问了句:“你是程昱吗?”

“是啊。”那头答。

可能是嗓子有些哑,声音比平时低了两个度,在宋淮聿和步茗雪听来,确实和傅椿时没什么区别。

步茗雪实在是憋不住了,凑得离听筒近了些,“你和傅椿时在一起吗?”

她突然凑上来,打了宋淮聿一个措手不及,发梢淡淡的石榴香窜进鼻尖,撩起一阵心悸。

宋淮聿抿抿唇,不动声色地起身将办公椅让给步茗雪。

看她一直弓着腰站着,应该挺不舒服的。

戳了戳步茗雪的肩,又指了指椅子,比了个“坐”的口型。

步茗雪一滞,这才意识到刚才离宋淮聿的距离仅有不到十公分。

“哦……嗯,好。”

发出了三个意义相同的音节后,讪讪地坐下。

宋淮聿一手撑在椅背上,一手撑在桌沿,上身微微躬着,不知道是刻意为之还是只是单纯想听程昱的回答。

总之离步茗雪很近。

近到她一抬眼就能看到那段白皙的脖颈和颈间性感的喉结。

电话这头和那头,心照不宣地沉默着。

几秒后,程昱“嗯”了声,声音短促,似是着急把后半段的解释托出,“昨天光棍节,我俩一块儿喝酒来着,他还没醒。”

步茗雪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你怎么知道他还没醒?你俩睡在一起?”

“呃……他应该还没醒。”

程昱加重了“应该”的读音,突然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哦,行吧。”

步茗雪笑笑,这话也不能问得太仔细,不过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看向宋淮聿时,发现他的姨母笑只能比她更甚。

男人过了30岁都这么爱八卦吗?

宋淮聿开口,雪白的喉结顺着声带的震颤而上下滚动着,性感至极。

“那你们睡吧,假已经批了,我就是特地来关心一下。”

“哦。”

程昱下意识应了声,突然清醒,觉得哪里不对,略略抬高了些音量,“什么‘你们睡吧’,我们没睡!”

步茗雪扯扯嘴角,这柜门怎么好像有点松啊?

还是说不止是松了,其实已经被踹开了?

程昱以前还挺单纯的啊,怎么现在满脑子带颜色的废料?

宋淮聿轻笑一声,按下了红色挂断键。

和步茗雪相视一笑后,问她:“磕到真的了?”

女生飞快地点点头,耳尖因兴奋染了些许红晕,额前的刘海微微翘起,整个人有点像只昂着头的小团雀。

瞧她一直仰着头,宋淮聿又觉得对她的颈椎不好,于是径自蹲下,视线与她平齐。

往日那双仰视角下微微下垂的凤眼,在平视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眼尾是略微上扬的,唇瓣饱满,上唇唇中微微上翘,看着很性感。

好犯规的一张脸。

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的嘴巴看,宋淮聿不自觉抿了抿唇。

几秒后,双唇轻启,低醇的嗓音自喉间溢出,尾音微微上扬,“小雪,今晚要……看电影吗?”

第81章双向求婚

步茗雪莫名有点紧张。

下班后还要和上司看电影,这算加班吗?

虽然宋哥这张脸是很让人心动没错啦,但平时也就是偶尔一起下班,偶尔一起去老大家蹭吃蹭喝。

总之都是和公司有关的。

所以他说要一起看电影,到底是要脱离上下级关系,还是合作方又下达什么新任务,比如写影评之类的?

男人双眉微挑,似是在观察她的反应。

女生双唇紧抿,肩膀微微缩着,瞧着有些紧张。

宋淮聿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他有点心急了,不能这么赶着她。

毕竟上下级关系不是那么容易跳出来的。

“算了,就先不占用你的私人时间了。”

他单手扶膝,撑起身子,“下班后也不用跟我去霁总家了,难得早退,回家休息吧。”

步茗雪有点懵。

“占用她的私人时间”?所以宋淮聿刚才真的是想带她出去工作!?

心里突然有点不舒服。

看电影这么私人的事情都要扯上工作,他还真是个工作狂。

以后哪个女生摊上他可就倒了大霉了。

白天在公司,晚上陪客户,连轴转的工作,他哪里还有自己的时间?

但一想到他这么拼,步茗雪心里又莫名堵堵的。

宋淮聿又没有时间谈恋爱,要是把身体搞坏了,身边也没人照顾他,那不是很可怜吗?

越想越深,触及到他的恋爱问题时,步茗雪蓦然深醒。

这关她什么事?

什么时候操心上司的私生活也是她的工作了?

她只是宋淮聿工作上的助理,没必要把手伸到他的衣食住行。

而且他好像挺中央空调的?

对很多下属都很好,也清楚地记得大部分人的喜好,办公室的小姑娘都很喜欢他。

这种人就算没时间谈恋爱,应该也不缺人照顾。

她“哦”了声,将椅子转到了背离宋淮聿的一侧,起身。

还将桌上的香蕉奶昔推到了他办公时抬手就能够到的地方,“宋哥,记得在氧化前喝掉。”

扫了眼那个朝办公室门走去的背影,宋淮聿突然有种任重而道远的感觉。

难以言喻。

日子一天天过去,大家各自忙碌。

年底了,齐景宸的公司顺利上市,新服也异常火爆,流水猛涨,杨清涵在筹备新书的签售会,却旌和闻鸢忙着试婚纱,简嘉祁也通过了实习期,进了总公司,相乐瑶的工作室也完成了上次接到的大单。

生活充实,对时间的概念就慢慢淡了。

转眼到了杨清涵新书签售的当天。

签售会的展子很大,主办方小姐姐是她的粉丝,于是把这一整个展厅都租给了杨清涵。

其实杨清涵觉得,她的书称不上这么大的阵仗。

不过她要给齐景宸最好的。

她准备在今天求婚。

因为齐景宸是个显眼包,谈个恋爱都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所以这种场合最适合他了。

不过临行前一天,齐景宸突然出差,没法陪她来京北了。

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她就联系了闻鸢和却旌。

却旌那边说,他会在齐景宸工作完成后的第一时间把他绑来,让她不用担心。

不过她怎么觉得有哪儿不对劲呢?

“啊啊啊啊啊腚老师!我好喜欢你!”

一个cos着她笔下角色的女生举着相机,小心翼翼地问她:“可以合影嘛?”

“好呀。”

杨清涵起身,凑得离她近了些,将头靠在了女生的肩上。

留下了张亲妈和儿子的跨次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