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家。”
听到这孩童皱了皱眉,看着里面之人,下一秒露出微笑。
“我叫顾衍之,你愿意跟我回家吗?”
将军府。
此时天已经大亮。
顾衍之睁开双眼,躺在卧榻上回想起刚刚做的梦。
梦里是他和夏初筝的第一次见面,在城隍庙内,他看着夏初筝冻得浑身发抖的模样,把她捡回了将军府。
这一捡,就是十六年。
刚到府里时,夏初筝一直跟在他身边,像个跟班一样,寸步不离。
时间长了顾衍之也就习惯了,他们一起习武,吃饭,长大。
后来又随着自己去边关,照顾饮食起居。
顾衍之习惯一眼看过去就看到夏初筝站在自己旁边,一抬眼夏初筝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从小培养的默契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现在回想起来,顾衍之感觉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夏初筝笑了。
是从他说自己要娶将军夫人开始吗?还是自己要她搬出去的时候?还是更早的时候?
他不知道。
起身推开房门朝冷月阁走去……
站在外面向里面看,这里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砖一瓦都是夏初筝离开的样子……
这时,顾衍之听见一阵哭声从里面传来。
他走进去就看见一个丫鬟装扮的人坐在阶梯上哭泣。
“你是夏初筝身边的小桃?”
顾衍之迟疑的询问。
小桃听见声音看过来,就看见一身黑衣的顾衍之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站着。
忙起身拜见,“回将军,奴婢正是夫人的小桃。”
“你为何要哭?”
“奴婢担心夫人,她身上还有伤,将军,夫人何时会回来?”小桃哭着看向顾衍之。
一时间一股让人心惊的压抑在两人周围蔓延开来。
“你出去吧,她不会回来了。”说完顾衍之朝里面缓慢走去,细看之下身体还略微有些颤抖。

第十三章 寂静的可怕

小桃看着顾衍之的背影,有些不明白。
为什么将军说夫人不会再回来了。
难道将军真的不要夫人了?
她心里有些愤怒,就算是再不喜欢夫人,也不该始乱终弃!
……
冷月阁里。
顾衍之双眼在里面一一看过。
忽然,他看见一双鞋子,走进拿起。
脑中浮现出几个月前,夏初筝拿着鞋子站在书房里面怯生生地递给自己。
那时他是怎么说的?
‘你是下人吗?’好像是这么说的吧。
剩下的他也记不清了,当时他正一心喜悦的准备自己和苏尧的婚礼。
宴请宾客,布置府邸,想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好不快活!
双手摩挲着鞋子,不用穿顾衍之就知道鞋子肯定合脚。
夏初筝知道他所有的事情和一些不为人知的习惯。
比如鞋子里面前脚鞋垫一定要稍高一些,这样他更好行军,骑马。
……
不知过了多久,这时,管家走进来。
低头恭敬说:“将军,府里所有红绸均已收起换成了白绸。”
“知道了,下去吧。”顾衍之冷漠回到。
管家听完迟疑一会儿,低声询问:“将军,是否需要买棺椁,设灵堂?不知是府中哪位主子仙去?”
管家说完房间里面顿时安静起来,好一会儿没有人说话,他慢慢抬起头朝顾衍之看去。
只见顾衍之睁大眼睛正死死地看着他,身上的煞气就要化成实质。
管家整个人跪倒在地,浑身发抖。
“将军恕罪,是小人逾越了。”
“滚!”
一到外面管家整个人瞬间瘫软下来,身上已经被汗湿透,他家将军征战沙场多年,身上煞气一放开,不是一般人能招架得住的。
看来这对将军来说是一个禁忌,自己今后还是要注意。
只是这府里如今这副景象又该如何……
房内,顾衍之说完没有再管管家的事。
低头看向手中的鞋子。
淡淡说着:“你是故意的吗?你看,所有人都在提醒我你不在了。这是你的惩罚吗?让我想装作这件事不存在都不行。”
无人回答,顾衍之心里涌现出一股失望。
夜幕降临。
无人点灯,整个房间一片黑暗。
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半跪在顾衍之面前。
“将军,已经调查清楚。”影子没有一丝感情的说着。
“四个月前,沈姑娘出府之后就居住在城西的葫芦巷。此巷中人排外,粗俗,是典型的刁民。”
“三个月后,沈姑娘肚子显怀,被他们以不守妇道,败坏此巷风俗为由。”
说道这里影子暂停了一下。
“他们做了什么?”顾衍之阴沉的声音响起。
影子继续说道:“他们打算把沈姑娘连夜沉塘,然后沈姑娘趁着黑夜从后门逃了出去,于是他们把沈姑娘居住的房子抢夺一空,还派人守着。沈姑娘无法回去。”
影子说道这里,顾衍之双手已紧紧握住,心里的愤怒就要压制不住。
“后来遇到羌国摄政王世子苏谨行,被救回世子府,在世子府中居住了一月。”
他看着黑暗中的影子,“后来呢?”
影子跪在地上,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跳过夏初筝被顾衍之带回府的事,继续说着自己调查出来的事情。
“后来沈姑娘在城外荒郊野地找孩子的时候被狼群围攻,也是苏谨行救了她,还找来了大夫。”
“大夫说,说。”
“说什么?”
“大夫说沈姑娘已经命不久矣!”顶着顾衍之身边越来越重的煞气,影子一下脱口而出。
说完发现房里一时间寂静的可怕。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