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落雪本就虚弱到极致,被推的后退几步。
‘嘭’的一声站在身后的石台尖上,后腰像被狠狠砍断。
她疼的倒吸一口凉气,看向顾时泽的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顾时泽也没想到会这样,喉结滚了滚,干巴巴的解释:“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这个孩子是我妈的执念,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沈落雪忍着疼,一字一句的问:“所以这就是你对我动手的理由?”
顾时泽剑眉一拧,冷峻的脸上满是失望:“我哪里动手了?你现在怎么这么变得娇弱又蛮横,还无理取闹!?”
“娇弱还无理取闹?”
当年顾时泽宠她的时候,连一句重话都没说过。
现在竟然也能这样言辞锐利的指责她……
沈落雪勾唇,笑容里满是苦涩:“所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难道不是吗?”顾时泽冷声驳斥,“冷心冷情,连救一个无辜的孩子都不肯。”
这句话宛如重锤,砸的沈落雪七荤八素。
她扣紧掌心,忍不住快声反问:“那是不是要我给那个孩子换命你才满意!?”
“是。”





第8章




顾时泽脱口而出,没有丝毫犹豫。
沈落雪愣了一瞬,不敢相信的红了眼。
胸腔之中情蛊涌动,痛意钻心。
伤痛至极的模样让顾时泽的心狠狠颤了下,眸里掠过愧意:“微微,刚刚我只是一时情急才会那么说。”
可越是情急之下说的话,越说明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沈落雪扶着腰,硬生生忍住疼:“不管你怎么想,夭折是这孩子的命,我无能为力。”
顾时泽胸腔里又涌上一股无名火:“不帮就不帮,你总提命做什么?”
“还是你想用这件事情威胁我?”
话如锐利匕首,狠狠划开沈落雪心上的腐烂伤口。
她指节攥的发白,颤声反问:“我威胁了你什么?”
顾时泽面如冰霜,黑沉的瞳孔里满是猜忌。
对峙间,一道提示音打破沉寂。
顾时泽拿出手机看了眼信息,眉宇间冰霜褪去,敷衍了沈落雪一句。
“算了,我说不通你,你休息吧。”
接着匆匆转身离开。
他全程没有问过沈落雪后腰的伤,与那个当初宠她、她受一点伤都会紧张的顾时泽判若两人。
更如刀锋刮她心的,是顾时泽手机上给阮楠备注【孩子妈妈】。
一时之间,沈落雪都快分不清,究竟是后腰的伤痛,还是心更痛。
她缓了又缓,才忍着疼挪动脚步回禅房。
不料没走两步,观门口就传来一道尖锐的辱骂。
“一个装神弄鬼的破地方,也敢危言耸听咒我孙子,我今天非要给它点颜色看看!”6
沈落雪身体一僵,闻声望去。
四目相对。
顾母满脸嫌恶走进观里,身后跟着一大群黑衣保镖。
见到沈落雪,她就破口大骂:“就是你这个小贱蹄子,到处宣扬我儿子把顾氏做到今天是沾了你的光。”
“呸!也不看你什么货色,给我砸!”
身后的保镖闻声而动。
霎时,叮铃哐啷的打砸声不断。
来上香的人四处尖叫躲避,年幼的师弟纷纷上前阻拦劝说却被推到在地。
顾母趾高气扬,还在怒骂。
“敢说我孙子夭折,那今天我就替天行道,铲了你们这些封建迷信!”
沈落雪耳边嗡嗡作响,心口疼的仿佛在滴血。
天清观立观至今,一直以行善解困受万人敬仰朝拜,就算是最苦难的时候从没被人这样打砸过。
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都住手!”
沈落雪红着眼呵止,强按下翻涌的情绪看向顾母,违背着心说。
“是我撒了慌,阮楠的孩子能活,你叫顾时泽和阮楠来,我亲自给他们道歉。”
见她低头,顾母更加得意,走上前抬起手一下下的戳沈落雪的额尖。
“早道歉不就完了?要是我的孙子活不下来,我就一把火烧了这里!”
沈落雪额尖被戳的通红,却仍旧忍着没开口。
顾母却还觉得不够解气,嗤笑唾骂:“沈落雪,别忘了你这条贱命也是我儿子救的。”
“我要是你们这些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早就找个地方死了算了!”
观里大多数都是弃婴,这话无疑是在他们伤口上撒盐。
不少人都红了眼,年幼的师弟甚至忍不住,眼泪直掉。
沈落雪几乎是硬生生逼退眼里的泪意,咬牙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就一定是被父母抛弃的?”
“你说我可以,但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也不介意用这些神神叨叨的手段让你付出代价!”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