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趣。
闻君唯眸里涌出抹漠然,“你可以走了。”他淡声。
“噢、噢,好,黎先生再见。”赵倩如转身就走,步子迈的飞快。
她怕闻君唯反悔。
见她一溜烟的跑走,闻君唯脸色越发阴鸷,片刻,又扬扬嘴角,一个小小的拜金女而已,自已跟她置什么气。
赵倩如回到萧家别墅,萧天朗不在,偌大的别墅一片死寂。
她回到卧室,刚推开门,周美华急急走过来,“浅浅,到底怎么回事,你真的傍上大佬了?”
“呃……妈,什么傍大佬?那是我吓萧天朗,故意那么说的。”赵倩如把周美华扶到床边坐下。
周美华追问,“黎总呢,你爸爸说的黎总又是谁?”
“黎总,就是闻君唯,我男朋友。”赵倩如垂眸,有些心虚的回答。
“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浅浅,你跟妈妈说实话,是不是因为你爸爸和黎安雅逼我,你就胡乱找个身份背景厉害的男人,给他做女朋友?”
“不然怎么会这么巧?黎安雅前脚来逼宫,你后脚就冒出个‘男朋友’。”
周美华真是害怕,赵倩如为了她,做出‘傍上大佬’的事。
“妈,你言情小说看多了,闻君唯是什么人物,隐形富豪,跺跺脚,京市都得动一动的人物,他一句话就能让萧家破产,你女儿我,就是个土大款的闺女!我随便一找……人家就同意给我当男朋友,天下哪有这好事?”
赵倩如安抚道。
她不想瞒周美华,可闻君唯的婚前契约里写的清楚,他们要隐婚。
周美华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可是上流社会的那些老爷公子们,谁身边没有几个女朋友?就连萧天朗马上‘奔六张’的油腻老男人,身边还有黎安雅呢。
赵倩如长的漂亮,人又单纯,她担心她被骗,被玩弄。
“浅浅……”
“妈,我保证,我和闻君唯是正正经经谈恋爱,没有一定之前,我不会让他占便宜的。”
赵倩如举手发誓,复又道:“妈,先别说我了,说说咱们吧,今天爸爸被我吓住,可以后呢,黎安雅给他生了儿子,爸爸的心早就偏到她们那边儿去了。”
“妈妈,你跟他离婚吧,我已经长大了,我能养你照顾你,咱们离开这个家。”
想到这些年萧天朗的无情和黎安雅的嚣张,周美华瞬间红了眼眶,“不、浅浅,我不离婚。”
她活不了多久了,占住萧夫人的位置,赵倩如就有萧氏的继承权,婆婆也不会不管亲孙女,如果离婚了,依着萧天朗的薄情,根本不会理会浅浅这个女儿。
无论受多少委屈,她都要给女儿挣一个衣食无忧的未来。
“妈,为什么呀?爸爸他已经这样对你了,你为什么还这么固执?”
离婚吧!不然你会死的,我也会死的,我冒险骗婚闻君唯,就是要给我们母女争一条活路。
“浅浅,你别说了,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婚的。”周美华惯来懦弱的脸庞显出抹坚决,“太晚了,你睡吧。”
说完,她起身离开,全然不顾身后赵倩如的叫声。
——
枕着三千万的银行卡,赵倩如睡的很香,甚至还做了个梦,梦到周美华和萧天朗离婚,她带着母亲离开京市,在一个南方小镇平安幸福的生活。
结果,梦还没做完,就被一阵叫骂声吵醒的。
“周美华,赵倩如,老贱人生的小贱人,给我滚出来。”楼下,黎安雅怒声大骂。
昨天,萧天朗明明答应给她出气,离婚、赶走周美华,娶她,没想到回萧家别墅一趟,竟然反悔了,让她再等等。
黎安雅气的整夜没睡,天刚亮就急匆匆赶过来,还特意带萧天朗给她安排的保镖,今天,她一定要让周美华给她让位。
“周美华,黄脸婆,天朗都烦死你了,你怎么还有脸赖在萧家,别以为躲在房间里装死就能逃过去,你们上楼,把那老贱人和小贱人揪下来,丢出去。”
黎安雅趾高气扬命令。
“是,黎小姐……”保镖们迈步往楼上走。
“黎安雅,你张口闭口贱人,其实谁又贱的过你?巴上比你大二十多岁的老男人,玩‘父女恋’,当小三儿,你已经不是贱了,是让人看了听了都想吐。”
赵倩如扶着周美华下楼,“这么着急嫁萧天朗当我小妈,可惜啊,我不能让你如愿,来,看看这些,咱们在排排辈份。”
她从手机相册里,翻出和闻君唯的合照,笑着递过去。
“赵倩如,跟我耍嘴皮子没用,今天,你们母女俩一定要滚出萧家。”
黎安雅哼声,视线落到照片上,接着就见她的表情,瞬间从洋洋得意变成难以置信,最后,变的狰狞起来。
“黎安雅,我现在是你‘爷爷’的女朋友,你还敢让我叫你‘小妈’吗?”
赵倩如笑问。
金身buff,不用白不用。
“这、这不可能……”黎安雅尖叫,“赵倩如,你算个什么玩意儿,能攀上我‘小爷爷’,这照片,这照片一定是合成的,我‘小爷爷’刚回国,你怎么可能巴上他?你拿这些糊弄谁呢?”
‘啪~~’的一声,赵倩如的小手,狠狠抽到黎安雅脸上。
黎安雅直接被抽倒在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糊弄,要不要我现在给闻君唯打个电话,让他亲口告诉你,我是不是在糊弄你。”赵倩如吹吹小手,淡然道。
她赌黎安雅不敢!!
黎安雅虽然对外一直标榜是黎家人,可黎家人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