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口发寒,再忍不住质问:“我见到楚然了,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江承函一愣。

沉默半刻,他冷冷道:“她的事你别管。”

话中之意,不言而喻。

苏月禾看着他冷硬的侧脸,整个人摇摇欲坠。
忽地,外面响起江老夫人跟前嬷嬷的声音:“首辅大人,夫人,老夫人有请。”

泰安院。

两人行礼后。

江老夫人一改常态,笑意盈盈道:“函儿,你隐瞒得真好,原来我江家早就延续了血脉。”

苏月禾忽的看向江承函。

两人四目相对,苏月禾眼里盛满了绝望。

“我已经接我的孙儿接了回来。”

江老夫人话音落下,嬷嬷便将孩子领进门,带到苏月禾面前。

苏月禾呼吸一窒。

江老夫人威严地望向苏月禾:“你既生不了,孩子就记在你名下。”

那孩子抬头看着苏月禾,怯生生地喊了一句:“娘。”


第七章 长生殿


苏月禾袍子里的手骤然攥紧,锋利的指甲嵌进掌心,痛进心里。

她沉默着,不肯开口。

江老夫人见此,将茶杯猛地一撂:“你还不应?!”

苏月禾转眸看向江承函,目光悲戚。

却见江承函眉头紧蹙,不容置疑开口:“母亲,把孩子送回去。”

江老夫人脸上的笑意一僵:“这可是你的血脉。”

江承函只冷冷道:“孩子有生母,我不能让他们母子分离。”

江老夫人沉下脸来,指着苏月禾:“那她不能生,你就一直没有嫡子吗?”

江承函用一贯寡淡的语气道:“母亲,只要是我的孩子,生母是谁,重要吗?”

说完,他便朝那孩子招手道:“过来。”

孩子忙朝江承函跑来,他抱起孩子便离开了泰安院。

一字字一句句。

叫苏月禾如至冰窟。

江老夫人痛心疾首,只能将怒火都发泄在苏月禾身上。

指着她就破口大骂道:“你不能生算了,就连男人也留不住!若你识相,就自己滚吧!”

她说完就挥袖离开。

苏月禾死死的咬着下唇,惨白脸上咬出一道血函。

这夜,江承函没有再回房。

第二日。

是苏月禾父王忌日,她早早打点一切,到了皇觉寺。

因当年父王惹怒圣上,所以死后甚至没入宗庙祭祀,苏月禾只能在皇觉寺里为他立下长生牌。

长生殿,灯火通明,檀香冉冉。

苏月禾轻车熟路来到荣王长生牌位前,用帕子轻轻擦拭。

“爹,您在那边还好吗?”

屋内一片寂静,从殿外吹来一片风,像是在回应着她。

苏月禾眼尾微微泛红:“爹,您说,像您和娘亲那样的夫妻感情,是不是世间少有。”

和江承函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她脑海。

心中堆积的无力和委屈不甘,在这一刻涌出。

苏月禾眼含泪光:“爹,我该怎么办?与其守着一个不爱我的男人度过余生,是否应该选择放手?”

她说完这句,屋外突然铜铃阵阵,好似冥冥之中真有回应。

苏月禾呆了片刻。

呐然开口:“爹,我知道了,这世上我就只有娘一个亲人了,您放心,我定会照顾好娘亲的,您在九泉之下尽可安心。”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